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天蛙

井底跳出来的感觉真好

圆圆手记 - 讲好中国猪瘟故事

發布於

2018年8月中国东北开始发现非洲猪瘟,之后猪瘟由北向南、由东向西传遍整个中国,短短6个月内登陆越南。


非洲猪瘟1907年在非洲出现,曾传播到葡萄牙、西班牙、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巴西、古巴、海地、格鲁吉亚、乌克兰、白俄罗斯、立陶宛、波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俄罗斯等国,但一个世纪以来,非洲猪瘟的传播从来没有达到过中国这样的终极速度。


中国在处理非洲猪瘟的态度实在令周边国家窒息:一不科学,二不认账。在缺乏透明信息下,其他国家只能想尽方法自己把关。但最后还是防不胜防,整整一年之后,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中国以外9个亚洲国家,导致全球四分之一的猪死亡。


其实欧洲食品安全局恰好在2018年6月制作并上传了一个应对非洲猪瘟的视频:African Swine Fever: how to stay one step ahead


中国官媒竟然漠视控制猪瘟的科学,到处宣传非洲猪瘟传猪不传人,强调病猪肉煮熟后病毒均可灭活,失去传染性。


这种忽视食品安全重要性的论调似乎也很受中国老百姓的欢迎,猪农遇到猪瘟感染的猪只集体死亡时,立刻宰杀死猪贱价卖掉。老百姓分不清菜市场里卖的是病猪肉还是健康猪肉,只知道猪肉价格下跌了,懵懵然把病毒带回家,让猪瘟更快速的传播开去。


到了猪瘟疫情严重的时候,中国官媒不谈政府管控不当的责任,反而追究「非洲猪瘟如何来到中国」。先是辟谣说中国「没有从俄罗斯等疫情国家进口过猪肉」,进而推论病毒可能是「6月俄罗斯举行世界杯期间,中国人出境看球赛,顺便从俄罗斯购回携带了病毒的肉制品」,且言之凿凿的说「欧洲疫情国通过绕越设关地或海上偷运的方式向外出口的风险产品。中国已经在一批走私猪肚中,检测出病毒的核酸。」中间引经据典,高谈猪瘟病毒基因、生猪走私、野猪迁徙、国际游客携带猪肉产品等阔论。


反正对中国政府来说,病毒源头是大事,病毒传播的失控与问责是小事。只要将病毒源头归咎于外国,就算是交代清楚了。猪农们的哀天哭地都是负能量的故事,而外国的不满是因为他们的政府无能。


台湾作家龙应台1985年出版的「野火集」里有一篇文章「生了梅毒的母亲」这样写道:「为了多赚几毛钱,有人把染了菌的针筒再度卖出,把病毒注入健康人的身体里去。为了享受物质,有人制造假的奶粉,明明知道可能害了千百个婴儿的性命。为了逃避责任,有人在肇事之后,回过头来把倒地呻吟的人瞄准了再辗过一次。我们的子女坐在教室里,让毒气给轰倒。我们的朋友喝了伪酒而失明。我们的兄弟,被车撞断了腿,每天拄着拐杖,一跛一跛上学校。而我们自己,心平气和地吃喝各色各样的化学毒素,呼吸污浊的空气,在横行霸道的车辆间仓皇怯懦地苟活。」


这正是2019年的中国猪瘟故事写照。不知道今天的台湾是否还像当年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当2019年的中国还停留在「讲好中国猪瘟故事」的时候,1985年的台湾已经有人开始质问国人的社会良心。


其实龙应台在「生了梅毒的母亲」的文章开头还写了这样的一个小故事:「有一天黄昏,和一位瑞典朋友去看淡水的落日。河水低潮的时候,密密麻麻的垃圾在黑色油腻的污泥中暴露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离垃圾远一点的地方,刚坐下来,就看到这个毛毛头,五岁大的小男孩盯着我们,转身对抱着布娃娃更小的女孩,用很稚嫩的声音说:“妹妹,我会听英文,这个外国人在说我们台湾很不进步……”  我愣住了——因为我的金发朋友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个小毛头在捏造故事,可是他捏造了怎么样的放弃啊!中国民族的自卑感已经这么深了吗?这孩子才五岁哪!」


是的,在讲好中国故事时,一定要从外国的坏故事开始讲起。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