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Fun客

www.cyberfunkz.com 我们是一群赛博Fun客。就像“放客“(funk)音乐一样,我们时髦、新潮、不拘一格。 我们游走在数字空间,力图打破⼈们意识形态中的各种边界。我们以数字艺术为通⽤语⾔来畅所欲言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和对 Metaverse 的遐想。

佳士得进军加密艺术,背后是怎样的如意算盘?

与其说加密艺术获得代表“权威”的佳士得认可,倒不如说是“权威”搞了一场声势浩荡的营销。 因为当第一,才会被谈论。

对于零售消费行业来说,最怕潮流更迭来得猝不及防,并且往往越是大公司就越是船大难掉头。还记得当年西子湖畔的“娃哈哈”吗?但艺术品在诸多消费品中显然是另类的。大拍卖行总是能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中泰然自若,新趋势的出现对于它们来说无非是增加一条全新的产品线去笼络更多的新粉丝罢了。当然,个中关键在于准确定位新受众,在这一点上佳士得从未失手过。

加密艺术从区块链世界接二连三地破圈,这其中少不了佳士得这段时期的高调“助攻”。

佳士得公开背书加密艺术品,这对市场传播了什么样的信号?First Kill:佳士得已率先为加密艺术举锤;Double Kill:向风格奇异的数字艺术家 Beeple 抛出橄榄枝:Triple Kill:接受买家以虚拟货币付款。此时此刻,不知宿敌苏富比是否看得一头雾水。

在众人看来,二级市场主要玩家官宣承认加密货币的市场价值。但响当当的拍卖行龙头,能有什么好心思?尽管接受虚拟货币支付拍品,但佳士得的佣金只要法币。So think again!

加密艺术市场已然一片生机勃勃的韭菜新田。老资本家的温柔刀蓄势待拔,但无奈跨不过技术门槛的界。可拍卖行有拍卖行的技能,蹭热点话题搞营销不仅分文不花还收钱的操作,想必也只有尔等拍卖行能有这样的底气了。

终于等来艺术界打破高高在上的姿态接纳数字乌托邦,油画、雕塑让位,GIF、JPEG迎来高光时刻。(自诩的)赛博朋克们振臂欢呼之时,佳士得问了一下自己的野心,如是说:

“骚年,你们还是太年轻。”

佳士得:姜还是老的辣

图片来自网络

非同质化货币(NFT,为Non-Fungible-Token的缩写)无疑是2021年的话题大赢家,而加密艺术则是NFT最为主流的应用形式之一。没炒过NFT,简直和不会上网没啥区别。在围绕新生创意的讨论,大众总是会从“身份”推断“动机”。初创团队搞加密艺术,那叫“蹭热度”;而巨头企业搞加密艺术,那就叫“力挺”。还是那句提醒:Think again!

作为一名行走的老古董(佳士得(Christie’s)比美国建国历史还要悠久),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领导地位不可撼动。这家两百年老店近月所出售的数字艺术家 Beeple (Mike Winkelmann)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2021)》,是首件以 NFT 形式于实体拍卖行出售的加密艺术品。该拍品自2021年2月25日起线上,拍卖持续两周,最终已6900万美金成交(不含佣金)。

此举明面上对外宣告:我佳士得开始进军加密艺术市场,并服务加密数字艺术品(我之后还会继续搞),使其成为第一家提供此类艺术品的大型拍卖行(我还要做这个领域的龙头)。好比钟爱奇珍异宝的英国贵族突然爱上收集盲盒,初想还有点反差萌。但看过英剧《王冠》的人都知道,这些看似平民化的操作不过是为了拉近与目标受众的距离。

毕竟揣兜里的佣金还是真金白银,如按照12.5%的比例计算拥挤,佳士得这比交易获得862.5万美金。既然可以落袋为安,佯装一把“拥抱”新潮流的亚子又何妨?

但话说回来,老企业也有老企业的焦虑。品牌年轻化果然是每个百年IP想要留春必打的水光针。

从当代艺术品到潮流艺术品,再到加密艺术品,传统艺界人士总会在一开始傲娇拒绝,正如现在画廊主、艺术品中间商等对 NFT 的不屑一顾,但终究扛不住大势所趋。

Why?

剑桥研究数据指出直至2020Q3全球有超过 1 亿人持有加密货币,较 2018 年增长 189%,纵然这1亿人的艺术品投资偏好未经证实,提前布局就是提前攻占消费者的心智。

社会财富终将流向更年轻的一代,而Z生代对虚拟货币早就趋之若鹜,与钱打交道的拍卖行照顾了半辈子Old Money,现在对着在虚拟货币世界的New Money,当然同样要“服务到家”。

在拍卖Beeple NFT之前,没有听说过佳士得的“韭零后”“韭五后”大有人在。但就这波加密艺术品拍卖的骚操作,逐步建立新用户的普及度和好感度,还愁以后搞不成大事情吗?

