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 篇作品累積創作 51457 

貓的靴子

週期

獨處的能力是一種流動的能力,在情緒的暗涌中如同一葉漂浮的小舟時高時低。大概在我才16歲、和要好的同學交換心情隨筆的年紀,有一個女孩就已經在我的筆記本上寫下這樣一句話,大意是,培根曾經說過如果痛苦有兩個人分擔,那麼每個人就只有半份痛苦,不,培根太天真了,痛苦只能從自己的一個肩膀換到另一個肩膀。

【記錄】《全民造星》,mirror error熱潮,和他們一點可能無人記得的中國市場前情

週期

最近幾日,一直在與人談論爲什麼我作爲《全民造星》最早的觀衆,當年也是第一時間追完了這個節目,儘管好感所有成員但卻一個都沒有成功入坑,覺得自己置身於這股熱潮之外。後來我被提醒,大概是因爲我在當時已經有過觀看其他選秀追星入坑的體驗,已經是一個追星老油條,而我timeline上出現的大...

摔杯爲號

週期

一 政治性抑鬱這東西,也是這兩年才漸次有所體察,那種感受緩慢溫吞,而深遠綿長,而且你沒有絲毫辦法。這是一個結構性問題,我與林姑娘會面的時候,也曾經提起,這種感受不像什麼原生家庭傷害,感情關係傷害,它不是一個可以通過時間和對話可以療愈的純私人問題,它有一定的公共性。

4

獸樓處

週期

本文爲做夢夢見了一種巨大生物,之後圍繞這一生物,一些的腦內想像片段,寫於2016年。引子寫於4月,正文完成於10月。後面原本有想像還有兩三個章節,最終因年久失修而放棄。現貼出留個紀念。引子:舌頭愉快的週末啊,她一邊略帶迷醉地想著,一邊用舌頭溫順地接過對方的舌頭。

大觀園事變

週期

本文寫於2014年初。原係私人之作,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後來被牆內多個平台的網友轉載但刪除,最後僅留存於北斗網。今天與朋友聊起,發現我自己的平台沒有一個保存過本文。因此把舊文發此處存檔,留個紀念。如果要為故事選一個開頭的話,探春會認為一切始於寶玉他們偷偷溜出去紋身的那天。

在木兰上映凉凉的现在,再谈迪士尼公主这个品牌line

週期

迪士尼动画《无敌破坏王2》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女主闯入公主们的化妆室,声称自己也是个公主,引来白雪公主、睡美人、灰姑娘、长发公主等人的轮番盘问。公主们问东问西,最后问:是不是每个人都以为,你的难题都是靠男人解决的?女主角说,对,都怎麽回事。

再談陳偉霆與《野狼Disco》,這都要算是東北人「致敬粵語」嗎?

週期

本文原於農曆新年前,陳偉霆與《野狼Disco》爭議最熱時發表於《明報》,整理舊文時找到,貼出共商。舞台上陳偉霆身穿發光的金黃色西裝,拿一支假玫瑰,唱著每一個字都不合字音的粵語,請觀眾與他一齊在左邊畫龍、右邊畫彩虹。因畫面獵奇,影片很快爆紅,陳奇怪的唱腔和誇張的舞姿被不少人恥笑,引來大量的討論。

跟鬼講程序正義噢!

週期

原文刊於2019年5月10日《明報》世紀版專欄 從事文化工作,以寫字為生,身邊自然逐漸聚集一批朋友,可能都是類似背景,傳媒人、青年知識分子、或是搞文化藝術的,關注的社會議題也類似。久而久之,大家互相之間的對話似乎都會形成某種特殊場域,而我們自己也未曾意識到。

《海賊王》的政治運動元素與中國網絡平台版字幕小考

週期

原文刊登於《明報》2019年9月世紀版《不歡而談》專欄 今年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動漫作品《海賊王》動畫放映的20週年,全球各地都有不同的慶祝活動。海洋公園在夏天就搞了一個《海賊王》主題合作,台灣也推出了大規模20週年特展。《海賊王》講述的是一群海盜在海上航行、冒險,尋找寶藏的故事,...

【對聯】多情才子無情對

週期

近日因為眼部懂了個小手術,需要在家靜養。電子發光屏幕自然是能少則少,讀書寫字也不宜,(就連此刻我在寫本期的專欄,也是先口述錄音下來,再迅速地打字上電腦),真的好生無聊。每每夜深人靜無法入睡的時候,我會在腦內自己和自己玩一個小時候獨處時經常玩的文字小遊戲:無情對。

【碎碎唸】關於梁天琦和最近肺炎的一點發散想像

週期

昨日在家,就如同過去的每天一樣,感受肺炎的消息如同一波波海浪沒過頭頂,不得呼吸。突然無聊發散想到一些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梁天琦母親是武漢的,他自己出生在武漢,他應該有一些武漢親戚吧?而他做到這個程度,應該已經需要跟武漢的親戚斷絕關係了吧?武漢這麼大的事情,他的媽媽會不會很擔心那邊的親友?

在台灣選舉之前去看了林老闆

週期

//好多年前,我在銅鑼灣閒逛時,誤打誤撞走進了一家樓上書店。那時候大約是《3D肉蒲團》剛上映幾個月,所以一本《秘藏珍本 肉蒲團》放在顯眼位置,封面是一張古代春宮圖。我沒有讀過《肉蒲團》,但知道是古代著名的情色小說,於是挑來選去就拿起這本書,到櫃檯買單。

那些不肯回国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週期

其實是兩年前的舊文,應潔平要求發過來XDDD ----------- 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四人再次齐聚在尖沙咀20几层楼高的酒吧,面向维多利亚海港的点点华灯干杯时,我们再次谈起了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家乡。阿依当年自学日语后只身到日本读书,田页在几个国内外城市辗转最终选择了北京,佳佳凭着...

