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期

獸樓處

本文爲做夢夢見了一種巨大生物,之後圍繞這一生物,一些的腦內想像片段,寫於2016年。引子寫於4月,正文完成於10月。後面原本有想像還有兩三個章節,最終因年久失修而放棄。現貼出留個紀念。


引子:舌頭

愉快的週末啊,她一邊略帶迷醉地想著,一邊用舌頭溫順地接過對方的舌頭。夜至深處時,跟不認識的男孩子隨便親吻一下,其實就像打個招呼一樣平常呢。

愉快的週末啊,她滿足地含住那塊濕潤的肉,和對方互相推移,吮吸。

愉快的週末啊,在冰冷城市裡,她為數不多的,被溫存追寵,被溫度包圍的時刻。

親親抱抱就當減壓了,再進一步?未必了吧。纏綿了一陣,趁著那個男生去廁所時,她強打精神,腳步飄忽地走到存包處,領回自己的手袋,迅速從酒吧撤離。

男生從廁所出來後大概會很惱火吧?人生苦短,盡興就好呢。

推門走出酒吧,撲面而來一陣夏夜之熱。她往下拉了拉幾乎縮到屁股上的緊身短裙,哼著歌晃悠悠行走,腰身隨店內餘音扭動。喝到有點上腦,她還能清楚觀測到路人中都有誰在盯著她。

徑直穿過整排等在路邊的出租車,又走了兩個街口,她在巴士站等了20分鐘,才等到夜班巴士。

一上車她整個人就攤到座位中,實在是醉得不行了。映著車窗,她看到因剛剛幾步路流了汗,臉上的妝半融,有種打回原形的感覺。

人窮志短,她心裡自嘲著,經費有限啊。買不起質量太好的化妝品。路人剛不會是在看我大花臉吧?枉我還蹬高跟鞋蹬得那麼起勁。這雙清倉減價時網購的鞋,磨得她腳生痛。

她把雙腳都從鞋子裏掙脫出來,粗暴地抹了抹眼下暈開的紫色眼影,才看上去沒那麼狼狽。她把頭靠在椅背,昏昏沉沉地想著,明天明明是週日,還要回去加班……

……她打了個激靈,一覺醒來,巴士竟然已經開到了一個完全沒見過的街區。

她不記得自己怎麼下的車,這個街區高檔又陌生。

是坐過站了嗎?我可不想花錢打的回去啊!

她環視四周。馬路寬闊,沒有路燈。對面隱約一棟嶄新的高尚住宅,玻璃大門前的階梯,居然還鋪著長長的紅毯,一直延伸到小區大堂室內,室內沒有燈光。住宅左右都是大片的公園、綠化帶,蔓延到馬路的視線盡頭,植物兇猛,荒無人煙。她看身後。一排空蕩蕩的籃球場。

她來這座城市兩三年了,就是認不出這個地方。

等了幾分鐘,沒有任何人類或車輛經過;她掏手機,沒電。

她有點慌,酒醒了一半。恐怖片橋段開始在腦海中閃現。她沿著巴士相反的方向往回走,一邊把手伸進手提包,攥住門鑰匙。這讓她有點安全感,她開始想象回到自己房間,那個十幾平米的隔斷租房,溫暖明亮,有一張床。

走了一小段路,她一扭頭,那棟漂亮的住宅還是在她對面。

不行,安全感不夠。她開始用以前深夜看完恐怖片後上廁所的方法,一邊走一邊默念喜歡的人的名字。這下她想起了大學前男友。不不不這是寧可害怕也不願想起的東西。於是她開始想在老家的爸媽。爸媽在家裡的院子種菜,曬臘肉。在她回家前一天打掃她的房間,摘點鮮花,泡水放在床頭。爸媽在微信上給她傳各種老年表情包,發一整天希望她在工作間隙回一兩個標點符號。

她越走越快,爸媽爸媽爸媽爸媽爸媽她內心默念著但卻越來越害怕爸媽爸媽爸媽爸媽……

這時,她的眼睛被一束手電筒燈光晃過。

她順著光源看去,對面那棟漂亮住宅小區的門口,閃過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身影。太好了,心一下子放鬆下來。可以問問他這是哪裡,離家多遠,哪裡能打車回家……她匆匆穿過馬路,誰知保安卻轉身推門,走進小區大堂去。

