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
李四

边学边写

自我的连续性是幻象吗?

我有一个关于“自我”的疑惑未能想透,发在这里想要征求各位的意见。

自我真的如常人想象的那样,是一个不言自明的扎实概念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设想几个场景。(以下讨论的唯一目的在于辨析“自我”的含义,因此不受医疗技术和医疗伦理的局限。)

场景一:医院里躺着两个不幸的患者。阿明全身多器官衰竭,只有大脑十分健康;小久陷入植物人状态,大脑已经被宣告死亡。假设大脑移植已经可以实现,那么,根据小久生前的捐赠意愿,医生为两人做了手术,将阿明的大脑转移到了小久的身体之中。这个时候,活下来的那个人是谁?

虽然这个人拥有小久的外表,但是想必大部分人会同意,对自我的认定才是决定人本质的关键,因此活下来的人是阿明,对吗?

场景二:这次陷入器官衰竭困境的是二明。此时的医疗技术又有了明显的进步,可以为二明克隆出一副健康的身体。当二明的大脑被移植到克隆体里面时,原来的身体被立即销毁。在此种场景中,我们相信二明健康地活了下来。

场景三:三明从头到脚都十分健康。不过,当最新的医疗技术推出时,他迫不及待报名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将自己大脑中的神经连接与记忆储存复制进了克隆人的大脑。手术结束后,若非通过事先在原装三明身体上画的记号,旁人根本认不出来谁是复制品;因为两个人从身体到大脑、从举止到语气、从性格到思想……总之,在所有方面都一模一样。事实上,就算是在三明和克隆人之间,若非通过事先画出的记号,他们也无法指出两人的区别。两个人都认为自己就是原来的三明,也都能理解对方秉持同样的想法。就好像两个外观一模一样的U盘,当我们把其中一盘的内容完全复制到另一盘上面,那么事后来看,两个U盘无法分出彼此;因此,一旦三明身上的记号被擦去,任何人(包括三明和克隆人自己)都无法辨识原装和拷贝,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两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一个人的生死与另一个人的生死互不影响。

在理解了上述三个场景的基础上,我们进入场景四:四明照着三明的做法复制出另一个自己。不过这次的手术没有对外声张,只有四明与医院知晓。万万没想到,手术做完的当天傍晚,在医院大楼内散步的四明竟然不小心从高处滚落,伤重身亡(医院之所以知道这是原装的四明,还是源于他身体上画的记号)。为了避免麻烦,医院悄悄处理了四明的遗体,又告诉刚刚苏醒的克隆人,手术因为一些技术问题未能正常开展。克隆人出院后,以四明的身份顺利地生活了下去。也许我们应该直接叫他四明,因为不管是在周围所有人的眼中,还是在他自己的心里,活下来的这个人就是四明本人。

停下来思考一下。通过参照三明的例子,我们可以作出如下推论:活下来的复制体与四明本人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本体已经死去,活在世上的是被蒙在鼓里的复制体。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身患绝症,想要通过复制意识到新身体同时毁去旧身体的方式实现“永生”,那么他其实是加速了自己的死亡。这个推论,想必大家都能够认同?

接下来,我们再进入场景五:在一个与人类所在的宇宙相平行的世界中,有个和我们的地球一模一样的星球,上面生活着和人类一模一样的生命,他们拥有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历史,现在的纪元也正处于二十一世纪。只是,平行世界的人类自己没有察觉、而地球上的我们能看到的是,那里每天晚上一到零点,所有的生物体都会经历类似于四明的遭遇,被瞬间复制和替换,原来的身体被同步销毁。零点一到,昨天的小明已经死去,今天的小明迎来新生。只是,对于生存下来的新小明来说,他并不知道自己才刚刚来到世间,也不知道旧小明的遭遇,更不知道当晚即将到来的结局。他抱着对于过去的回忆,又怀着对于未来的期待,悠然自得地度过平凡的一天。生命似乎从过去一直延续到未来。

对作为旁观者的地球人而言,事实再清楚不过,平行世界的人类所以为的连续生命,只是一种假象罢了。但是这种幻象恰恰有利于平行世界中生命的延续:只有人们在本能上相信,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是同一个体,现在的隐忍会给未来的自己带来好处,他们才有可能未雨绸缪、着眼长远,至少在表象上做出有利于“群体自我”(即由第一天的原装体与后来每一天的复制体组成的整体)利益的选择。

现在来做进一步的假设:上述新旧替换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晚上睡去和早上醒来的并非同一个人,自我的连续只是一种错觉。可以看到,这个假设既无法从逻辑上推翻,也无法被科学实践证伪,因此完全有可能是真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直觉上坚信自我的连续性,对吗?

鉴于我们在睡梦中曾经失去过自我意识,那么在失去意识的这段期间,即使发生过复制意识并替换本体的情况,早上醒来的“我”也不会发现丝毫的异常。按照大众的常识,我们无论如何都坚信今晚睡下和明天起来的是同一个我,照此推理,为什么不能将复制意识后的新身体视为自我的延续呢?如此一来,在四明的例子中,即使本体能够事先预见自己的死亡和复制体的出现,他也大可将复制体看作自我的延续。可这和从三明的例子中得到的推论正好相反。该如何调和其中的矛盾呢?难道自我的延续真的是幻象吗?

一个更加具体的提问是:不考虑伦理和技术问题,对于一个具有强烈生存意愿的绝症患者来说,如果医生给他两个选择:(1)立即作手术,将意识复制到健康的新身体并同步毁掉原来的身体;(2)错过当前的时间窗口就再也没有手术的可能,现在的身体还可以供他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五年,之后便是不可避免的死亡,这名患者该如何选择呢(注意患者唯一的价值取向就是要尽量活得久)?如果选择立即手术,他到底是在延长还是终结自我呢?抑或“连续的自我”从头到尾本就只是大脑生出的假想?

很想请问各位的看法,如果我的推导之中有任何逻辑错误,烦请不吝指出,谢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