虫子游戈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 博客地址:https://www.czyouge.xyz 社交网络:https://mastodon.social/@czyouge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發布於

男人已被逼到墙角,再无退路。

杀手说出了那个他总是会在完成任务之前会提出的要求:「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然后你就会放过我吗?」男人已然绝望。

「只要你的理由让我满意。」杀手的语气毫无感情。

「听着。」男人语气急促,仿佛看到了生机,「我才刚刚结婚,我爱我的丈夫,我们刚刚才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她虽然有点残疾,但很可爱。」

杀手似乎并不感兴趣,拉开了紧身裤上的拉链,抽出了一台智能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我爱他们,请不要让我的家人伤心。」男人说着,也注意到了杀手的松懈。男人突然弯腰,抽出了绑在小腿上的金牛座 M85 左轮手枪。但他还未站起来,一颗飞离消音器的子弹就射入了他的头颅。

「我不满意你的理由。」杀手对着仍在颤动的尸体说。

十年来,杀手在完成任务前总会向目标提出那个要求。

十年来,杀手却从未得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不杀理由。

杀手的金盆洗手典礼也因此推迟了十年。

这十年里,杀手已经听过无数的理由了。

其中最常听到的莫过于愿意用自己的部分乃至全部财富换取一条活路,现在杀手甚至已经没有耐心听完这样的理由,毕竟有些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另一类理由则是将自己的性命与其他人的利益绑定起来,比如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我孩子还小、才刚刚有了爱我的人、我死了会有很多人受苦。杀手不喜欢这类理由,因为杀手知道,没有任何人离不开任何人,任何人都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而且杀手觉得除了目标以外的其他人都与自己无关。

有一类目标则会在杀手面前不断求饶,说着自己不想死、怕死、怕痛、还想继续活下去之类的话。这类理由很是单纯,就是求生的本能,也是杀手最喜欢的一类理由,但还不够让杀手满意,甚至还时常让杀手感到滑稽与悲凉——既然不想死,又为何要做那些寻死之事?

还有一类理由是自己心愿未了,这也因此让杀手听过了各式的所谓「人生愿望」。他记得有一个目标说她的还想在死之前去一趟卡萨布兰卡,因为她看过一部电影听过一首歌,觉得那座城市有什么东西或什么人在等着她。还有一个目标说三天后女儿就要出嫁,希望能亲自送她进入人生的另一段旅程。也有目标说自己的小说马上就要写完,乞求再给 12 小时时间。杀手甚至还分别听两个目标说过自己依然是处子之身,所以人生并不圆满这样的理由。但杀手的工作不是帮人满足心愿。

当然,杀手也见过愿意赴死的人。他们有的是因为并不相信杀手会真的放过他们,有的则是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杀手听一位老者说过:「不必要,做你该做的事吧,反正我也活不长了。」杀手见过无视他的要求,而是跪地请求宽恕的人:「上帝呀,请原谅我。」也有不知向谁道歉的人:「对不起。」杀手还见过欢迎他到来的人,他甚至向杀手道谢:「谢谢你,我终于解脱了。」杀手也杀过另一杀手,她在临死之前说:「做这一行,迟早会有这一天。」

不管是哪一种,杀手都不满意,甚至已经开始相信自己将永远听不到一个让他满意的理由。他将一直这样工作下去,直到再也无法工作或死在某位目标或另一位同行手里。

但他终究还是找到了那个理由。

那天,杀手接到了一项新任务,目标是一位自称科学家的神棍。

这个神棍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异世界转生教」,宣称人的死亡其实并不真的死亡,而是灵魂转移到另一个世界再次重生。但是,异世界转生教宣称:「除非有奇遇,否则从死亡到重生这个过程会让灵魂失去记忆,无一例外。」而异世界转生教又宣称:教主,也就是那个神棍,通过科学方法找到了在转移到异世界时保留记忆的方法。很显然,要知道这一方法,就必须加入异世界转生教并交纳什一税。此后再经历一些考验,异世界转生教便会为合格的教徒举行仪式,让他知道适合自己的实现有记忆转生的特定方法。

「可以说,没有两个人的转生方法是完全一样的。」自称教主的目标对杀手这样说,此时他已经知晓了杀手的意图,「有的人需要在七级大风中从一座桥上跳下,有的还必须落在船上摔死才行,有的人则需要死于陨星或者死于车牌号中有字母 K 的电动汽车。所以你明白了,就是说有的要求宽松,有的却限定严格,几乎不能办到。对于那样的人,我也只能表示遗憾了,但我们会将他交过的税退还给他。我记得有一位信徒,必须要在太空中被五号电池穿胸而死才能保留记忆地转生,那基本不可能办到。」

「你呢?」杀手问他。

「我还好,我只需要在屁股上纹一个『早』字。」

「什么?枣子?」

「不是枣子,而是『早』字,就像鲁迅刻在书桌上的那个『早』。」目标笑着说,「我已经纹上了,所以并不怕死。」

杀手虽然见过不少不怕死的人,但这样的理由还是头一个,即便如此,杀手依然按照自己的惯例提出了那个要求:「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因为你杀不死我。」

杀手开始评估自己是否满意。

「你瞧,就算你现在在我脑袋上开一枪,我还是会继续活下去,虽然是在另一个世界,我还有着自己的记忆,记得我在这世界经历过的一切。」

「但在这个世界里,你死了。」杀手说,「而我并不知道另一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

「问题是,你是否相信它存在?」目标一脸微笑地看着杀手,仿佛自己是一个心理医生或人生导师。

杀手感到反感,因为这个讨论似乎马上就要陷入毫无意义的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争论之中,而且最终多半会在虚无主义中收场,让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其中自然也包括这场争论本身。

杀手抬起手,将枪放在目标的额头前,「我不满意你的理由。」他说,准备扣下扳机。

「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转生之法吗?」目标问杀手,依然一脸微笑,仿佛有生命危险的不是他本人。

「哦?」杀手有了些兴趣。

「毕竟,万一是真的呢?」目标说,「耽误两分钟知道它也不伤大雅。」

「麻烦吗?听说有个仪式。」杀手在工作前总是会做充分的调查。

「不麻烦,我只需触碰你便知。」目标笑容依旧,「仪式只是一种用来产生仪式感的手段,这是为了让信徒能安心交税。」目标抬起手来向杀手示意。

杀手伸出没有持枪的那只手。

目标握住了它,然后闭上了眼睛。他微微晃动着脑袋,然后微笑消失了,变成一脸惊讶,接着他睁开了眼。「你的转生条件是,」目标似有不满地说,「杀了我。」

「嗯?」杀手微眯起眼睛,仿佛这样就能看出对方是否头脑发热,在临死之际也不忘开玩笑。

「确实如此,对我很不利呀。」目标承认,又再次挂起微笑,恢复了作为教主的仪态。

「你是说我杀了你就能留着记忆转生到异世界?」杀手觉得有必要再次确认一番。

「没错,想来我今天是非死不可了。」目标说,「我们去浴室解决吧,方便打扫。」他指了指身后的一扇门。

「你真的相信你说的这些?」杀手却有些不知所措了,毕竟真的要是万一是真的呢?

「当然。」

「但要是我想忘记呢?」杀手说。

「记忆这么宝贵,为什么想要忘记呢?」目标反问他,「拥有前世记忆在新世界开始,能获得巨大便利,能避免很多悔恨终身的事。」

「有些人生,还是忘记更好。」杀手将枪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然后站了起来,他拉了下自己的衣服下摆,抬步向门口走去,「我很满意,」他轻声说,「我的理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