喂,你好──!她邊跑邊喊,三步並作兩步,保安卻置若罔聞,越走越深,玻璃門在他身後緩緩掩上。青銅追到門前的階梯,高跟鞋突然一扭,她重重地摔在紅毯上。

啊!慘叫一聲。她坐起身子,手捂右腳,望向門內。突然之間,大堂燈光大亮,玻璃門自動打開,她看到身下的紅毯一直延伸,穿過大堂中央,一直鋪陳到大堂內正面的電梯門口。年輕俊俏的保安就站在電梯旁邊,露出迷人微笑。

室內飄來一股香氣,讓她全身放鬆,比剛出酒吧時還要醉,卻非常舒適。她想撐著站起來,眼皮卻突然變重,身子漸漸軟下來,在這座城市,5年以來,她感覺自己終於回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安穩的家。她癱倒在紅毯上,啊,爸爸媽媽……

叮,大廳深處的電梯門打開了。紅毯突然從階梯處把她裹了起來,像捕食青蛙的舌頭一般,把她整個人捲起來飛快地縮回大堂,扔進電梯,電梯門一下子關上了。紅毯又迅速鋪平。

叮,電梯上升了。

燈光熄滅,玻璃門緊閉,萬籟俱寂,一片漆黑。


正文:擬態

我們就從青蛙開始說起。

蛙類是地球最擅長偽裝自己的生物之一。幼兒園老師都教過你們,青蛙有保護色;綠色的皮膚讓它天然融入池塘與荷葉,但有些蛙能把自己保護得更徹底一點。

日本有一種樹蛙,活在碎石溪流和溝渠之間,身體顏色會隨著環境變成鉛灰、淡褐或黃褐色;非洲的熱帶稀樹草原蛙,能分泌非洲臭蟻的味道,愛吃蛙類的非洲臭蟻會把它們當成同類,不吃它們;南美洲一種無毒蛙,背部斑點模仿有毒蛙的模樣,來躲避天敵捕殺。那些隱藏自己的玩法,被稱為隱蔽擬態;而模仿毒物的玩法,稱為貝氏擬態。

在大自然社會的熱帶雨林中,你必須得長得像點什麼,才能夠安全地活下去。

同學們,人和其他生物的道理是一樣的。我們每個人都為了生存,不停扭曲自己的模樣,讓自己更像點別的什麼,人和動物皆如是。人類身體裡的動物性就是這麼強大,你們青春期個個追求的獨特個性,其實都是腦海中某個前人的投射;你自以為與眾不同的錯覺,就是大眾最大的相同之處。

個性早就被你為了存活而遺棄了;此後所有對於個性的追逐,都是你失落內心的徒勞追求而已。所以你放眼望去,庸眾都是類似的,而個性都死在繈褓里。

而當你成功把自己藏在群體中後,下一步就要覓食了。

大家翻到下一頁。這一小節講到進攻擬態,也就是你把自己偽裝成其他無害的東西,吸引獵物靠近你。

這頁圖鑒上畫的是豬籠草。我們看到豬籠草籠口處的唇,整個捕蟲籠中最豔麗的部分,顏色鮮明,紅橙黃紫,還有花紋。這就是進攻擬態。

豬籠草假扮成漂亮的花朵,吸引採蜜的昆蟲。有一些豬籠草,籠身有白色斑點,被陽光一照就透亮,掉進去的小蟲以為那是出口,橫飛過去,就會撞在籠壁的消化液上。對,豬籠草還會分泌蜜液,蜜液有麻醉成分。這也是擬態的一部分。

同學們中有沒有一些人,裝出認真、靠譜的樣子,裝出很動情、很有決心的樣子,吸引那些想要一段穩定關係的異性?你們不主動,守株待兔,絕不明示,但其實就是在捕食。這就是進攻擬態。

笑什麼?這可是自然的力量。你們都活在城市裡,但別看這裡精鋼水泥,高樓林立,其實蟄伏著無數兇猛的擬態生物,隨時準備吞噬你。你卻什麼都看不到。都愛說城市森林,這裡是真正的城市森林。

好我們現在一個個按順序下車,排隊向城市內部行走。下車後請大家留意啊,走在行車道內,不要踏上行人道,更不要接近兩邊的建築。

這片樓獸生態區森林公園,形成至今已經20多年。你們這一代可能都聽說過20年前的「芳弩豪庭慘案」,但是並不熟悉。當時這個案件是在整個社會引發轟動的:一個高速發展、夜夜笙歌的城市,一個居住著白領、外來精英的商業圈住宅區,一夜之間,三分之二的人口無故失蹤,全部慘死。當時恐慌席捲了所有的人類殖民地。聯合政府花了4個月調查研究,才敢公佈結果啊。

你們現在所在的,就是芳弩豪庭的遺址。

現在我指著的這3座舊式建築,你們分得清哪一座是樓獸嗎?仔細看。仔細看。認為是左手邊的請舉手。中間的呢?

