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檔案館I中大衝突記錄

2019年11月中旬香港中文大學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親歷者的記錄 投稿:cuhkdparchive@gmail.com(請附上標題與稱呼)

【11月檔案館】中大保衛戰

發布於

William 年級未知


我本人是11月14日的中午乘坐中大安排的大巴車離開的。

已經有一些記不得當時的情況了,但是還是找出來一些照片以及紀錄,試圖簡短地復原一下我所經歷的「中大保衛戰」。


11月11日

學校當日停課。

上午及午後,我前去衝突現場的二號橋以及四條柱,中大學生和警察對峙。大埔公路有block。警察駐紮後退後,學生上前加固路障。

二號橋被警察登上,警察在橋頭和學生及示威者對峙。地磚被起了部分,示威者和警察相互指罵。警察有口頭回擊。每當警察回擊,學生的聲浪即蓋過警察。警察有舉槍對準學生人群過,我也感到有些害怕。

11日晚上,我預計會有動盪持續,且校園百佳已經缺貨,於是我決定去大埔購買多一些的食物。當時港鐵、巴士(因為大埔公路有block)已經不通,於是我在四條柱外面等小巴。雖然已經沒有了去大埔的車,但是有一輛牌照寫著「彩虹」的小巴願意載我前往,車資20蚊。

在大埔,各類食物均有供應。我幫我和女友在內的四位同學進行了採購,主要是面條,價格算正常。但是買完發現無法正常地回學校。

於是在街邊我又攔下了一輛寫著「旺角」的小巴,司機願意帶我去,但如果客人不多的話,價格需要升到50蚊。我同意了。好在後面陸續上來了許多客人,司機最後收了我20蚊。我在晚上11點40分在赤泥坪下車,小巴艱難地繞過了菠蘿往南開去了。

在車上的時候,我覺得特別這次買東西的體驗有些奇妙,於是還錄了音。


11月12日

學校當日停課。

在學校已經連續宣布停課之後,我和女友自己找地方自習。當時的我並不認為會長期停課,反而是抱持樂觀態度。可女友已經不願忍耐,她和我說希望回深圳,我決定送她回去,但我自己依然決定留下。那時已經有相當多內地生在WeChat群裡面說想要拼車離開之類的。

我決定下午送她離開。

因為無法乘坐港鐵,我看citymapper上面顯示小巴依然有服務,所以帶她去四條柱外面等小巴打算去大埔墟,再坐車去羅湖。好在沒多久,一位義載司機表示願意免費車我們去大埔墟。

大埔墟等港鐵坐到粉嶺。在粉嶺吃飯後,我誤以為在上水可以坐巴士去口岸,但是一路走到上水附近才發現巴士已經停運,使得女友很生氣,我亦很自責

粉嶺-上水一路沿途都有警察,而我們更在上水火車站由側門進入,內看見了一條無人的、受過破壞的港鐵列車。在上水火車站附近,有消防員趕來,引起人群的一片歡呼。

繞回粉嶺之後,女友乘坐港鐵接駁巴士前往羅湖。我仔細想了一下,決定不離開香港,於是自行想辦法回中大。

坐港鐵巴士回到大埔墟,我沿著廣福道走到了廣福。本來打算在廣福等巴士去吐露港公路巴士站。但是巴士遲遲不到(估計是吐露港公路的交通不允許),等候的人群也散去了。於是我打算索性從廣福,沿著吐露港公路走回中大。

在廣福的村子中,不時聽到有人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

我第一次從吐露港北邊往南走,右手邊的吐露港公路車子塞得很厲害。漸漸地,左邊的景象漸漸熟悉。因為平時出入的二號橋已是衝突的焦點地方。我從白石角(科學園)上博研路,從中大39區的門進入學校,博研路和優景里的交匯處人特別多,39的門處也有同學把守,我估計那些人可能是送一些物資的。

在博研路的橋上,我給擁堵的吐露港公路拍了照片。那時看到中大,真的覺得像家一樣,那時候的我真想即刻躺在寢室休息…


(明天再更新)


完。

注:由於技術原因,投稿人附上的音頻與視頻未能加入文章。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