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Fun客

www.cyberfunkz.com 我们是一群赛博Fun客。就像“放客“(funk)音乐一样,我们时髦、新潮、不拘一格。 我们游走在数字空间,力图打破⼈们意识形态中的各种边界。我们以数字艺术为通⽤语⾔来畅所欲言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和对 Metaverse 的遐想。

NFT: 艺术家终究玩不过搞潮流的

NFT 的火爆究竟是潮流文化推动还是数字艺术的主流化?

Cover Credit: Gentle Monster “Circle of Life” by Artist AES+F

油画艺术家 Trevor Jones,目前是NFT艺术品销售量排在Top 3的艺术家。他最为出名的作品《The Bitcocin Angel》,以文艺复兴艺术家贝尼尼的雕塑为蓝本结合比特币热点而创作。最新的拍卖价格为69.59ETH,相当于188,888 美金。而与另一名NFT艺术家Jose Delbo 合作完成的《Genesis》更是高达302ETH,约为美金821,075.75美金。

以上价格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可以理解为同等价格可以买到一张草间弥生限量版画,张晓刚、潘玉良的小幅原作,以及岳敏君、村上隆的100张限量版画。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有这么多钱,家里到底是挂Trevor Jones的NFT,还是草间弥生的限量版画呢?

和币圈艺术网红Beeple、Pak不同,Trevor Jones 个人有更为传统的艺术履历:正经科班艺术院校出身,研究纯艺,也从事过多年的艺术慈善工作。从他的谈吐以及艺术题材的选择上不难发现,Jones 是一位颇有素养的艺术家。然而他的instagram账号追随者却只有区区5000多,和Beeple相差了400多倍。

图片来源:Instagram

或许这一次,默默无闻的艺术家和匠人精神终于得到了小众社群的认可吧。根据 nonfungible.com 统计,去年12月份NFT的交易量以高达820万美金;而截止最近一个月的数据,NFT交易量增长了30多倍,最新数字为2亿8500万美金,其中加密艺术交易量为2300万美金。藉藉无名的艺术家,终于遇到素昧平生的伯乐,迎来人生数笔上千甚至上万美金的交易。在残酷的真实世界,优秀艺术家被埋没总是被默认为一种常态;然而这一切在元宇宙的平行时空里,是“横空出世”的数字艺术家们获得关注和赏识。尽管这当中大多数人的水平充其量只能算是平庸,但想来这何尝又不是广义艺术家们的一场翻身仗呢?

借着这波NFT热潮,艺术界终于迎来出圈时刻。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始终未能解答的问题依然是:NFT艺术究竟有什么价值? 这些加密艺术到底“美”在哪儿?

艺术NFT的价值扑朔迷离,但奢侈品NFT可就通俗多了

我们常常觉得艺术品和奢侈品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因为他们同样相对稀缺,也同样高价。两者都可以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但将两者的销售量作对比,竟然一个天堂一个地狱。2020年,仅中国境内奢侈品市场达到近3,460亿元人民,增长48%;艺术品市场大中华区销量下降12%,降至648亿人民币(100亿美金)。

我们那披着“实用主义”外衣的虚荣心

艺术品不如奢侈品畅销,或许原因出在消费者的“实用主义”。对于普通人来说,艺术品除了能装饰和欣赏之外,就真没有其他实际用处了。投资升值、避税抗险、资产转移?这些离我们都太遥远了。高昂的价格,有限的功能,让艺术注定小众。相比之下,奢侈品涵盖服装箱包、珠宝首饰,到生活家居,可谓是照顾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Tiffany 的麻将、Supreme 的砖头、Prada 的回形针、Chanel 的回力镖……可真是太“实用”了!

时尚品牌总是时不时推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产品,是因为他们深知实用性之于奢侈品只是锦上添花。毕竟突显身份地位、提升自信、展现个人品味,才是它的主要功能。活在世俗世界要“看淡”奢侈品,确实太难。

“别说话,买我!”

中国的千禧一代生于1980年至1995年,总人口约3.2亿。他们已然成为奢侈品的消费主力军。根据贝恩调研的数据,追求时尚是年轻新生代购买奢侈品的第二大动力。如何让年轻人觉得自家品牌贵得免俗,跨界潮流艺术家是常用策略之一。无论是草间弥生的LV,还是空山基的Dior,都是艺术家和品牌双方施展影响力的试验田。艺术界需要流量,奢侈品需要“脱俗”,以及完成最终目标:让彼此的出品,都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卖得更贵。

如果说千禧一代是在互联网和现实两个平行世界中长大的一代人,那么95后Z世代就绝对是泡在网络世界中长大的了。他们崛起成为奢侈品消费的新力量,不仅进一步推动市场增长,更是对奢侈品牌的数字化进程产生了巨大影响。

