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13 
吃西瓜

窗外

窗外有棵银杏树,是新小区从外地移植来的,三四层楼高,并不认生,活的很好。我租住在四楼,一开窗帘便能看见它,像个老朋友。它就在窗外,每天都能见着,春日惊蛰刚过,暖风一动,它就枝头饱满,在某个清晨的静谧里,悄然绽出嫩芽。不出几日,它便像周遭的常绿植物一样,全身绿衣。

吃西瓜

随想

身处这个时代,没有遇上不幸,就是大幸。在庆幸自己没遇到这样的灾难时,多了一份侥幸的同时,内心极力回避思考这灾难对人的伤害能到何种程度,这成了不可触碰的鲜红伤口。多少人间悲剧在这两个月上演,我们不得而知,在生者入骨之痛或许才刚刚开始,在死者已是永远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