看來預習了功課的同學不少啊。

夏天的時候,熱島效應讓熱氣在都市凝聚,你直接在陽光下暴曬時,眼前會有風景扭曲對不對?熱浪蒸騰,你覺得自己的眼睛出現了一絲幻覺:眼前的房子似乎,在某一個瞬間,抖動了一下。

那是它真的在動。

這基本上是人類肉眼唯一能夠分辨出樓獸的方式,而在黑夜中,更加無從判斷。所以現在請大家帶上剛剛發的熱感眼鏡。現在看到你身邊有多少樓獸了嗎?

當人類殖民計劃剛剛到達這裡的時候,這顆星球還完全是熱帶雨林的模樣。人類用極快的速度改造了這個地方。啊實在是太快了。慘案發生後,人口失蹤還在整個星球繼續,一天幾百例。聯合政府忙著問責,最後宜居研究部、生態環境專家組的超過一半的專家都被刑事追責,進了監獄……嗯?那位黑色襯衫的男同學,你要提問嗎?

……是,你這個問題很好,雖然根據教學手冊,私人問題我可以不用回答……對,我是專家組的一員。當時我是青年助理,和你一樣,跟在教授屁股後面實習。追責坐牢沒追到我頭上,所以我現在在這裡給你們講課。

是,我們沒有想到,這個星球的大型低等食肉動物,擬態能力那麼強,進化得那麼快。實在是太快了……

下面請大家帶上護具。我們慢慢走上人行道,靠近左邊這棟白色建築。注意啊,不要踩上任何建築的延伸物,包括階梯,花圃,地毯,公園。

我們現在要嘗試接觸樓獸。

為了迎接我們,這個片區的樓獸經過專門處理,目前處於休眠狀態。然而在20年前,這些生物吞噬了無數的生命,而你們所在的地方,也是樓獸第一次被發現、命名的地方,芳弩豪庭。

在開發殖民星球的時候,我們極大地改變了這裡的面貌,這種食肉獸的所捕獵的食物數量銳減,但樓獸的特點是,它們的外觀可以隨著外界環境的改變迅速修改。這種幾乎隨心所欲的改變令人歎為觀止。在人類改造這顆星球的同時他們同步進化,並且找到了新的食物,森林中拔地而起的城市,最終再次成為了他們的森林。

現在,請跟隨我走到建築的側面,跟著地面上標註的這些黃點,每個人站在一個點上,同學扶一下身邊的人啊!學我的姿勢,伸手輕輕觸摸牆體。大家都碰到了?現在可以稍微施一點點力,嘗試推一推牆。

感受到了?這就是樓獸的表皮,完全模擬了樓房牆壁那種堅硬結實的結構。隔著護具,你們也感受得到表皮的溫度。像這麼熱的夏天,這個溫度你完全可以以為是光照牆壁的結果,對吧?我可以告訴你們,等到晚上了,它還是這麼熱。樓獸是恆溫動物,這是動物的溫度。

沿著人行道跟我繼續往前走,注意腳下。我們去看看前面的悼念碑聚居區。

除了芳弩豪庭的2000戶居民之外,事件調查時同樣犧牲了大量公職人員。這個案件最初被當成刑事恐怖案件處理,首先進駐的是最高政府的特工和刑偵系統人員,他們當中不少人在一周之內徹底消失;而當終於發現這可能是一場自然獵殺之後,派來的專家組也由於對環境的不熟悉,死了不少。我個人有幾位尊敬的師長,就死在這場調研之中。以至於後來要加入芳弩慘案現場調研組,就好像進敢死隊一樣,要先寫遺書。哦對,幾年前那部主旋律電影《芳弩烈士》,講芳弩慘案人員救災的,你們應該都被學校組織看過的,我不用多講。

我當時嗎?我當時是戴罪之身嘛,只能躲在學院裡面停職寫報告,不能參與這麼重要的項目。哈哈。

看那邊,看到塔尖了嗎?調查結束後,為了紀念殉職人員和死難者,政府在原小區物業大樓前對面的廣場,建了這座鎮魂塔悼念碑。純地球砂石製造,呈淺灰色,五層中式佛塔結構,每一層都有事件回顧的展櫃,頂樓安裝有鐘鼓,有專人在大型日子敲奏。那時是當成景點做的。