奢侈品搞NFT,他们是认真的

物欲横流的商品世界里,虚荣心终究逃不过奢侈品的魔掌,无论你身处那一个次元。

奢侈品帝国庞大的数字版图

想要试图理解 NFT 的价值,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下数字资产对于年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游戏界最吸金道具——皮肤,将一个个看似free-to-play 的游戏送上收入神坛:英雄联盟一年收入17.5亿美元,堡垒之夜一年收入20亿美元,王者荣耀单月收入17亿人民币……而这其中,皮肤道具自然功不可没。

前有Louis Vuitton 就为英雄联盟打造了的游戏皮肤和奖杯箱。

后有本年度Gucci 宣布与 Zepeto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Zepeto 是由韩国公司打造的虚拟世界社交媒体平台。Zepeto 允许用户将自拍照转换为3D动画化身,然后可以在“ Zepeto Street”(虚拟世界)上与其他用户的角色“相遇”。 在合作中,Gucci 将为Zepeto 玩家提供当季新款的虚拟版时装。

Zepeto 也不是第一家被奢侈品牌相中的游戏,疫情期间火遍全球《动森》也可以为玩家的虚拟形象们提供大牌穿搭,Gucci、Marc Jacobs、Valentino 随便穿。

奢侈品牌已经将目标对准Z世代,我们对大牌的刻板印象也是时候该改变了。现在,当我们提起世界最顶级奢侈品牌高定时,它们早已不仅仅是手工名师一针针的匠心而制了,还有3D设计师一祯祯渲染出的高定虚拟华服。虚拟时尚不仅可以比拟实体时装的真实度,更可以在物料、质感和造型上做出前所未有的创新视觉。

图片来自Gucci 官网

加密时尚:我们终于可以“穿”上QQ秀里衣服了

互联网世界早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重要部分,我们的身份在虚拟世界里得到扩展。人们表现时尚态度的方式也早早地迁移到了线上。比如,将自己的穿搭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虚拟时尚可以使用户迅速达到这一目标。

2019年,总部位于旧金山的证券公司 Quantstamp CEO Richard Ma 为他的妻子花了9,500美元买了一件衣服。价值9500美元的衣服可以称得上价值不菲,尤其是这件衣服并不存在实物。这件虚拟的衣服是由时装公司The Fabricant设计的数码连衣裙,可以让Richard的妻子在社交媒体上使用。对,就是P到人像上去。

数码时尚公司The Fabricant 日前积极参与到NFT时尚品的创作中,并和虚拟球鞋潮牌RTFKT达成合作。

类似的团队还有数字时尚购物网DressX。在DressX上,用户购买时尚产品的同时需要提交自己的照片。之后他们就会收到自己穿着该时尚产品的数码照片。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DressX认为NFT时尚是必然趋势,因为只不过将他们现正在做的事情做了自然延伸罢了,而NFT允许品牌将可收藏的属性植入到时装中。感谢时尚品牌近几年在这方面给消费者们做了足够教育了。看来时尚品牌进军NFT将会是水到渠成了。

也许仍然会有很多人表示,只有把时装穿在自己身上才能真正获得满足感。确实,虚拟时尚是无法完全取代实体时装的。但每当打开自己堆积如山的衣橱时,就又会再一次立下flag发誓不再冲动消费。女生们有太多为了某次旅行拍照、某次特别聚会而特地买的裙装,结果就是穿完一次便被遗忘在了衣橱。既然如此,只是为了拍照,那穿“虚拟”的仙女裙又有什么两样呢?舒舒服服出行,漂漂亮亮拍照,同时还环保节省衣料。

买到Fabricant时装的Richard Ma 夫人确实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载了自己的身着虚拟时装的样子。Richard 说他相信 “十年后,每个人都将’穿着’数字时尚。这是独特的纪念品,是时代的标志。”

时尚界迎来虚拟偶像,和真人一样会带货

虚拟偶像在这几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二次元超级偶像有日本的初音未来、中国的洛天依,游戏界虚拟偶像韩国天团KDA,时尚界第一虚拟KOL Lil Miquela,这些仅仅是我们能说得上名字的人选。搜索一遍Instagram,你会发现基本每一个国家的时尚圈都在打造自己的虚拟KOL了。

比如有着时尚界第一数字超模称号的Shudu(IG:@shudu.gram)。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另外还有韩国第一数字美妆时尚博主Rozy、大号模特 Brenn、中国虚拟网红Ling翎、新加坡人气虚拟偶像 Rae蕊、金发 Binxie, 男性虚拟偶像Knox Frost等等。TA们有着不同性别、不同肤色、不同身形,当然还有不同个性,目的自然是为了面向不同的受众群体。

虚拟KOL到底有没有市场?

