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Fun客

www.cyberfunkz.com 我们是一群赛博Fun客。就像“放客“(funk)音乐一样,我们时髦、新潮、不拘一格。 我们游走在数字空间,力图打破⼈们意识形态中的各种边界。我们以数字艺术为通⽤语⾔来畅所欲言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和对 Metaverse 的遐想。

匿名艺术家Pak是谁,TA是元宇宙的班克斯

發布於
今年3月中,世界顶级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官方宣布主办匿名艺术家PAK的NFT作品拍卖。在问为什么选择PAK之前,谁能回答PAK是为何人?为什么PAK的作品与BEEPLE作品本不应该在一个维度上进行比较?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在今年3月中,世界顶级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紧随佳士得之后官方宣布将于4月主办匿名艺术家Pak的NFT作品拍卖,这标志着其开始正式涉足NFT领域。而此前佳士得已经成为了第一个为NFT艺术作品举锤的传统拍卖行,此时对家苏富比选择跑步进入NFT市场。苏富比的跑步进场是必然事件,自然得就像麦当劳的店旁边必然会有肯德基。

在NFT大热的前提下,大家的疑问显然不是为什么苏富比要拍卖,而是:为什么是Pak?

从数据来看,在2020年12月 Pak 成为第一位从以太坊区块链艺术品中赚取100万美元的NFT加密艺术家,且NFT作品数量第一,选他(通常他以男性身份自居)也很正常。但也有人从作品本身的热度进行讨论,认为苏富比的决定有点“外行”。因为,Pak 的作品比起艺术品,更像是是一个工业设计。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但作为一个资深资料搜(八)集(卦)者,我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备受马斯克喜爱,Pak 应该“有点东西”。

不过在这之前,谁能回答Pak是何人吗?

其实,早在去年Pak成为NFT领军艺术家时普通大众就已经有这疑问。尽管他在2014年就成立了AI工作室Archillect,并一时成为数字艺术界的话题人物,但至今人们也还是不知道Pak是个人,还是一个工作室?

于是,我们围绕着”谁是Pak?“在互联网上搜了一圈资料,发现以下几个较为靠谱的“证据”。

Pak最初在网上的痕迹追溯到了TA本人的社交媒体账号,尽管账号诞生于2009年,但至今没有任何关于其真实身份的蛛丝马迹。

图片来自Pak 推特官方账号

我们又顺藤摸瓜找到了Pak在2014年创立的AI策展人账号archillect

但依然什么有效信息也没有啊!照片,NO!声音,NO!俨然一副机器人本人的样子。因为 Archillet (Pak说她的身份为女性人工智能)是由人工智能引擎全自动化运营的社交媒体账号。Archillect 取名为 Archive + Intellect,由智能来主导归档。所以,在这个“机器人”的IG账号里,Pak 查无此人。Twitter与Reddit网友决定曲线救国,发现Pak 的 IP定位在巴基斯坦。但此人究竟是谁,互联网表示:真不知道。

媒体希望通过”人证“来查实 Pak 身份 ——Pak 最早期的收藏家,拥有Pak 75件作品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和数学家Pablo Rodriguez-Fraile 称”我们已经进行了上千小时的艺术交流了,但我都没有听到Pak真正的声音“ 

知音伯乐都没有任何线索,那就真不怪大家了!怪只怪Pak的保密工作真的做到了滴水不漏!面对网友天罗地网式的搜查,Pak回应了自己匿名的真正原因:

”WHEN I SEE A NAME OF AN ARTIST, I SEE A FACE, NOT THE WORK—SO I’M TRYING TO SEPARATE THE TWO,” PAK SAID DURING THE CALL SET UP BY SOTHEBY’S BEFORE THE SALE. “I LIKE BEING GRAY.“

简单来说就是:大家不用找了,我不想靠“脸”上位,大家请专注我的作品。

曾有人说这是他为了NFT能够大卖的一种噱头,然而他以Pak的身份在数字艺术界可以追溯到2009年,当时NFT还并未出现。

如果说Pak的匿名是对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一种支持表现。那么在现实世界,Banksy 作为反政府,反战争的叛逆者,反对一切中心化组织的代表艺术家,同样也竭尽全力隐去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这两位艺术家都以行为艺术般的方式表示:隐瞒身份正好是对去中心化观念的最好传达。

Pak创立AI策展人,致力于为数字艺术创作者增加曝光机会

“AS AN ACCOUNT THAT SHARES 144 IMAGES PER DAY, ARCHILLECT HAS A GREAT INVISIBLE TASK: MAKE HER AUDIENCE REACH TO THE WORK AND THEIR CREATORS.” ——来源于 PAK 2017 年相关采访

众所周知,Pak在2014创立工作室Archillect是AI策展人,每天完全自动化地将144个数字艺术作品通过社交媒体分享给各关注者,希望她成为数字艺术界的缪斯女神。

Archillect作品集 来源:IG@Archillect

他在数字艺术界的探索是成功的,Archillect的twitter现在已经有260万粉丝,而ins粉丝是27万。马斯克曾多次回复工作室对她的作品表示欣赏,还与Pak的社交账号进行关于火箭计划的互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众对于Archillect的推荐的作品质量也表示认可。

图片来源:V2EX
图片来源:Twitter

Archillect 肩负着一个任务,Pak在2017年的一篇报道中说道,他希望内容创造者可以得到大量的曝光机会,让Archillect成为一个类似博物馆的数字平台,而里面的艺术家/内容提供者终有一天可以令自己的作品变现。并且,希望未来将会有一个自动化的流程来实现这一目标。而NFT,确实做到了!

