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又愛又恨,身願盡早逃離,心卻纏綿難舍。

「機場襲擊中國人」真的不可饒恕嗎?

  昨夜香港機場出現的圍毆兩名內地人的事件,讓我的社交圈出現分裂。我一向支持勇武派示威者的朋友們在「圍毆」這一問題上產生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聲音認為針對機場內地旅客的攻擊已經超出了示威活動本身的目的,並且有可能會削弱運動本身的正當性,並給予警方更好的藉口進行暴力鎮壓。但另一方面,包括我在內,會認為「圍毆」行動儘管在運動策略上失當,但亦值得理解和同情。對我而言,儘管「暴力」本身不應成為示威者向世界展示的形象,但面對警方持續9週的暴力圍剿,港府一如既往的無動於衷,示威者在高度緊張的精神狀態下在機場抗爭中無意發現「中國臥底」,「圍毆」或許成為了他們保護自己,保護運動的一種應激反應。儘管暴力本身是失策的,示威者原本可以將被抓到的兩個內地人中的其中一個有「深圳警察」身份的人交予媒體,並通過媒體證實中港警察在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框架下的非法合作,以進一步喚起國際社會對香港抗爭的支持。但應激反應下的圍毆行為,本質上是對香港警察和中國黑幫連日來在香港街頭虐打示威者的回應。在現下越來越對立,越來越暴虐的情勢下,我對示威者的同情也自然地會超越試圖譴責他們的理性。

  首先要釐清一件事,即是被打的內地人,並非是本港示威者針對內地人「無差別攻擊」的受害者。被攻擊的兩名內地人,一名是懷疑有臥底行為的深圳警察,一名是近日來不斷攻擊抗爭運動並主張「擊斃」抗爭者的內地官媒《環球時報》的記者。某種程度上,他們都是參與鎮壓香港的國家暴力的一份子,雖非主謀,但也並不無辜。且有關消息已透露那位被攻擊的深圳警察實際上的確在策劃不利於示威的臥底行為。在證實中港警察合謀絞殺示威的當下,示威者自然而然傾瀉的憤怒可想而知。

  其次,便是對「暴力」有損示威形象,並給政府和警察提供更好的「藉口」鎮壓示威活動的論點,我也並不是很贊同。畢竟在沒有藉口的當下,港警早就犯下累累暴行,港府更是錄音機一般地「譴責暴力」,港澳辦也已經定調「恐怖主義」。這件事有或沒有,並不會改變政府與警察持續暴力的鎮壓。

  第三,機場的示威者為何對內地人的憤怒會那麼劇烈,以致於在圍毆已果之後,甚至阻擋醫護人員將他們帶走。我想在當下的情形下,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一方面,內地「粉紅」網民在中國官方媒體的號召下連日來潛入Facebook等社交媒體平台不斷攻擊運動,辱罵甚至威脅示威者個人;另一方面,內地黑幫「福建幫」亦在8.11-8.12日兩天以「旅遊」為藉口在街上公然毆打示威者,應該說,內地人與香港人之間的矛盾,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以來最為激烈之時。在市內遭到「福建幫」毆打,或是在網絡上遭到內地「粉紅」霸凌的機場示威者,自然而然地會將自己的憤怒轉移到在場與中國政府密切相關的兩人身上。

  此外,便是中港警察秘密合作的問題。早在6月12日的對抗中,媒體就已報導出警察拒絕出示委任狀的違規行為。此後圍繞著中國秘密派警察來港參與鎮壓的聲音,就一直縈繞在香港的媒體和示威者之中。而昨夜抓到的其中一名內地人,便被證實是深圳警察,並實際以「臥底」身份參與到破壞示威的行動中。中港警察密謀,一方面嚴重破壞了《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另一方面,也給香港警察在鎮壓中的殘暴行徑是否有中國公安的參與和指導提供了想像的空間。透過報復中國公安以報復香港警察的「洩憤」,成為了示威者在高度緊張的應激狀態下一種自然反應。

