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檔案館I中大衝突記錄

2019年11月中旬香港中文大學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親歷者的記錄 投稿:cuhkdparchive@gmail.com(請附上標題與稱呼)

【11月檔案館】寫在習以為常之後

發布於

無名 大二


11.11


今天一大早被警車聲吵起,然後收到了學校宣布停課的消息。

 

警察進了學校,在研究生宿舍那邊開了催淚彈,我看著直播,一槍,一槍,又一槍。

 

我在宿舍越來越坐不住,和朋友去了二號橋。我們特地沒有穿黑色的衣服,但帶好了香港身分證。前線的同學用雨傘作為盾,雨傘從14年開始就是一個象徵吧,可是真的有什麼用嗎?能作為堅固的防具嗎?突然有什麼東西燃燒起來,還有槍聲。

 

一整個下午坐在房間裡看直播,有兩個同學中彈了,四個人被警察拉走了。突然各個telegram群組都在傳警察要搜宿舍的消息,大家都很緊張,但後面證明這是假的。

 

一個人待著很難受,便和朋友一起看二號橋的直播,還有下午6點林鄭的記者會,但看了不到五分鐘就忍不住關掉了。朋友回宿舍關窗,因為他們宿舍正對二號橋,以免催淚彈的煙霧從窗戶飄進來。

 

11.12

 

停課的第二天。

 

早上一起來,點開手機,滿屏爆炸的消息,警察通宵待在二號橋那裡,然後7點多又開始推進,示威者抵抗,又放催淚彈。看到這些消息的一瞬間有一點兒暈厥的感受,就是「啊,又要這樣過一天」的感覺。

 

刷著新聞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中午在MC吃飯,排了好久隊,最終花了34hkd拿到一小盤黑乎乎的炒河粉,突然很崩潰。

 

中午和W去百佳買了點水和餅乾,想交給路過的同學幫忙拿去前面。我們糾結了很久用普通話還是廣東話,最後講了普通話。那個男生看著我們一臉驚訝,然後說,「謝謝你們啊」,心裡想著,「總歸做了一點點事情吧」。

 

之後我和W去了MC天台,打算望一望二號橋那邊的情況。還有幾個外國人在,有個還特地拿了望遠鏡。有好一會兒一點動靜都沒,但是突然警察開始放催淚彈,一個接著一個,整個夏鼎基操場馬上被灰色的煙霧籠罩了。煙霧飄了過來,眼睛變得疼痛,臉頰也熱辣辣的,不一會兒嗆得直咳嗽,喘不過氣來。我們跑到了MC的café裡,所有人的臉都很紅,後來去善衡G的洗手間洗臉,看見自己眼睛裡都是紅色的血絲。

 

回宿舍的路上很多人,運物資的,撬行人路磚頭的,儼然一副「備戰狀態」。

 

打開微信,看到朋友圈裡大多內地同學好像已經「逃難」離開,大部分去了深圳,也有很多人直接飛回家。

 

11.13

 

昨天晚上四點多才睡著,今天早上九點被媽媽打過來的電話叫醒,說,「你小姨差不多哭著打電話給我說你們學校火燒到山上去了,你要不要回來啊?」後面才知道是因為環球時報的報導,把內地生說得像在被追殺。然後我和她說明了現在的情況,然後說服了她,繼續待在中大裡面。

 

回覆了來自各地朋友的關心消息回覆到中午,按手機按的手都快斷了。突然意識到現在如同戰亂一樣,不斷逃離的同學就是在seek for asylum.

 

看見大學站突然冒起了煙,後面才知道是示威者在車廂裡點火⋯⋯濃濃黑煙飄在夏鼎基運動場上空,Telegram裡說著有直升機一直盤旋在上空,好不真實。

 

我的美國室友問我願不願意接受她一個新聞系的朋友想的非正式採訪,我答應了。是一個很禮貌很有修養的黑人男生,他來了我們宿舍和我聊關於中國的事情。之前也接受過幾次採訪,突然意識到,自己會被貼標籤,所謂「香港的awakened的內地生」,這個標籤總是會吸引別人目光,像是朝鮮的脫北者一樣。他很禮貌,也很好,但我還是從心底裡不喜歡別人這樣看我。Awakened這個詞就已經足夠讓人不舒服了。

 