KOL(或者说网红)在很多时候和明星偶像是有本质差别的。偶像明星被粉丝拥戴、仰视和崇拜,粉丝们的情感也总是被偶像的境遇所牵动。而KOL对于追随者们来说则可能仅仅是生活方式和态度的传递者,为追随者提供相关内容。网红经济公司在打造KOL时会对其外貌、人设、衣品、内容等等多方做精心设计,有时也需要对“网红练习生们”进行筛选和培训。既然如此,用3D模型塑造出的虚拟偶像,以及他们虚实结合的lifestyle,照样能完成个性化内容的输出。更锦上添花的是,虚拟偶像能保持7 X 24全年营业,从不违约、绝缘绯闻。

但对于受众来说,虚拟偶像会不会不如真人有趣呢?

数据显示,Lil Miquela的社交媒体互动率(engagement rate)率接近2.7%,基本可与天后碧昂斯和人气偶像Selena Gomez等人相提并论。目前拥有300多万粉丝的Lil Miquela 已经成为诸多大牌明星争相合作的对象。据悉,Lil Miquela 的公司近期已被 NBA Top Shot 母公司收购用于发展NFT相关业务。

图片来自IG:@lilmiquela

看来,有没有“肉身”并不影响虚拟KOL的走红,更不影响TA们成为流量变现的主力军。可见,内容质量依然是追随者最关心的部分。

虚拟KOL也会引发负面新闻

虚拟超模 Shudu 背后的设计师为一名白人男性。很多人质疑Shudu完美的外形是“男权视角“下对女性外表焦虑的火上浇油。确实,当下最主流的虚拟KOL多以女性为主,她们的样貌特征几乎都继承了高颜值和黄金身材比例的单一审美。这很难不让广大女性对此发声:社交媒体给女性设立了那么多常人无法企及的外貌标准,现在就连虚拟偶像们都是如此。

相比之下,Miquela 则并没有凹凸有致的身材,也没有精致的五官,甚至还有点祛斑。邻家女孩的外形让人更有亲近感,这也是她的穿搭能令粉丝们产生共鸣的重要原因。 但 Miquela (以及她的团队)也遭遇过一些负评。此前,超模贝拉(Bella Hadid)和 Miquela 在时尚品牌CK的广告片中有一些涉及到同性题材的画面而惹上非议。引来骂战的并非同性题材本身,而是人们认为用一个无血无肉的虚拟人物来拍摄一条同性题材的宣传片是不够真诚的。

可见,虚拟形象作为营销卖点也并非灵丹妙药。但至少在这些负面新闻事件中,“明星”本人并没有受伤,倒也让公关团队省力不少。

最后,无论是二次元的洛天依还是3D的Miquela,她们粉丝中Z世代都占了很大的比重。今天的数字营销已经不仅仅是在于如何选择买量策略或是采用什么媒体,选择一个能够准确反映粉丝喜好的代言人也至关重要,而虚拟偶像的可塑性就在这时完胜了。虚拟偶像全面替代真人?在可预见的未来大概率不会发生,但他们正对年轻人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是不可置否的。要知道,Miquela 也已经开始试水NFT项目,粉丝转化率相当值得期待。

结语

NFT究竟是艺术品平民化的起点?还是奢侈品虚拟化的开端?

从十多年前的QQ秀,到今天《动森》的Prada换装、《英雄联盟》的LV皮肤,再到不久的未来有人将炫耀说这款出自Gucci的手机壁纸是TA刚买到的绝版NFT。相信我们并不会对此感到诧异,因为大多数人早已习惯用奢侈品来给品味和身份区分高低,况且Gucci的NFT手机壁纸可比Chanel的回力镖有范儿且实用多了吧。

“镀金”价值大大高于使用价值的奢侈品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对个性、品味、身份等完成了商品化。但由于艺术品交易的特殊性,拥有像奢侈品一样的种草能力是艺术品梦寐以求又遥不可及的。但潮流艺术品可能是个例外,这是因为潮流艺术品是由艺术家(或潮流达人)的个人品牌衍生出来的商品,其本质也更接近奢侈品。

再将视线投向加密艺术,我们看到参与者们试图将NFT艺术商品化或者潮玩化的意图,却不见将NFT艺术家、创作内容、社群氛围品牌化的思路。如果还是单纯的依靠资本扶植最头部的艺术家,那加密艺术行业之于传统艺术行业是否依然只是新瓶装旧酒呢?那么到头来,“万物皆可NFT”究竟是加密艺术家们淘金热中的泡影?还是奢侈品渡人的新把戏呢?

这恐怕要问问买家们,大家是更愿意买一副加密艺术家的3D动画(可以当手机屏保),还是一件只属于你的加密时尚潮服(可以在P在照片上)。结论咱们还得用数据说话,就看哪条朋友圈点赞人数多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