再重申一下佳士得这次拍卖只收法币,白嫖的声量就是这般水到渠成。NFT搞没搞明白不重要,斩获新生代的姿势正确就行。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Beeple:谁说程序员不能搞艺术

再来说说佳士得为何选择 Beeple。Beeple 是最先一批参与数字艺术代币化的创作者。对于NFT的态度,Beeple 表示:十多年前学的编程技能,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

虽然是程序员出身,但Beeple的美术作品从来不缺乏美感和创意(这里并无贬低程序猿的意思)。

Beeple作品风格颇具未来感、想象力,脑洞特大
美国热门时事也会是Beeple的创作灵感来源

只能说,灵感这玩意儿对他来说不是乳沟,因为他压根没得挤;倒像是粉刺,信手拈来。从他的作品怪诞的风格中,确实不难发现他“异于常人”的创作灵感。

出售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2021)》是一幅由5,000张图像组成的数字拼贴画,是艺术家从2007年到2021年的13年中每天的创作。作为职业艺术家来说也是非常高产了,他还说他的日子不是996,而是9930(一个月30天都保持高强度工作)。

作为数字艺术的先锋代表,Beeple能一炮而红成为“艺术”新贵是必然的。他的作品总是紧扣热点来调侃时事。和曲高和寡的传统艺界完全不同的是,Beeple 用直白戏谑的口吻、用高效的互网络进行传播、并站在当代年轻人(美国为主)的视角上振臂高呼:「This world is fxcked up」。

Beeple 的作品很H很暴力,少儿、老年、心脏病患者都不宜。但追随他的年轻人们简直如考特(cult)一般对其别具一格的犀利艺术风格俯首称臣。

可见,年轻人不需要“故弄玄虚”的文艺巨匠,他们要的是一个替他们发声的IDOL。凡是”非主流“的都值得被拥戴,凡是“亚文化”的值得被歌颂,凡是“唱反调”的值得被听见。而此时此刻,NFT 恰巧以反叛于传统艺术的身份,进入他们的视野。“让所谓的艺评人、拍卖行见鬼去吧!”“我们就是要倡导艺术的民主化!”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美国著名主播柯南问他儿子:“鹅子鹅子,啥叫NFT?”
儿子回答:”爸比,伦家11点就要碎觉了啦。“
柯南:“额。。现在是早上8点。”
儿子回答:“我造啊~”

对话结束。

图片来在推特

这是柯南亲口分享的一个段子。也就是说,年轻人压根不想带着你们这些老懵懂一起玩,可你们非要凑过来。将NFT玩到飞起的数字艺术家千千万万,为何偏偏是Beeple?答案就是:呵呵,其他艺术家他们可能真的没有关注过。

这种猜测一点都不是偏见,因为确实在数字艺术方面,游戏圈、影视圈和时尚圈怎么着都比拍卖行要来的包容多了,前者们嗅觉也更加灵敏。

如今,中心化的机构如佳士得拍卖行在加密艺术的洪流前终于屈服了,不久后苏富比也宣布进军加密艺术领域。这一切在币圈人士看来显然是区块链是世界的胜利。但如果不是,也至少意味着年轻一代的胜利。

NFT的破圈进行时

特斯拉总裁马斯克前女友(对,已分手)、太空乡村音乐歌手 Grimes(“小仙女”格莱姆斯)于 2 月 28 日在 Nifty Gateway 上出售了一系列名为 “WarNymph”的数字艺术品,并计划在 48 小时内将其销售一空,但实际只用了 20 分钟。

其中最叫座的是名为 “旧之死”《Death of the Old》的原创歌曲视频,里面有飞翔的小天使、一个十字架、一把剑和发光的物体,中标者以近 38.9 万美元的价格成功赢下了这幅作品。

一个月后妇唱夫随。3月15日周一,马斯克又发推称,要出售以NFT为形式的一支歌,并附上了相关电音歌曲的音频。不过尚未提供NFT连接,未知后续,反正他的信徒已然把NFT视为教义之一。

图片来自推特

NFT已经不仅开始触及艺术,更渗透在娱乐和媒体的各个角落。

  • 在体育方面,一张勒布朗 · 詹姆斯(LeBron James)的数字球星卡以 7.5 万美元的价格在区块链游戏 NBA Top Shot 上售出,创下该平台的球星卡交易纪录。两天后,纪录就被锡安 · 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的 10 万美元所打破,NFT此后可能将与体育共生。
  • 在音乐方面,莱昂国王(Kings of Leon)近周成为发行NFT专辑的第一支乐队,该专辑包含三种类型代币,一种是特殊的专辑包装,另一种是提供观看现场表演的特权,例如前排座位,而第三种则是专门用于视听艺术。另一位流行歌手Shawn Mendez上个月也宣布了一系列NFT形式的数字商品。
  • 在媒体世界中,美联社正在拍卖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NFT选举地图,该地图使用了在区块链上发布的数据。
  • 在社交媒体方面,Twitter 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在Twitter上的第一条推文已作为NFT出售,250万美元。