  筆者認為,是次「反送中」抗爭,早已在警方殘暴的鎮壓下升級。抗爭的主議題「取消送中條例」一定程度上已經被警民「戰爭」所取代。民眾的憤怒在警察的暴虐下不斷累積,以致於必須「以暴制暴」地回應警察的暴行,是昨夜機場憤怒群眾圍毆內地人最本質的原因。抗爭局勢的扭曲,與抗爭行為的升級,皆是在出於「自我保護」意識下對警察暴行的回擊。是自由的香港年輕一代在面對一個警察白色恐怖時所不得不形成的防衛力。儘管我也承認針對內地人的暴力行為有損運動的整體形象,但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身為香港抗爭支持者的我們,對抗爭者的反應應是同情多過譴責,團結多過「割席」。同時,機場示威者圍繞這次衝突的自我反思和經驗總結,也會盡可能地補救已經受到傷害的抗爭形象,並進一步地喚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援。剛才聽到消息,機場示威者以80%的投票比例,決定在今晨就昨晚的圍毆行動作出道歉,相較於持續施暴並拒絕任何調查的警方和政府而言,這樣的姿態已經足夠讓我們對這些在場的示威者更加尊重了。


   

4 篇關聯作品
反送中193香港474機場5中港矛盾4
10
10

回應224

只看衍生作品
  • 请进行fact check,深圳那位大陆居民根据哪个“有关方面”信息是卧底呢,如果不能证实就是造谣。第二,任何理由都不是暴力的理由,更何况是对无辜者的暴力。Shame on violence!

  • 实名反对本文,实名谴责本文,实名唾弃作者。

  • 我觉得你的问题是不能用“很容易”、“自然而然”甚至“理所当然”这些词去放在暴力事件上,什么事情不是“情有可原”,但人有理性,心中有法治,不应将自己的错误这样弱化。

    第二点,道歉的图片我一早看到,我也赞同道歉及时确实比另一方长期舆论轰炸要好,但示威者的道歉内容恕我不能认同。通篇我看到的只有I'm sorry…but的感觉,找理由多过想道歉,会让人觉得没有诚意。而且道歉刻意面对的是支持示威者的市民及来往港陆的普通民众,难道其他人就可以合情合理被施暴了?

    第三,双方对话的模式问题。公安与记者,他们至港是为了工作,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他们的职业或事业。首先他们是中国大陆人,站在自己集体那一边很平常,这跟一个普通香港市民支持示威者没什么不同;其次,双方信息对彼此都无法完全传递,信息接收十分偏颇的情况下,他们对事件认识不全,不应把责任放在两个普通公民的身上;然后,无论信息交流如何,他们有拥有和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如果你觉得报道不利于香港示威者的消息便是不可饶恕的暴力,这与示威者高呼的观点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不符。

    最后还是回到工作上来,大陆的学生每日在卷子上写无数政治语句当自己的观点,媒体工作者每日写多少政治性报道,这是此处生态,对于那两位被暴力的公民来说,那也只是早已习惯的普通工作。不是说这种工作状态好,是说不该苛责到个人。所以麻烦示威者真诚道歉一次,不用对大陆,仅仅是对遭受了暴力的个人已经足够。

  • 最近的輿論其實比較像是:大家集體譴責一個長期被家暴的女生——怎麼能這麼殘忍地出手打妳老公呢?

    放到三個月以來的事件當中,行為和情緒本身是可理解的,但示威者的確因為憤怒而太過衝動。畢竟那兩個人除了螺絲釘身份,也是個體的人。

    打人一時洩憤,但策略上會有負面影響。何況有可能這件事是刻意被安排的,作為造輿論的資本。

  • 在今天我谁都可以饶恕

  • 繼續洗地吧。 做人一點是非觀都沒有了

  • 什么叫情有可原?做贼也情有可原啊!有钱难道会去做贼么?杀人也情有原啊!一时冲动而已!警察施暴也情有可原,压力太大了!对於这些不讲事实,输打赢要的歪论,根本不值得再讨论,为什么这些暴民不得人心,就是当自己是上帝,什么都是对的!别人的暴力就不合理,自己的暴力就是合理反击!無知無恥!

