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又愛又恨,身願盡早逃離,心卻纏綿難舍。

「機場襲擊中國人」真的不可饒恕嗎?

  昨夜香港機場出現的圍毆兩名內地人的事件,讓我的社交圈出現分裂。我一向支持勇武派示威者的朋友們在「圍毆」這一問題上產生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聲音認為針對機場內地旅客的攻擊已經超出了示威活動本身的目的,並且有可能會削弱運動本身的正當性,並給予警方更好的藉口進行暴力鎮壓。但另一方面,包括我在內,會認為「圍毆」行動儘管在運動策略上失當,但亦值得理解和同情。對我而言,儘管「暴力」本身不應成為示威者向世界展示的形象,但面對警方持續9週的暴力圍剿,港府一如既往的無動於衷,示威者在高度緊張的精神狀態下在機場抗爭中無意發現「中國臥底」,「圍毆」或許成為了他們保護自己,保護運動的一種應激反應。儘管暴力本身是失策的,示威者原本可以將被抓到的兩個內地人中的其中一個有「深圳警察」身份的人交予媒體,並通過媒體證實中港警察在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框架下的非法合作,以進一步喚起國際社會對香港抗爭的支持。但應激反應下的圍毆行為,本質上是對香港警察和中國黑幫連日來在香港街頭虐打示威者的回應。在現下越來越對立,越來越暴虐的情勢下,我對示威者的同情也自然地會超越試圖譴責他們的理性。

  首先要釐清一件事,即是被打的內地人,並非是本港示威者針對內地人「無差別攻擊」的受害者。被攻擊的兩名內地人,一名是懷疑有臥底行為的深圳警察,一名是近日來不斷攻擊抗爭運動並主張「擊斃」抗爭者的內地官媒《環球時報》的記者。某種程度上,他們都是參與鎮壓香港的國家暴力的一份子,雖非主謀,但也並不無辜。且有關消息已透露那位被攻擊的深圳警察實際上的確在策劃不利於示威的臥底行為。在證實中港警察合謀絞殺示威的當下,示威者自然而然傾瀉的憤怒可想而知。

  其次,便是對「暴力」有損示威形象,並給政府和警察提供更好的「藉口」鎮壓示威活動的論點,我也並不是很贊同。畢竟在沒有藉口的當下,港警早就犯下累累暴行,港府更是錄音機一般地「譴責暴力」,港澳辦也已經定調「恐怖主義」。這件事有或沒有,並不會改變政府與警察持續暴力的鎮壓。

  第三,機場的示威者為何對內地人的憤怒會那麼劇烈,以致於在圍毆已果之後,甚至阻擋醫護人員將他們帶走。我想在當下的情形下,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一方面,內地「粉紅」網民在中國官方媒體的號召下連日來潛入Facebook等社交媒體平台不斷攻擊運動,辱罵甚至威脅示威者個人;另一方面,內地黑幫「福建幫」亦在8.11-8.12日兩天以「旅遊」為藉口在街上公然毆打示威者,應該說,內地人與香港人之間的矛盾,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以來最為激烈之時。在市內遭到「福建幫」毆打,或是在網絡上遭到內地「粉紅」霸凌的機場示威者,自然而然地會將自己的憤怒轉移到在場與中國政府密切相關的兩人身上。

  此外,便是中港警察秘密合作的問題。早在6月12日的對抗中,媒體就已報導出警察拒絕出示委任狀的違規行為。此後圍繞著中國秘密派警察來港參與鎮壓的聲音,就一直縈繞在香港的媒體和示威者之中。而昨夜抓到的其中一名內地人,便被證實是深圳警察,並實際以「臥底」身份參與到破壞示威的行動中。中港警察密謀,一方面嚴重破壞了《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另一方面,也給香港警察在鎮壓中的殘暴行徑是否有中國公安的參與和指導提供了想像的空間。透過報復中國公安以報復香港警察的「洩憤」,成為了示威者在高度緊張的應激狀態下一種自然反應。

  筆者認為,是次「反送中」抗爭,早已在警方殘暴的鎮壓下升級。抗爭的主議題「取消送中條例」一定程度上已經被警民「戰爭」所取代。民眾的憤怒在警察的暴虐下不斷累積,以致於必須「以暴制暴」地回應警察的暴行,是昨夜機場憤怒群眾圍毆內地人最本質的原因。抗爭局勢的扭曲,與抗爭行為的升級,皆是在出於「自我保護」意識下對警察暴行的回擊。是自由的香港年輕一代在面對一個警察白色恐怖時所不得不形成的防衛力。儘管我也承認針對內地人的暴力行為有損運動的整體形象,但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身為香港抗爭支持者的我們,對抗爭者的反應應是同情多過譴責,團結多過「割席」。同時,機場示威者圍繞這次衝突的自我反思和經驗總結,也會盡可能地補救已經受到傷害的抗爭形象,並進一步地喚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援。剛才聽到消息,機場示威者以80%的投票比例,決定在今晨就昨晚的圍毆行動作出道歉,相較於持續施暴並拒絕任何調查的警方和政府而言,這樣的姿態已經足夠讓我們對這些在場的示威者更加尊重了。


   

4 篇關聯作品
反送中428香港841機場5中港矛盾11
10
1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