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天蛙

井底跳出来的感觉真好

圆圆手记 - 哈萨克斯坦的第一起新冠肺炎

發布於

哈萨克斯坦于3月12日发现第一起新冠肺炎,政府立刻宣布所有学校停课3个星期,我们的学校也不例外。


这消息似乎来得迟了些,病毒这时已经走完六大洲,几个月来大家见面总是问病毒来了没有。在这冬末春分的日子,迟来的病毒正合了李清照的「声声慢」:...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


和其他国家一样,停课之后就是一连串的封禁措施:大型商场关闭,班机停飞,边界封锁 ... 。我们学校许多师生都是外国人,整个学校大受影响。手机传来的消息瞬息万变,有些人真的就只好打道回府,短期内不打算再回来哈萨克斯坦。


这时候大家又觉得这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病毒应该早点离开了。


封禁的第一个星期,阿拉木图的许多公园还有开放。许多人乘着空闲,中午时分携老带幼去公园晒太阳散步,吸入新鲜空气加强肺力。


哈萨克人大多早婚,又喜欢大家庭,家庭成员之间的年龄差距超过十岁以上非常普遍。公园里常有年轻女孩推着婴儿车,就不知道车里是她的孩子还是弟弟妹妹。公园里最悦耳的就是小孩的笑声,看着孩子们笑呀跑呀,每个人都开怀忘掉瘟疫的烦恼了。


其实瘟疫带来的烦恼可令许多人喘不过气,圣经里提到瘟疫时,常常也一并提到饥荒和刀剑。饥荒是经济问题,刀剑则是人际问题。瘟疫不只影响人的健康,也给每个人加添了经济压力和人际压力。


除了公园跑步外,其他时间就只能闷呆在家里了,一天到黑吃呀喝呀油呀盐呀。很难想象武汉人封城三个月是怎样挨过去的。人们连公园都去不了,天天在屋里耗着,完全没了时间,也看不到希望,老在屋里待着,一天一天的生活费,可真是听天由命吧。


这次瘟疫最可怕之处是「人的病毒」,在人的病毒掩盖下,武汉病毒整整肆虐了几个月才被揭穿,导致众多人命惨重伤亡,医务人员更成为前线的牺牲品。那些看穿「人的病毒」,早几个月启动应变中心的国家都得以达到低死亡率。台湾人对中共的高度警觉确是给全世界立了好榜样。


名作家严歌苓以宋代才女唐婉的「瞞!瞞!瞞!」来形容这次的災害。唐婉本是诗人陆游的原配,网上许多人就用陆游的「错!错!错!」与「莫!莫!莫!」来回应严歌苓。可惜人的病毒已经到处滋生,这些以创意来攻毒的文章都在网上不见了。正如武汉人所说:「瞒的兄弟是删」。


哈萨克斯坦刚出现第一起新冠肺炎,美国白宫就发起3月15日全民祷告,真令人感觉得真实。圣经里记载瘟疫的经文都有上帝的声音,呼吁人们忏悔祷告。武汉人应该更感到真实,因为3月15日也是中国的「打假日」。武汉人民以喊「假的、假的」出名,愿武汉人继续以呐喊为中国向上帝祈求。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