图片来源:Archillect 官方博客

Pak本人从未停止数字艺术的探索

NOW, I FEEL LIKE WE’RE ALMOST MAINSTREAM, AND EVERYONE IS TAKING POSITIONS. ——Pak

正如我们所料,NFT的出现正好满足了Pak的想法,保护了艺术家的作品版权和获得收入的权利。

而这开启了Pak的另一次对于数字艺术的探索。

根据早前网上的报道,Pak已经在数字艺术界25年。Pak在比特币诞生那年(2009)创立了数字艺术账号——Pak。紧接着,又在2020年2月加入加密艺术圈,早早地成为第一批进驻NFT的艺术家。而当时大部人都还没有关注NFT的存在,艺术家/设计师忙着应付甲方画图,如今的加密艺术“藏家”还在区块链的世界里炒币。但就算知道NFT的存在,但又有多少人会在当下选择进入NFT?对比之下,大家熟知的Beeple也是在2020年9月由Nifty Gateway邀请之下,他才进入了NFT加密艺术领域。

今年4月份苏富比 Pak 拍卖结束,其中大部分作品以500- 1,500美元售出,拍卖总价1700万美金。Beeple的6900万美元拍卖价轻易使Pak的拍卖价格总和黯然失色。

大家也因价格上的悬殊而质疑Pak作品欠缺“受众”,更甚者直言Pak作品比不上Beeple。

但是Pak的作品与Beeple作品本不应该在一个维度上进行比较。为什么?

整个拍卖过程,之于 Pak 而言本就像一场对于加密艺术拍卖的实验。而他,是整个游戏的控制者。作为艺术家以及数字艺术的推动者,他的拍卖模式并非单一的。Beeple的整场拍卖已然基于传统拍卖的规则进行,佳士得连手续费都不带接受数字货币。而 Pak 此次的拍卖则更像是传统艺术拍卖与加密货币交易模式结合的全新形式。

Pak对此解释说,他们一直在从事加密货币的交易,所以希望借由这次拍卖以试图探索NFT智能合约所能够提供的交易复杂度的边界。

当NFT市场的游戏模式还未完全确定,需要有一个人带领大家往前一步,就像Banksy带领整个街头艺术圈被大家看见,被大家认可。

在众多拍卖作品中,就以下面的《The Pixel》最受争议,大家不要以为是图片没有load出来,作品就是纯灰色像素块而已。

The Pixel,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购买此作品的藏家 Eric Young 所说:”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收集谁的作品。他在自己的数据中,提供了他的信念与想法。如果你能体会到作品潜藏的含义,他会以奖金形式回馈你“。Pak的作品不仅是作品本身,更是给藏家以理念的传达。

如果说所以,请不要再拿 Beeple 和 Pak 来做比较,后者更像是在数字领域的进行概念(或观念)艺术的创作。概念艺术作为艺术的一种,主张不应拘泥于作品的物理性质和传统美学,而作品的核心是传递文化含义和创新理念。

正是艺术的包容性保证了创新的源头。就像杜尚的小便池《喷泉》,观念艺术不会因它跟传统艺术“大相径庭”而被否认其艺术性。那么观念艺术探索者的作品也不应该局限于传统艺术的角度去评论和批判。

如果说Beeple是加密艺术市场中代表资本主义的一方(他的作品被虚拟货币基金高价买下,甚至被质疑是炒作),那么 Pak 就是赛博世界中真正的艺术民主试验者艺术的交易不应一直是精英阶层的游戏。因此,再这次拍卖中他对藏家广度的进行探索。拍卖中,有3080的藏家买到了Pak的作品,交易价格也大多是一般人支付得起的价格。

就像 Banksy 选择了最接近大众的街头涂鸦艺术形式,也因为”艺术是属于大众的共同财产,而非限于特定人士能拥有。”

让更多阶层的,不同艺术背景的藏家加入到加密艺术作品的收藏中,让更多人拥有收藏艺术品的爱好。这或许才是Pak想要通过他的作品去传达的信息。这也是我们希望呈现这篇文章的重要动力。人们应该更深刻地认识 Pak,而不仅仅是被 NFT 一个又一个价格破圈的新闻牵着鼻子走。

对于NFT的未来,Pak表示”我觉得游戏的主赛才刚刚开始“,赛博Fun客们也期待元宇宙的 Banksy 下一个探索的尝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佳士得进军加密艺术,背后是怎样的如意算盘?

看展记:亚洲数字艺术展槽点满满?

NFT能给艺术家带来喘息空间吗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