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虫斜会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 博客地址:https://www.czyouge.xyz 社交网络:https://mastodon.social/@czyoug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四)

發布於

蓝鲸问进

蓝鲸问进感觉世界突然明亮了不少,就好像全身上下都长满了眼睛。一开始他有些不适应,但他的助理人工智能凯伊很快就帮助他解决了这一问题。他很想用自己手臂上的微型实验平台分析一下这种纳米防护衣的物质构成和运作机制,但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更迫切更紧急的危机:楼上可能的攻击者。

机器狗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也完全没有获取到攻击者的任何情报。

蓝鲸问进举起右手,向第三层的入口弹射出了三个跳虫机器人,跳虫机器人落地之后便跳入了第三层的空间,然后各自散开,传回的信号中没有发现攻击者,但却看到机器狗正在传送门的另一边无重力地漂浮着。机器狗外观完整无损,似乎已经关机。

「这居然是个双向传送门!」蓝鲸问进惊呼道,「地球人真的成功了?!」

「难以置信。」周辉纸羽也表示认同,但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看起来那个机器狗对她而言非常重要。

「要么地球人突然有了天大的好运,要么就是他们驯服的随机性。」蓝鲸问进说。

「然后把自己整没了。」林杰·赛森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所以没人理他。

跳虫机器人仍在工作,没有受到任何妨碍。

「机器狗怎么到达传送门另一边的?」蓝鲸问进刚说完,答案就自己出现了——传送门突然闪动了一下,就像海草随海浪摇摆,一个跳虫机器人被瞬间吞没,失去了连接,出现在了传送门的另一边。

「这个传送门很不稳定。」蓝鲸问进描述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我从来不知道传送门可以这样波动。」赛森说,「我们在这里可能并不安全。」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这可能就是传送门失控的后果。」

「也许地球人消失就是传送门失控的后果,」蓝鲸问进描述了自己的直觉,「也就是说,这个传送门不仅不够稳定,而且还具有不稳定的筛选机制。这个传送门可能在昨日出现了一次爆发,覆盖了整个地球,将所有地球上的人类都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

「不只是人类,还包括其它几种动物。」周辉纸羽说。

「什么?」蓝鲸问进有些疑惑。

「地球上的人工智能也发出了通报,但很少人注意到,与人类一起消失的还有其它类人猿种、猕猴、瓶鼻海豚、逆戟鲸大象动物。」周辉纸羽略微说明了一下。

凯伊为蓝鲸问进进行了确认。

「这些动物与人类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周辉纸羽继续说,「都拥有自我意识。」

「和平卫队的增援已经到达。」赛森突然说,「他们就在塔外,但他们进不来。」

「什么?」蓝鲸问进说。

「也就是说现在塔门不管是从里面还是从外面都无法打开。」

「他们计划尝试定向爆破。」赛森马上又补充说,「我们不会有危险,即使这座塔坍塌,我们的纳米防护衣也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先不着急,我们先调查一下传送门,贸然爆破不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周辉纸羽说,「这个防护衣也能让我们在无重力真空中生存吧?」

「当然可以。」赛森说。

「那我们上去看看。」周辉纸羽说。

沿周辉纸羽的机器狗走过的石梯,三个人类走上了第三层,站在了传送门面前。

不知宇宙中何处的星光洒在他们脸上,并在他们的脑海中构建起难解的谜题。也许下一秒,这个传送门的位置就会发生变化,从而将他们瞬间送到未知的远方。但机器狗反射回来的电磁波信号说明这个传送门具备双向传输能力,也就是说他们也将能借助这个传送门从未知的远方回来。

「走吧?」蓝鲸问进用提议的语气说,但并不是提问。

「走!」赛森回答说,语气中有些难掩的兴奋,也许未知正给他的大脑带来振奋精神的正向激励。

三个黑影走入了传送门中。


重力在一瞬间便消失了。蓝鲸问进感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激起了一阵晕眩,然后他感到包裹自己的纳米机器人构成的防护衣也收紧了一些,似乎是在调整压力。

不适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蓝鲸问进也在此时彻底接受了这是一种新型传送技术的说法,毕竟之前的传送门都无法屏蔽重力,也因此为了防止重力突变,大都建在零重力的星球空间轨道上。紧接着,一阵极大的恐惧感就接踵而至,那是在凯伊终于帮他控制好向前平移的速度,让他得以转身回望的时候。

在增强视觉的帮助下,他看见在那传送门之后,是几乎漫无边际的缓缓蠕动的触手。它们的直径大约半米,不知从何处发端,胡乱地交织在一起,组合成一幅巨大的地狱图景。在每一个触手末端,都有一个大约两米长胶囊状的肿大结构,这让每只触手都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苞,或者像拖着长长尾巴的精子。