另外,早前潮牌球鞋联动NFT就更加不言而喻了,两大“炒品”的结合,韭菜们更是心痒难耐。虚拟时尚潮牌RTFKT Studios与18岁加密艺术家Fewocious合作的三款NFT运动鞋,分别为3000、5000和10000美元,621对鞋在上架7分钟内就迅速售罄。还真的是丑得不敢穿出去,但这就是行业“趋势”啊。

图片来自网络

美丑就见仁见智了,但售罄可是真凭实据。

Gucci也瞎搞一波“亮瞎风”虚拟鞋,只认美金,$12

此情此景,NFT已经开始改变多种形式内容产品的销售和利益分配方式。在需求方,NFT可以改变人们在数字时代与艺术互动和消费的方式,万物皆可NFT指日可待。

技术正在颠覆在艺术市场上的中心化机构的话语权,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搞NFT,我佳士得怎么着都得比苏富比快一步

最后,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成交价为6930万美元(4980万英镑),经过220次拍卖后,以所有在线拍卖的最高成交价完成竞拍,创下数字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也达到了在世艺术家拍卖成交价的第三高,佳士得怎么会放过这样的高光时刻,第一时间跑到镁光灯下表示,这次拍卖是“数字艺术发展的分水岭时刻”。

图片来自网络

让我们来复盘一下。这次拍卖一共有33位活跃竞拍者,超过90%(91%)的竞拍者是佳士得的新买家。超过一半(55%)的投标者来自美洲,千禧一代的买家占比达到五分之三(58%)。看,成功拉新、打入年轻群体不就是成效嘛!市场部门经理的KPI又提早到年中前完成!

NFT作为风口,能吹多久暂时相信连听风者马斯克都没有答案。但结合NFT这个火爆话题必定是新式营销手法,且试错成本比直播带货显然要低多了。

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佳士得说:「这次竞拍的成功足够证明了整个新兴市场的巨大潜力,对所有数字艺术家而言都是一种激励,一种鞭策。不但证明了过去工作成果的价值,也为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明朗的方向。」是不是一句公道话?不过确实,不甘人后的苏富比这下不就快马加鞭赶上来了吗。

3月16日苏富比宣布将在今年4月与神秘的匿名数字艺术家Pak合作举行拍卖。苏富比CEO Charles Stewart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此次拍卖既包括单件艺术品,也包括“开放版”NFTs。如果说此前拍卖的Beeple的NFT艺术像是独版油画(仅一件原作),那“开放版”NFTs就像是版画,一件作品可以分为多个版本供不同买家收藏(限时不限量)。

届时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市场轰动和讨论,我们文末揭晓。

要做顶流,还是得眼疾手快

数字艺术界一直期盼着真正意义上的「颠覆」、「社群定价」的时代何时才会到来?Beeple 个人的成功并不意味着NFT整个群体的飞跃。昙花一现的高涨是否也会随着「佳士得」们的离场后最终难逃被遗忘的厄运?就目前来看,拍卖行等一众的传统艺术参与者看起来才像是这个未来艺术的“局外人”。

最后,最终拍得 Beeple 作品的神秘收藏家,MetaKovan,不得不提。他凭一己之力豪掷69,346,250 美元拍下这幅作品。

据悉,Metakovan 的真名是 Vignesh Sundaresan,来自加拿大的印度裔人士,是不折不扣的币圈人士。他的黑料已经被人挖出,例如发行通证“割过韭菜”,其所创办的交易所还涉嫌跑路事件。而在今年,Vignesh 又一次发行通证,这次他发的通证名字叫 B20,已经在币圈“小有名气”。而有趣的是, Beeple 本身就持有 B20 总量的 2%,是唯一一个在 B20 发行之初就直接获得 token 的艺术家,B20 总量的 8% 用于私募,16% 用于公募,可见 Beeple 直接获得的 2% 不算少,与 Vignesh 算是高度利益相关方。

于是,把作品拍出天价是 Beeple 和买家 Vignesh的阴谋不绝于耳,而通过这次拍卖,Beeple 的身价可谓是一飞冲天,成为在世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之一。而 Vignesh 的 B20 亦迎势大涨。根据 CoinMarketCap 显示,在佳士得拍卖会之后,公募价为 0.36 美元的 B20 一度涨到了 25 美元,如今回落到了 15 美元左右。这样看来,佳士得究竟有没有参与这场谋划呢?好歹也是帮着搭好了戏台子。

真真假假?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场拍卖,与其说是加密艺术获得“权威”认可,倒不如说是“权威”搞了一场声势浩荡的营销。在艺术的名利场上,做得了第一就绝不能成第二,因为第二名是不会被记住的,也不会被谈论的。

显然,苏富比联合Pak的这场拍卖,热度就大不如佳士得这一场传的沸沸扬扬。

“Pak 又是谁?”

“害,不就是个用软件做图的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NFT: 艺术家终究玩不过搞潮流的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