中午和高中朋友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哭了很久,感覺這段時間積累了好多壓力,面對他們一下子發洩了出來。我們三個的立場一直都很不同(但我現在真的很討厭「立場」這個詞了),但是那天朋友很認真地和我說,「現在你信法西斯我也不管,我只要你安全。」

 

學校的餐廳和物資供應越來越少,室友中午去大學體育館領食物,「It’s like an earthquake」,她說。

 

星期五星期六本來還要考IELTS,看來也泡湯了。

 

學校通知,學期完結了。朋友很認真的問我想留下來嗎,我說我不知道,我想留下來,但也不知道留下來有什麼意義。

 

學院這幾天每天晚上都有院長和一些老師在學院待著,讓同學有需要的可以隨時去找他們談心聊天。我下午就想去找找他們,但是到了門口突然慫了,不敢進去,便叫了W出來聊天。那時的新亞空蕩蕩的,顏色也是冷冷的,和山下似乎是兩個世界。我們在討論著走不走,最終還是決定離開。

 

是說最多髒話的一天。

 

下山的時候,發現LSK電梯的監控攝像頭被人用衛生巾粘住了。

 

LSK裡面完全成了物資站。各種各樣的物資雜亂地堆在一起,儼然戰場的模樣。過馬路時聽到遠遠傳來「借過!小心!」的叫喊,下一秒學校的小巴從身前擦過,是中大的同學在開車,車身上全是黑色油漆畫出的標語。

 

路上碰到幾個白人女生站在路邊,我們和他們搭話,了解到他們是交換生。我們和他們說,現在很危險,衝突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最好早點離開。他們說,It’s ok , never mind. 走過善衡小巴站,看見隱約的火光,在黑夜中很耀眼。

 

離開地有點倉促。只能隨便拿了幾件衣服,還有電腦,單反,貴重物品。

 

於是也沒來得及好好和室友告別,她慌忙之中找了一張fusion的小票,在背面寫了一些留言給我,然後把她喜歡的韓國明星的poster塞給了我,我把我的一個公仔給了她,我們擁抱了一下就分開了。一想到她明天也要回美國,我們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以這種方式告別,有點傷感。

 

和同路的同學集合,一起走去39區。這一路真的好漫長,路上給和關係比較好的教授發消息,說再見。他說,快點走,「中大很危險,肯定會被清場,注意安全。」像逃難似的,好狼狽。校友開私家車送我們去深圳皇崗口岸,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話,看著窗外流轉的燈光,突然變得這裡好陌生。

 

下車之後和校友道謝,上巴士,過關。我忘了刪除手機裡的Facebook,WhatsApp和Telegram,照片也沒有清理,幸好沒有被檢查,過關之後大家就散了。我站在口岸很迷茫,收到朋友S的消息,她讓我去她那裡。

 

S等我等到凌晨三點,一見到她我們就抱在了一起,忍不住哭了出來。

 

11.14

 

在S那裡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去和其他朋友會合。我們約在商場見面,商場大門口擺著一套防具,盾牌上面寫著「防暴警察」,內心緊了一下。

 

走在充斥著物慾氣息的商場,像踩在雲上。

 

見到一大群剛到的同學,吃完飯後一些人先走了,只剩三個人。一個朋友不說話,然後突然哭了出來。

 

我下午搭大巴回了家,搖搖晃晃三個小時,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晚上收到大英老師和專業課老師的消息,問我是否平安回到內地。

 

人性的試煉場。有人半夜三點接我去休息;有人每天不停消息轟炸「你在哪裡安全嗎有吃的嗎」;有人說「你信法西斯我也不管,只要你安全」;有人在只有一輛車的時候喊著「不管我就要坐這輛車。」;有人和我絕交。這一次下來,剩下的朋友,都是我想一輩子珍惜的。

 

晚上和家人聊了很久。講了很多,也被問了很多。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苦難?它太重我真的承受不起。

 

11.16

 

這幾天過得很不真實,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但每天平均只睡四五個小時。不是在看直播,就是盯著天花板,不知道該做什麼,空虛又迷茫。沒力氣也不願打開電腦準備雅思或者做research,不知道意義在哪裡。

 

記得W說,「從前地震的時候不想起床,繼續睡覺,於是現在有了無數槍聲。」

 

當如今的一切都成為習以為常,這個世界才顯得荒誕異常。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