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yy

整理思緒,作一些記錄

我出席了一個喪禮

發布於

早兩天,我出席了一個喪禮。

這次是同事。在機構工作了六年,這兩年跟這個同事多了溝通,是因為她的兒子在我的班。本應一家人打算暑假移民英國,結果一個突如其來的病發,帶走了善良的她。好悲哀,帶走的不只是一條生命,更是摧毀了一個家庭。不禁質問上天,好人不能善終嗎?好人不是能有好結局嗎?為何要如此殘忍?為何壞人卻長命百歲?我看不清,我實在搞不懂。最可憐的是,留下一個小男孩,跟媽媽十分親密的兒子,每每想到這點就更難過了。

出席這類場合的經驗好少,嫲嫲的媽媽、公公、朋友的媽媽,這次是基督教儀式。教堂一邊播着同事生前的照片,眼前的人群神情哀傷,時不時就有人低頭抹淚。看畢照片,讀讀家人給死者的話,一字一句都多麼的真心,感受到多麼的不捨,眼淚像缺堤般洶湧而出,紙巾都哭濕了。唱詩歌哭,祈禱時又哭,瞻仰遺容時更是哭得一發不可收拾,心裏跟她說了再見。

如果躺着的是我的家人,我會如何講述他的生平呢?我能忍着傷痛嗎?

如果躺着的是我,會有誰來出席我的喪禮嗎?他們會傷心嗎?他們會說些甚麼呢?

是老掉了牙的道理,但都提醒着自己,要愛得及時,要珍惜身邊人,因為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但願我愛的人都身體健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