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檔案館I中大衝突記錄

2019年11月中旬香港中文大學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親歷者的記錄 投稿:cuhkdparchive@gmail.com(請附上標題與稱呼)

【11月檔案館】流水賬

發布於

薩格爾王 大四

中大保衛戰流水帳


11月11日一大早起床,發現停課的我第一反應竟然是驚喜:今天的Presentation可以緩一個星期了。儘管當時怎麼也想不到,這個Presentation再也沒有機會做了。


11日這天,我算是有時間處理完一個又一個作業。夾雜在應聘,學習,社運當中留不出一絲縫隙的一學期終於稍微輕鬆了起來。11日晚上我已聽說二號橋有衝突,當時在夏鼎基運動場拍了幾張鐵馬的照片。


12日,我一生不會忘懷的一天。

12日中午,宿舍tutor親自上每間宿舍開門提醒,說學校被施放了催淚彈,不要使用空調,否則可能被污染。下午,我需要去港島辦事。由於港鐵停運,我下午打算從學校正門走到火炭站前往金鐘。剛出校門就看見十幾個香港同學在駐守把路封死的「關隘」。向前走到大埔公路近虹橋裡的環形島的時候,看到有AM8740和AM8657兩輛警車朝中大方向開去,於是拍了兩張照片。隨後AM8657 注意到我,立即掉頭把我截停。下來兩個荷槍實彈的員警。

「你影咩撚野啊?」「背囊有咩啊?」「你係咪呢度學生?摞學生證同身份證出來喇!」我打開書包準備拿出證件,員警十分粗魯地奪過書包,說「我自己來!」。但他其實沒有在找我的證件,而是搜了了書包的其它東西,問我那些是什麼。當我出示證件之後,一個員警驚訝地說到:「哇,條友系中國(對,作為一個愛國愛港的員警,這裡他用的是中國而不是大陸/內地)來嘅喔!」

或許他們並沒有找到期待已久的「攻擊性武器」,於是夾帶著失望地罵了幾句「行返條人行路喇!」就走了(大埔公路的人行道很窄且少車,所以我是靠著機動車道的邊緣走的)。員警身上沒有委任證,他們也沒有讓我刪除照片。

後來,又駛過幾輛警車,這次我選擇默記車牌號記在手機記事本裡。

辦完事後已經是五點了,我才瞭解到學校已經被放了上千枚催淚彈。而且,很多市民正準備進入中大支援。於是我前往旺角,買了幾瓶寶礦力水特。聽聞同學W留守在中大不方便吃飯,我又打包了兩份飯。這裡有一個小插曲:我付完錢之後聽見老闆娘在罵“中大學生系最誇張嘅“,然後一查發現我去了家藍店。

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一條表達對港警不滿的動態,隨後被兩位同學攻擊。一個並不知道我今天被警察截查的遭遇,於是指責我給10.1日搶槍的示威者洗白。另一個則認為對於昨天示威者的破壞行為,今天警察的行為是完全正當的。

回到火炭,由於物資太重,且背包太小,我難以獨自搬回中大,於是等同學G來一起搬。等走到大埔公路,路已經被送物資的車圍得水泄不通。在崇基校門和四條柱正門裡,物資被分類放好,若干同學用喇叭大聲吼叫“野食擺呢度,水擺嗰度,火魔(燃料)擺嗰度”

我趕到四條柱與同學W會合,後來前往領取物資的地點取了一副防毒面罩。準備休息一會後我跟G去到二號橋。

同學們正在準備向二號橋對面停車場施放火魔法。同學W則與另一個同學加入了長長的送物資的隊伍。隊伍從蒙明偉排到何草。而何草上也是匆忙的人群負責分類和運送物資到前線。二號橋下的公路已經被市民用各種車堵死,二號橋附近人頭攢動,地上簡陋的紙箱擺放著各種食品,飲料和燃料。也有很多穿反光衣的記者,還有同學成功地開出一輛校巴。——這天晚上中大最終是沒有讓員警進入。我拍下了若干照片紀念歷史性的瞬間,覺得中大人這一身份從未如此榮耀過。

當我回到宿舍時,我的愛國室友則在若無其事地打著遊戲。到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從6月開始,我不知不覺間就跟他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了。

13日,我蹭上了兩位同學前往紅磡的車。一位同學完全不瞭解整場運動的背景,讓我一五一十地解釋像「逃犯條例」「真普選」等名詞的意思。而另一位TA是一個藍絲。當我們意識到立場不同後我便沒有再反駁——因為我怕被舉報。

1月底,在跟香港同學的一場聚餐上,我們聊到當天晚上在哪裡,做了些什麼。這才發現這幾個同學當時也二號橋附近。不敢自我感動,但我覺得大家不約而同地選擇去那裡,是在某種責任感下的註定。

後記:這段回憶裡還有一些細節,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還不敢完全透露出來。而且回想起那段時間的事件以及那段時間粉紅內地生的對義士和其它同情運動的內地生的侮辱,總會有一種PTSD的感覺。希望有一天我能免於恐懼地說出來剩下的所有細節——但願那天不會太遠。

11月12日晚,二號橋下公路。
11月12日晚,夏鼎基附近迴旋處

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