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5152 
夏珍

悲風二十年,宋楚瑜能留下什麼?

八年前,我落筆寫下「悲風鳴馬宋楚瑜」,寫太早了;八年後,他又要重返戰場。其實沒等八年,四年前他已經再戰一回,為親民黨再續四年生機。很難想像,記者生涯三十多年,有一個人物可以一寫再寫,寫上三十多年,還沒個盡頭。不知道能不能寫得更好,姑且,轉貼舊文留個紀錄。

夏珍

大海,帶走了他的憂鬱

偉中小我十一歲,他還在街頭衝撞的時候,我已經是坐辦公室的主管,尋常不到第一線,不像早年初出道,對運動者有多一分關心,更精準的說,是基本不關心,人被綁在辦公室的下場就是眼界也被框在乏味無趣的政治圈,盯著不入眼的政客生悶氣。真正當面結識應該是他剛進旺報不多久,在台北東區的巷弄裡,與友...

110
夏珍

為太陽花悼亡──

文前敘明:二0一四年,騷動的一年,走過太陽花,當選舉到來的時候,憂慮焦躁是轉為期待的,當運動可以轉化為政治能量,打破或改變現有結構,都值得期待,對新興力量的支持不在話下,於公是以輿論支持小黨,於私則以公民身份捐款;不論選舉結果如何,斬獲大不大,畢竟是一個起步。

夏珍

深夜台北街頭遇蔣勳

在台北,總是有奇特的體驗。夜裡一點過一刻,與友酒聚才散,叫了計程車返家,一路聽莊子,不是開玩笑的,台北計程車師傅能人甚多我知道,不少是小企業下崗的董事長,不少是父輩開車他也開,要談台灣政治,拜碼頭第一關先問計程車師傅,他們可以從三十年前的李登輝一路數下來到蔡英文;多數不是聽趙少康...

夏珍

看中國人與美國人

徐國琦教授的著作 《Chinese and Americans: A Shared History》繁中版在台出版了。好看,不只是好看而已。對台灣而言,美國太重要了,而我們確實疏忽了太多曾經「共有」的歷史痕跡,還有曾經為先鋒的那些人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