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882 
紀羽舟

香港世變

10 月圍城,香港的不安憂慮,仲多人物欲語還休,並非因為拆鐵、砸店、縱火、私了,而是因為大家或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感知到,這個城市已經進入了準革命狀態。如果用英文字眼來輔助說明,就是 rioting 和 uprising 已...

紀羽舟

6月9日-9月4日林鄭修例語錄:撤回,這麼難,那麼易

9月4日下午5時48分,比預期早12分鐘,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講話,宣佈正式撤回引發3月政治風波、大規模示威和街頭衝突的逃犯條例,滿足了市民“五大訴求”之一,但堅持並無暴動定性可撤回、不能特赦被捕人士、不會進行獨立調查、無基礎談重啟政改。

紀羽舟

警察、示威者、市民、政權:6 月 9 日至8 月 3 日反修例運動觀察

我是一名在香港工作的記者,從 6 月 9 日開始,幾乎所有因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起的重大街頭事件,我都在現場,7 月即將終了的時候,我開始前所未有地不安,因為我忽然發現,自己面對不斷擴大的示威版圖和路向,開始失語,甚至不可控地從加速增殖的運動潮流中剝離,如浮木在洪水。

紀羽舟

中史老師:是否一定要記住六四,才懂得走出來抗爭?未必。

早前專訪了用10年時間寫出《六四十問》的香港中學中史老師許偉恆。東家篇幅有限,都未到所謂“未能盡錄”的程度。除了用十年寫書這樣的標準步故事之外,與許老師的討論,對於我而言,更有趣的部分,則是觸碰——並試圖解開——近年香港對六四問題在“記憶與遺忘”框架下、與年輕一代的痛苦糾纏。

紀羽舟

當真的記者參加不是真的記者會

年度中國「場面政治」盛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兩會」——進行到尾聲,香港電台在今日(3月12日)傍晚發佈一段短片,為新疆代表團會議的提問環節之後,工作人員要求——可以用「驅趕」來形容——記者離場,不得留守捕捉代表採訪。畫面可見,一名男性工作人員一邊撥低一名記者手持的攝影機,一邊伸手除下記者頸上的記者證。

紀羽舟

孟浪穿過空地,在這座城市消失,我們止步於殮房

2018年12月12日晚7時43分左右,於臉書看到「拯救詩人孟浪」專頁發帖,黑底白色粗大字四個:孟 浪 走 了。約一小時後趕到沙田醫院四樓病房,走廊裡先見到雙眼已經哭紅的孟浪夫人、杜家祁老師。經營樓上書店多年的詩人、大高個王敏,藝術空間碧波押掌櫃三木,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黃文海等人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