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WHOLE-HOLE 回洞 (3)| 绘本

iago

我猜想他會有一個關於皮膚的感受。但也因為他性格比較內向,就沒法驗證這是真實還是幻覺。

今日搬家,無日報

iago

catding你好,我想請問一下,你給我爐的文拍手是因為你看了嗎?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我讀者,僅此而已。如果你沒能看也感興趣內容,我也可以給你邀請。

當我只是想寫一些什麼發洩情緒|長途夜車

iago

抱抱你,這些事情的困難之處就在於它們是說不出來的⋯只能很輕地說這是一個創傷⋯。

爱的狂花末路:耽美,是性也是死

iago
回覆
寓森@lincalvino

是的。「什麼都沒有」和「什麼都不是」都是屬於「象徵界」裡發生的事情—— 沒錯。

拉康選集的翻譯者法語很好但不懂精神分析,所以他翻譯的時候不知道拉康的術語是怎麽回事。大他者的話語、意符鏈是象徵界的,但大他者不一定是。比如原初母親作爲 “實在(「真實」)的大他者”。發電的文章中第一章,那時候我也沒有太搞清楚這些,也以爲大他者完全是象徵界的,其實「大他者的話語」才是。

永夜微光,我只讀了一點。除了看書學理論和上課之外,主要是實踐的經驗可以幫助理解,做個人分析或在臨床,都是很重要的經驗。這種「體驗傳遞」其實很難在文字中説清楚。

iago

不過我還是大概解釋下我想說的意思比較好。中文的信息熵真的太高了⋯⋯ORZ

「什麼都沒有」指的是在phallus中心的話語下,女性因為沒有雞雞,她就被當作是「什麼都沒有」的,從而導致她被看作「什麼都不是」。

iago

太感謝你的評論了。我也感覺到了翻譯上的混淆。真實界就是簡體中文中的實在界(real),身體是實在的,是大他者,尤其對精神病來說更是如此。這部分是拉康到晚年才提出的。

然後簡中譯本裡面把符號構築的世界翻譯成「現實」(還是真實,我忘了),總之這個翻譯真的很⋯⋯而且我寫的不是法文的,所以我很多時候也不嚴謹。

關於無和空,感謝你指出來,我之前确实没注意过,而且简中学拉康的似乎没仔細區分這個(也可能是我沒好好學習)。比如我们會說,厌食症吃的是「無」,說陽具意指是「空」的,類似這樣用。然後我就沒注意到。太感謝啦!

【讓愛發電】以母系社会为透镜,翻看父权话语 | 补充与参考书目

iago

雖然參考書目之前就整理出來了,把發論壇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