在纳米防护衣的遮盖下,其他两人不能看到蓝鲸问进脸上的震惊表情,但他们显然能觉察到蓝鲸问进的异样,而直觉告诉他们原因就在他们身后。

回望,惊骇,是不可遏制的恐惧如超新星爆发。

「那是什么!」赛森度过了因震惊而导致的沉默后用几乎最大的声量呼喊到,仿佛是想以此对抗眼前这超出理解能力的现实。

显然,没人知道答案。

人类是一种很容易适应环境的生物。在人类文明史中,人类的梦想有时候可以卑微到吃饱饭足矣,有时候又能高尚得要「为万世开太平」。即使有时候承受着莫大的恐惧,人类最终也能适应它——历史上甚至不乏歌颂恐惧之源的人。

三人最终适应了眼前那不可思议的恐怖景象。虽然恐惧仍在,但三人总算在意识中承认了这番景象的实际存在,能将大脑中剩余的空间用来思考下一步计划了。

周辉纸羽试图发信号激活浮在太空中的机器狗,但未获得任何响应。

「为什么那东西只出现在传送门背面,正面却什么也没有?它是要有意隐藏自己吗?」蓝鲸问进用问题表达着自己的思考,毕竟在这样的景象面前,他能做的也仅有提问而已。

这时候,凯伊也报告了自己发现的另一个异常现象:这些几乎遮蔽了半个天空的扭动的触手没有显著的引力效应,仿佛这些触手都是毫无质量的一样。

「分析物质构成。」蓝鲸问进向凯伊下达了指令。根据传感器收集到的数据,这些触手虽然在可见光波段几乎不可见,但自身和其它任何有温度的物质一样释放着红外波段的电磁波,这些电磁波中携带了有关于其物质构成的信息。

「氧 65%、碳 18%、氢 10%、氮 3%、钙 1.5%、磷 1%、钾 0.35%、硫 0.25%、纳 0.15%、氯 0.15%、镁 0.05%,此外还包含若干种微量元素。」凯伊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毕竟这只是简单的模式分析任务。

「哦。」蓝鲸问进回答了一声,不知道该对这些数据作何感想。

「这与人体的物质构成比例基本一致。」已完美适应他的个性的凯伊似乎理解他的困惑,为他补充了一句说明。

「人体?这怎么可能!」也就是说他面前的太空中盘踞着的其实是一块巨大的肉体。蓝鲸问进立即向另外两人共享了自己的发现。

「现在无需任何直觉也知道这东西必然与地球人的消失有关。」周辉纸羽说。

「这东西如何能将所有地球人带走而不被察觉?我想象不到任何方式。」林杰·赛森说,「难道是从这传送门伸出触手,将十八亿人卷了过来?」

「这东西虽然有着与人体一样的物质构成,但如此庞大却没有任何引力效应,我有些怀疑这实际上是一个幻象。」蓝鲸问进突然有了一个猜想,「或者某种大规模投影。毕竟物质的特征光谱是可以伪造的。」

「那只有进行零距离测试才能进行验证了。」赛森说。

蓝鲸问进此时已经用自己的机器臂发射了其上储备的四枚小型火箭中的一枚,其上装备了四个跳虫机器人和一个信号放大器。在凯伊的控制下,机器臂与纳米防护衣协同抑制了火箭发射的初始反冲推力。

「如果我们所见的一切都是直接投影在我们的意识之中的,那么我们现在的调查就将毫无意义。」周辉纸羽突然说,她想到了这样一个类似古老的「缸中之脑」迷思的可能性。

「人类的感官确实容易受到欺骗,但别忘了我们的人工智能控制着大量超越人类感觉的传感器。」蓝鲸问进说,但也意识到这似乎是在安慰自己或周辉纸羽。

「控制传感器比定向构建意识幻象要容易得多,只需要控制各个传感器的输入即可。」

确实如此,人工智能只能依赖自己的输入做出判断,而人类至少还可以用一用自己的直觉。但蓝鲸问进没有说出自己的思考,因为这时候他派出的爬虫机器人已经回馈了结果:那些触手是真实存在的——至少爬虫机器人的传感器的输入信息得出的结果是这样。

进一步结果也很快到来:这些触手几乎与人体组织完全一样——温度为 36.7 ℃,制造创口时会流血,还有会试图规避伤害的应激反应,虽然也只不过是稍微更剧烈一些的扭动。

「这个传送门存在某种过滤机制。」赛森突然说。

「什么意思?」蓝鲸问进问。

「我无法与传送门另一边的和平卫队取得联系。」

「确实如此,传送门两边的物质似乎也没有引力作用。」

「他们可能已经快要尝试爆破了,我得马上回去。」赛森说,「你们呢?」

「给我一套切割工具。」周辉纸羽说,「我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没必要做这样的冒险。」赛森说,「我可以带一些机器人回来。」但还是递给了她一套智能切割工具。

「整个地球的机器人都不知道它们朝夕相伴的人类去了哪里,现在我已经信不过它们了。」周辉纸羽说。

「我还是建议等我回来,不要贸然行事。」年轻的少校说完就启动纳米防护衣的推进装置,向传送门飘去。

「要等吗?」蓝鲸问进问。

「跟我来。」周辉纸羽向着那些触手前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一)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二)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三)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