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檔案館I中大衝突記錄

2019年11月中旬香港中文大學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親歷者的記錄 投稿:cuhkdparchive@gmail.com(請附上標題與稱呼)

【11月檔案館】11月12日与其附近

發布於

komoroski 大二

连着停了几天课,11月10日晚上和朋友在敬文约学术吃鸡。

11月11日局势好像严重了些,有说研究生宿舍附近有枪声,有说善衡被黑衣人占领了,众说纷纭,但我什么都没遇到。和朋友在逸夫吃了午饭,下午蒙工约学术,晚上还出去吃了夜宵。

离开学校的整个世界好像都很正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我们吃得挺开心。

朋友住敬文,回来时我把他送到了二号桥。

那里路障很多,地上许多垃圾,大的小的,散落铺排。半夜,四围都很安静,有人在那附近闲晃徘徊,也有一两个保安坐着。我有点担心,怕被攻击,就提议让他走和声那条路回敬文,虽然有点远,但我不介意陪着。他显然也没底,于是接受了我的提议,我们在二号桥那里原路折返。

后来半路上遇到一两个像是研究生的同学,可能是打算途径二号桥回研究生宿舍,朋友觉得跟在他们后面挺安全,于是他还是走了二号桥。

11月12日和朋友在碧秋楼约学术,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偏头就能看到百万大道。基本没有人来往,反常的安静。

连着几日停课,我们都没有学习的心思,于是约定等明天的停课通知一出来就一起去深圳。

然后没多久就出来了,很羞赧地说我在那一刻心中只有放假的欢欣。毕竟我不理解黑衣人的诉求,也不曾在整个风波中受到伤害。自始至终我都是个兴致缺缺的旁观者,持程度有限的好奇心。

那天山下放了催泪弹,黑衣人从大体偷了器材,种种此类,估计停课会持续挺久,我就打算去深圳住一段时间。

回宿舍收拾东西,一路上都没有让我感觉与以往有什么不同。行人很少,除此之外学校里面还是如旧,今时和往日,好像没有大的分别。

那时同学都开始陆陆续续撤离了,但像我这样整装待发拖着箱子的还是少数。当时似乎只有赤泥坪的门能出去,我到了校门口才发现情况比我想象得严峻。路障拉得非常严密,车辆基本不可以驶进校园,有很多local守在那里。

我拖着箱子,在一道道路障里行走困难,一位local同学便搭了把手。我向他颔首致谢。

和朋友打的去了大埔墟,地铁只到粉岭还是上水,记不太清了,然后下来等了很久才打到车,直接到了皇岗口岸。

也许是因为走得早,还有相熟的朋友陪在身边,所以没遇上什么波折,路上都平静得很,除了有点堵。

没被打没被骂,没觉得恐慌,最担心的是手机没电。印象中最后一次见黑衣人就是在赤泥坪,那个帮忙提箱子的local学生。


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