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朝雲

喜欢读点闲书,拍拍照片和陪陪娃

阿水

發布於
个人成长经历以微型小说形式书写,有红色,有孩童的天真和顽皮……

仔仔的背影

啊!...啊!...

只见那个直径3米,3米深的铁路工地蓄水池里水花四溅,有两只小手在水花中若隐若现。

     阿水呕着池子里的污水,压根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进水的双耳嗡嗡作响,围观的人群多数还是裸身露体的,没多时,包括拯救者在内的小伙伴们又回到了那个水池里,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其实有人是记得的,阿水并不知道那天是谁救了自己,后来有人指着被他狐假虎威而偷袭的人说:“人家当初在水池里救了你!”。

    意气风发的阿水年少无知,年轻气盛,称霸小山村的雄心壮志决计不会被忘恩负义这样的封建说辞影响。

 少先队名单出来了,阿水再次落榜,红领巾和那份荣耀再次失之交臂。他开始有点讨厌学校,饥肠寡肚的下午,最大期盼就是放学的铃声。

     那种期盼也有例外。遇上要背诵完古诗才能离开教室的时候,阿水吐字不清老师和班长都可以原谅,但吞吞吐吐,28个字的古诗,每次都只能背出前14个字和最后那7个字,中间那7个字习惯性遗漏。每当这时,放学铃声自然就成了阿水噩梦的开始。

    老师奖励学生的时候没有阿水,处罚学生的时候阿水鲜有缺席。更别提镇上那些官宦之家和万元户的同学们从来就瞧不起他,他压根就没有存在感。很多年以后有人发现他有点勾腰驼背,都说是他是因刻苦学习落下的问题。只有他最清楚,那其实是最长身体的年龄段因长时间抬不起头做人而造成的畸形生长问题。

阿水很感谢那个有“小台湾”之称的小山村。与公路直线距离不足一公里而无法通公路,计划生育超生比例奇高,村民又穷又不听话,有种脱离政府实际控制的感觉,被吃尽苦头的乡干部美称“小台湾”。阿水正是在小台湾找到了抬头挺胸的勇气。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矫正了身体,避免了腰背完全的畸形生长。

     如果查三代,作为离退休革命村干部的爷爷无论是名声还是家底都属于很厚实那种,做孙子的阿水自然底气就足了很多。虽然是小山村的“红三代”,阿水父母并没有惯着他,爷爷更是个老实巴交的本分人,历来管教都非常严。

    无论家人态度如何,阿水还是与当年香港影视剧的古惑仔之风沾上了边。当然,他压根儿也没听过香港这个词,更不可能观看到古惑仔的影片。

    村子虽小,江湖无边。阿水身体未完全畸形发展,心理绝对有一定的畸变。村外和校园里的窝囊气被一一发泄在村里这个江湖里。虽然生活条件在一定程度上优越于村里同龄小伙伴,身体发育其实并没有领先,更别说一起玩的小伙伴几乎都识水性了,蠢笨的阿水已经第三次被人从水里救起,硬碰硬阿水根本占不到便宜。四肢不发达,好在脑子还算灵光,时有智取和靠胆识勇气获得过一些武斗的胜利。在多次取胜后,骄傲了。

    烈日之下,运煤货车带着滚滚灰尘从阿水身边吃力地移动着。躲避煤灰的阿水跑到一个阴凉处,发现此处居然有根外露的自来水管,且有一个可以拔开的接头。渴热难耐的阿水将拔开的水管管口直接放入小嘴,咕噜咕噜地畅饮起来。

    好巧不巧,一位自来水用户经过,当然就要制止阿水了。干了坏事不认反而恶人先告状可能是人类天性,小阿水自然也不例外。直接捡起一个石头就往人头上丢过去,乘人躲避之际,一个箭步飞身消失在滚滚灰尘的煤车前方。

    翌日,那位躲开石块的自来水用户居然在老地方等候阿水,同样的烈日,一样饥渴难耐的阿水冷不防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臂,插翅难飞之下,惊恐的阿水并没有求饶认错,自然要吃点苦头了。重获自由的阿水跑开距离又给人丢过去一个石块,然后逃之夭夭。

     骄傲的阿水冲出小山村的行为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后果,无论那个年长的自来水用户有没有一直在那条原本上学的捷径之路守着,阿水反正是不敢再走那条路。翻山越岭走小路,但那小路要经过一个山沟里的坟场,每次都飞快跑过坟场的阿水还是产生了厌学的情绪。那年创纪录的有一门课考了零分,成绩单压根不敢拿回家,直接半路撕毁。

村外严重受伤的阿水决计要把愤恨和失意在自己的地盘找回来,自封村头小霸王,横行霸道的阿水站在村口握紧拳头,再次偷袭了小伙伴。


劉朝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