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go

女性,藝術,精神病……觸摸命運。

生死簿

發布於
随笔一篇 文/图:iago

眼睛一闭一睁。


我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便宜又温暖的焦糖色小毛地毯子上,她缓缓地跟我说起她偶有的自杀念头,我一下看不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昏昏的房间发着依稀的响。我们的关系那么好,但我却对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说,我家人特别好,伴侣也很爱我。


但我不知道,被层层遮掩的她,究竟在哪儿呢?



如果有一天真的有了离别,而我对一切的一切一无所知,那我们之间算什么呢?

有那么一条鸿沟,让我触摸不到她。那我该怎么理我们之间相处过的这些时日呢?


我想知道答案。


我想知道女人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女人们究竟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我从小毛地毯子上站起来,穿过幽暗的客体,打开吱嘎的铁门,去跟拉康要一个答案,要一件趁手的武器,一把能梳的梳子。

 


最近一个月来,我已在四部耽美漫画中看到这样的主角攻,他一边掌握着他人的性命,一边能给予受无限的性享乐,他的阳具朝向的是“污秽物”的出口:肛门。而肛门是受的极乐通道。


有时候,拉屎和拉经血对女人来说没什么区别。它们都是被这个社会排除的东西,连同女人的身体一起,处在污秽的位置。污秽与淫秽,不过一字之隔。都是洞所通向的未知的产物。它会产生引力,把我们都拉向那里。



在这隐秘的角落,生和死都是一个方向。一个被放在这样位置的女人,是注定忧郁的女人,她怎么能说自己一句好呢?她怎么能不厌弃自己的身体呢?我回想起小时候那个悲怆的梦,妈妈的骨头被叠得方正,摆在外婆家边缘的厕所边的位置,那一小块没有地砖,都是黄土。大人们挤在一块,而我悲痛地大哭。我哭呀,直到了今天,哪怕有时候我不知道怎样去跟妈妈相处,心里依然爱着她,还有那么一个被唾弃的地点,早已存在在那里。



如今,那垂下的二两软肉,一再地证明它什么都不是。它只是个空。我的手指已经可以穿过那个幻象,证明它只是沙子上的圈画。它注定是死的。只有看不见的污秽之地,才是生的。

 

只有被排除的、什么都不是的人,才是生的。

 


被幻想出来的,可以一首掌握性命,一手给予无限高潮的男人,就像天上的白云一样,只是云,一些飘荡的雾影。真实世界里的男人,总是承担不起,哪怕他甚至是个敢杀人的男人了,他也承担不起他说的话,面对不了自己。原因无他,他第一身份认同是个男,而不是个人。他被缩减至那二两肉上了,其余的部分不知道去了哪里。实在是太弱了。也注定是脆弱的。

 

世上的冥碑,都是注定碎裂的。

 

我会想,为什么我爸直到认识到自己是必死的命的时候,一下子就好了那么多。那些解离的部分也回来了,他所沉溺的无知的巨赌终止了。如那些濒死过的精神病人,妄想都终结了。


死,使他知道了他是谁。

 

他生前很关心祖祠建好了没有,是不是能把他的牌位放进去。

 

以前,我看着一座山。它很广袤,抱着整个地方,斜斜的山脊一条条地淌着,从它后头来的昏昏的阳光一照,整片白云天地既昭昭也昏昏,有极大的影子。它是个很好的地方,宽广得柔,可以同时容纳生死跃动。


沸腾的沫儿就像嘴里的跳跳糖,闭上嘴,就可以平静了。


我自污秽之地诞生,后来发现大地也是这样的地。我可以站起来了,还能穿过幽暗。等我打开了嘎吱作响的老铁门,我去往了更广阔的污秽的土地。





写在后面:
很久没有更新了,不是因为不想写,而是想写的太多,却又总在写下之前,就逸散了。也和我自己对文字的理解有关,我总希望自己写下的文字可以落到读的人的身体上。
其实,最近半年,思考了、探索了很多很多问题。有艺术与精神症结构的关系,精神症结构的死亡冲动的拉扯力,性与死的维度,女人被处在的对象的位置及此位置的诱惑,想象的镜像关系,精神分析师的欲望……有很多要么没想清楚,要么突然那些理解就像被吸收的雪一样,融进了身体,找不到踪迹。
我以为我可以等想清楚了之后,再写出来,但确实找不到了,或者写的时候只能用很简单的文字,里面的复杂都折叠进去了……



这篇首发在我的个人公众号上,用作围炉的开篇再合适不过。

拉康谈Jouissance,可翻译成享乐、绝爽、痛快。并且说明了享乐的三种形式:令主体陷入强制性重复中的“大他者的享乐”;在符号层面的、意义的“阳具的享乐”;和神秘的“她享乐”(有些翻译成“女性享乐”)。

实在(real),不可说之地,死亡是实在,身体是实在,超越言说之外的,就算是实在。

围炉的第二篇,就要开始一个简单的绘本连载了。内容是:

一个男孩,他的身体感觉与其他男性非常的不同,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殖器是一个谎言,而他的身体的下面的洞,总在提醒他,它的存在……

大概计划2-3周更新一次。一次10P。我不太擅长把故事说得很细,更多是感受性的内容。未来应该会做成电子书售卖,然后订阅者可以不用付费也可得此绘本的电子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享乐与实在

iago

不可控的窒息享乐与不可说的实在,本是拉康提出的概念,本炉内容主要围绕这两大主题进行创作,形式有随笔、绘画、漫画等。不定期更新,有部分18R内容。计划,非18R内容在炉发后1个月在公众号发布。

35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