關於喜茶殺入香港引發香港網上抵觸的一些想法

週期

今天在群裡和幾個朋友(對我們就都是蝗蟲)聊到香港 #喜茶...

你们骂他“娘炮”这么多天,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週期

本文首發在豆瓣,奉潔平之命把將本文全文轉載於此。這是一篇保護我方豆瓣網友的日誌。-----------------------“消灭娘炮”这个话题,我想换个讨论方法,不论述了,我们讲个故事吧。周锐和你一样,是一名豆瓣网友。他的豆瓣账号注册超过七年。如今在网上铺天盖地嘲讽他外表,而远在好几年前,他自己发过这样一个帖子,标题是:“我一笑起来就让人感觉特别的娘炮…这是为什么”。那时他还是素人,是豆...

讲讲近年港剧中的“内地女反派”

週期

看了点近年的港剧,我在自己脸书随手写了几句说,香港社会想象中,女性那种「大陆妖艳贱货抢了我的宝贝香港男人」的被害妄想症,真该治一下了。次日一觉醒来,几百条陌生回复,一个不认识的年轻香港女孩给我留言说,“强国港漂支那鸡,你好。”倘若你不熟悉现在的港剧,也许你听过《春娇与志明》系列。时隔五年后,彭浩翔在去年的第三部里,又安排了两个说普通话的年轻女性角色:一个出场就傍着个年纪能当她爸的香港有钱色老...

《百變小櫻》20年:對孩子來說,唯有愛是理所當然

週期

時間宛如流水不曾停息,社會世代更替也如同褪衣的昆蟲一般一層又一層打開,而相應地,影響了這個世代大多數人成長的流行文化,也會因應市場和時間規律,潮水一般重現。隨著85後逐漸登上消費舞台,那些屬於這個世代的童年回憶也像醇酒一樣重新被人打開。大中華地區的85後是受日本動漫影響巨大的一代,因而在90年代初左右風靡的日漫,極大地影響了當時孩童各種觀念的塑造。這幾年,一些經典動漫作品迎來自己的20週年紀...

愛看不看:中國綜藝節目中被改寫的字幕

週期

這些年來,中國大陸的綜藝節目似乎越來越受到香港和台灣的關注。去年的說唱選秀比賽《中國有嘻哈》,facebook有25萬個追蹤者,當中不少來自台灣。今年的女團選秀比賽《創造101》,由於有香港選手參加,同樣也吸引了一批觀眾。如果追溯至更早,中國的歌唱類比賽節目在風靡全國之後,很明顯地影響了後來那段時間,香港幾個電視台製作綜藝節目的思路。倘若你是一個中國綜藝節目愛好者,又比較仔細地去看中國綜藝節...

戊戌變動,他們無條件相信

週期

有感於前兩天請了星座專家來問答,想到這篇此前發在《明報》專欄上的隨筆,於是也在這邊發一遍,供大家一樂。----------農曆新年剛過,幾個今年衝犯了太歲的朋友帶著我,到荃灣圓玄學院拜太歲。冬日初盡,天氣迫不及待地溫熱起來,陽光灑在道教風格的建築上,亭子,池塘,桔樹,錦鯉,香爐,青煙,倒也景色相宜。大概是週日的緣故,與這派悠閒相映襯的,是前去拜太歲的鼎盛人群:我們抵達時已經算早,但見殿門口用...

《死侍2》《頭號玩家》:信息時代分眾社會中的neta影視江湖

週期

這兩年來,漫威電影的超級英雄們開始進入全面收割的階段。《復仇者聯盟3》剛剛創下票房紀錄,《死侍2》也開始進入公映。超級英雄「死侍」的風格,與一身正氣的鋼鐵俠、美國隊長、X戰警等人截然不同,滿嘴髒話,老不正經,常常開著大量與科幻、奇幻作品有關的玩笑,贏得了很多觀眾的喜愛。近年來的Si-Fi電影,開始出現一種新趨勢:你在觀影時會發現大量引用其他科幻、奇幻作品元素所製造的笑點,觀眾必須對相關內容有...

妈的,悟空死了

週期

砰砰砰,二师兄,大事不好了,大师兄死了。“天庭内部消息:孙悟空暴毙,死因不明。南天门已介入。”两个小时后,一条消息在网上爆炸式流传,各大门户网站纷纷转载。这个消息的独家来源是大V网红、情感专家“高老庄高小姐”,曾经出版过《我与元帅那三年》,在全网最大直播平台上有自己的节目,解答网友的情感困惑,不时会发一些取经四人组的花边现状。天庭没有发表任何声明。青春燃向的文艺作品,大致都有一个基本盘:在被...

聊聊中国人的英语口音这回事

週期

我曾在伦敦遇见一名的士司机,他在伦敦生活了十馀年,我刚见他时,问起他的名字,他说他的大名非常难发音,我可以叫他的中间名,丹尼尔。我不服气地问他你大名叫什麽,他发出了一连串我听过三秒後就彻底忘记的长音。他说,我来自罗马尼亚。於是他,一个这里扎根生活的新移民,和我,一个匆匆而过的旅客,分别用罗马尼亚口音和中文口音的英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车上聊了起来。他讲了自己作为司机各种各样的乘客见闻,然後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