  • 他们向被打的人道歉了?一群小孩子做公关而已

  • 大禹
    關聯了本作品
  • 按照你的逻辑,中东的极端主义势力的诞生也是情有可原了。

    以色列建国,驱逐了原本世代生活在今以色列国土上世代生活的巴勒斯坦人。

    西方国家多发干预下,推翻了中东一些政权。原本平衡的生态被打破。

    穆斯林世界陷入经济贫困。

    多年的不幸让中东的极端保守宗教越来越壮大。


    我看到连登的文宣,丝毫感受不到一丝对被殴打大陆居民的歉意。

    只有对是市民道歉,害怕失去支持。非常自我。

    心寒

    • 沉默的市民比起这些废青还是有见地一些,不管中央怎么做,最后都是马照跑,舞照跳。当然废青们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 如果坚信法制,就以法制的方式处理即可,仇恨是处理不完的,还是交给法律吧。

  • 被攻擊的兩名內地人,一名是懷疑有臥底行為的深圳警察,一名是近日來不斷攻擊抗爭運動並主張「擊斃」抗爭者的內地官媒《環球時報》的記者。某種程度上,他們都是參與鎮壓香港的國家暴力的一份子,雖非主謀,但也並不無辜。


    为暴行合理化的最佳辩解。

    • 站在前線示威者的立場上,他們經歷了連續九週的系統性暴力的攻擊,精神緊張和對警察敵對的情緒很容易讓他們心目中產生「這兩個人並不無辜」的動念,因此作出了施暴的行為。

      不過今天我這篇文章激起這麼多的迴響,也提醒我需要寫一篇回應更清楚地闡述我之所以「同情」示威者的理由,和反對「私刑暴力」的基本立場。

    • 同樣地,以雙程證旅遊簽來港進行採訪工作也是違法的,如果真的要所有人所有事都訴諸《香港法例》的話,在逮捕施暴者的同時,也請付國豪去承擔他違反其簽證目的來港的相應罪責(兩年監禁和五級罰款)。

  • 看到一個自己敵視標籤,想到要以牙還牙,就向那個標籤下的人施虐。這就是那些圍毆者的心理過程。這樣的心理沒有理智可言,且不應該出現在公民抗命的過程中。它的出現同時也象徵著原本的抗命已經開始出現變質。

    香港的政府高層,示威者,和警察部門,我希望你們重拾道德勇氣,主動停止對抗,反思自己。想想自己代表誰,想想自己的使命,想想香港這個共同的社區。你們都有責任去讓香港變得更好。

    責任最大的還是以林鄭為首的香港高層,一切由他們的自大和不作為產生。他們甚至陰險狡詐,推動警民對抗升級再升級。如果我是香港人,我也不太希望看到這套班子繼續在台上了,因為他們根本得不到信任。

    但體制真的不是兩個月就能改變的,抗爭者不應該感到憤怒和絕望。樂觀點,堅定點,保持鮮活,非連續性的長期抗爭是比較理智的路線。這樣持續性,大規模的示威並不是好的辦法。要鬧的話,不如等選舉?那時候才是真正能創造出變局的時候。

    • 這是二元對立升級的惡果,很大程度上也是我不願看到的運動對其原初設想的背離。正如我最後說的,示威現在變成了警察與民眾的戰爭。對那兩個內地人的虐打也是因為他們在這樣的環境下被當成了警察的同謀。

      我之所以「同情」,是我站在一個經歷九週系統性暴力的前線示威者的立場上,對他們的憤怒和精神緊張的同情和理解,也並不是認同暴力本身。

  • 对于网络“霸凌”就可以现实暴力回应,而且还不一定是同一个人?

    你举的两个理由,福建帮我勉强还可以理解;FB下的评论-爆吧,能作为这样暴力回应可以同情的理由?

  • 選擇性失明失聰,是極端藍絲和極端黃絲的通病——誰也別鄙視誰,因為都應該被鄙視,就像廁所里的兩坨屎。

    • 我並不是黃絲,且這次的示威也並不關涉港獨。只是在警民二元對立如此尖銳的當下,備受壓力的示威者衝動的應急反應所釀成的悲劇罷了。一方面給了中共和親中勢力譴責示威者的最佳武器,另一方面也損害了這次運動本身的形象,違背了運動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