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吧懂小姐

山河过客

柄谷行人

哲人

用原始社会启发对后资本主义的思考,而且论述时似乎也有时间线索,先后阐述不同的古代社会形态在推演到资本和后资本,一种马克思亲传弟子的神奇感。这样构想未来实在太文艺复兴,太法国大革命,太现代了。让人有批判一番这种现代性的冲动。但是还是比国内马学某些方面或部分的封建习气好一些,也比埋葬了宏大叙事的西方后现代哲学高明。但是不可以让neo自由主义的悲剧再度发生,也就是把已经失败过的市场万能重新提起改头换面就来救世了。马主义在后08时代一样面对这样的危险,我们需要的不是任何意识形态胜利,而是现实中新社会的诞生以及为这诞生所诞生的理论的胜利,我们需要社会科学,将意识形态埋葬!坚持这样理想的人,才是新世界的尧舜;力求超越现代的人,才能说我们从现代的扬弃中拥有了现代,拥有了人的本质,拥有了人的复归,这就是超现代主义的辩证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