這個鎮魂塔景點遊客很多,結果開放了半年後,管理人員有天一大早上班,看到廣場空地一夜之間,至少多了6個款式類似、顏色不一的鎮魂塔。

除了5層的,還有7層和9層高的。

這個區域就成了很珍貴的悼念碑聚居棲息地。悼念碑形態樓獸非常珍貴,在這片行星群上幾乎是獨一無二的,是人類和自然共同作用的一個特殊進化結果。你們今天不趕巧,只有稀稀拉拉十來隻,有季節不對的原因,也有原因是被盜賣了很多;運氣好的時候,我早些年看過密密麻麻一整片的,鱗次櫛比,五十多座鎮魂塔。

有,都有專人負責餵食的。現在跟我走!繞過悼念碑群居區,我們現在這裡,是接近以前整個小區大門的地方。這裡是前棚架屋棲息區。留心聽講!這部分書上沒有,我只講一次!

講一下背景,這個地方是新興發展星球,經濟文化中心,這裡當時有大批租房的外來打工青年白領。芳弩慘案後,政府收尾處理很快,據說有死亡人員其實還沒點清,賠償也一刀切,又只重點懲處了一批生態調研的專家,負責星球開發和發展的官員,只有幾個降職處分的,後來也都在別處調升了。這個地方,就是當時從各個殖民星球趕來的家長,那些對事故調查、賠償、善後、問責不滿的,他們上訪抗議的地方。

他們用棚架搭建了一些臨時建築,直接就住在這邊,很快這裡就出現零星的棚架屋擬態樓獸,但數量極少,因為這個形態其實並不是一個很有效的進攻擬態。當然,還是有些上訪者就在這裡被吃掉了。後來政府把這些人帶走控制起來了,棚架屋也給拆了,這個形態的樓獸很快也相應消失;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出樓獸面對環境改變那種令人驚奇的調整能力。

但其實你近距離看土地環境,還是可以看得出樓獸生活過的痕跡:他們那些建築擬態在土地上留下類似足印的東西,我們叫樓印花。當時一位調研組的朋友拍了這張棚架屋樓獸的照片給我,只有這一張,沒有線上版本,來,你們可以傳閱一下–––不,要,翻,拍!這個事情是不存在的,你們課本和圖鑒上都不會有,看看就好。不要給我惹麻煩。


(照片背面手寫:鎮魂塔、棚架屋都是人類和樓獸早期接觸時出現的擬態,是後來樓獸培養產業的雛形。)


好現在我們走到小區另一邊,去看看一下樓獸最重要的捕食器官,樓舌。樓舌並不是舌頭,而呈辦狀或長條狀,在樓獸軀幹底部四周平展開來的器官,分泌毒素。這隻樓獸是芳弩公園的鎮園之寶,百獸之王,身軀巨大,它的樓舌特別長,紅毯形態,你們在公園門口看到的全息宣傳圖就是這個。現在請大家挨個站在黃點上,檢查護具有沒有戴好。護具有問題就舉手示意啊,不然成了樓獸晚餐我不負責啊。

好我們現在慢慢地,慢慢地同時輕輕蹲下,觸摸紅毯。

這在觸感上絕對是普通的紅毯。但是你頭腦有沒有感覺到一陣發熱,腿軟,內心暖暖的很舒服?

護具已經極大程度地降低了毒素傳遞到你感官的感受度。現在你大腦裡面正在瘋狂分泌血清素,感覺非常幸福、安全,繈褓時期在母親懷中的記憶被喚醒,你腿軟軟不想離開,這種感覺非常舒服。這種毒素的原理目前還沒有定論,但是對單身獨居人士效果最強。

這種毒素有一個很貼切的名字,叫做「歸宿」。

好,現在你的護具會自動幫你把手從樓舌上強制移開,不要緊張,不要試圖掙扎。

記得我之前講過的豬籠草吧?豬籠草的蜜液,就是用來麻醉小蟲的。你們看,這樣的生物多奇妙!漂亮光鮮的外觀,安心歸宿的錯覺,請君入甕的等待,這些房子,都是和豬籠草一樣的進攻擬態生物,等著你們這些年輕人走進圈套裡面去呢。


他們都是豬籠草。


而你們是蟲。


雖然現在我們的居住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城市捕獵隊清理,現在我們的生活區還是偶爾有少量野生樓獸潛伏。哈哈不用擔心,看你們嚇得。現在人口流動的動態監控很嚴格的,少了個人很快就發現了。

來,我們今天的考察最後要觀看一下樓獸進食的過程。工作人員會放一個食物在樓舌上。樓舌活動很快,注意力都給我集中了!

準備好了?仔細看。

(完)

電影《Little Shop of Horrors》(英國,1987)劇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