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栗鹹鹹姊

爆栗不等於暴力不等於暴戾。 鹹鹹不等於閒閒不等於賢賢。 姊就是姊。

鹹鹹的炎炎夏日記 │ 而你未曾入夢來

發布於
我用你愛我的方式愛著你,思念著你,而你未曾入夢來。

前兩天,鹹鹹正忙到焦頭爛額,金姊的兒子打電話給我,說要送我月餅跟柚子。
月餅是金姊愛吃的奇華月餅,柚子則是赫赫有名的台南麻豆文旦柚。

鹹鹹本來想告訴他,真的不必這麼多禮數的,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
如果這也是思念的一種方式,那就隨他了吧!
也讓鹹鹹在每個特別的時刻,想念著金姊的溫柔,回憶金姊的味道。

那一年真的很熱,熱到我煩躁不安,心神不寧。
辦公室角落的黃金葛瘋長,鹹鹹總是呆愣著,不想上班又很想來辦公室。

(( 原文出處:2021年6月17日,我用你愛我的方式愛著你 。))




金姊挺擅長廚藝的,至少比鹹鹹厲害多多多了。
但是她有一種莫名堅持的主廚原則,一點都不能逾越。
滷豬腳不能加花生,牛肉麵一定要有酸菜,蚵仔麵線一定要加烏醋香菜之類。
別問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也不懂。

對於鹹鹹來說,到餐廳吃飯是花錢買享受的,物超所值美味專業是餐廳的本分,與餐點的價位絕對要有相對應的 CP 值,才會讓人心甘情願的下次光臨。

可是如果是自己動手做菜的話,能吃就行了。鹹鹹挺有自知之明,才不會為難自己呢!


金姊蠻喜歡分享她的美味廚藝,小青最愛吃她的客家小炒,魷魚不硬肉絲不肥,青蔥大把大把的加,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所以金姊還沒有退休之前,辦公室擺了一大套的杯盤碗筷,三不五時就擺碗擺筷,熱熱鬧鬧的開飯。


金姊的告別式後,她的兒子打電話給我,說有東西要給我,而且很重要。
鹹鹹撇下手邊工作,匆匆下樓,一看…..天哪!當場倒彈十幾步。

他抱了一個直徑30公分、高度大概50公分的玻璃缸子,市場上賣醬菜的那種醃蘿蔔乾的大缸子,氣喘吁吁的等在守衛室。

他說,那是金姊退休那年醃漬的紫蘇梅。


每年的梅子產季,金姊會專程到農家購買青梅,醃漬專屬於金姊味道的梅子。
據說醃漬過程很費工夫,一顆顆青綠酸澀的梅子,要洗要醃要曬要翻,還要時不時的關注它們。
金姊的醃梅會加紫蘇,據說紫蘇梅有一大堆的各種食療功效,什麼開胃解脾、消暑解渴、止咳化痰之類,鹹鹹沒有認真記起來,但是很愛吃,不管是泡茶、入菜,或是放進嘴裡一口接著一口,都很好吃。
所以,自從鹹鹹被劃進金姊勢力範圍以後,一直有吃不完的愛心紫蘇梅。


金姊家人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因為那些大缸子很佔位置,家裡人又不愛吃,本來打算丟掉那一整缸的紫蘇梅。
沒想到在丟棄的前兩天,金姊竟然託夢給他兒子,說那缸紫蘇梅不准丟掉,要送給鹹鹹。

鹹鹹無比疑惑,這麼一大缸,全部的全部,都要給鹹鹹嗎?

可是!可是…...金姊沒有跟我說呀!
啊!還是不要說好了,鹹鹹膽子很小,很害怕這種托夢什麼的,別來嚇我呀!


小青興致勃勃地打開那缸紫蘇梅,唉唉的叫了一聲,苦著一張臉悲催的說,那缸紫蘇梅的味道不對,全壞掉了,根本不能吃。
我們猜想,可能是因為金姊生病後,沒有時間也沒有精神去顧那一大缸的梅子吧!


那天下午,辦公室瀰漫著腐臭跟酸味,鹹鹹跟小青兩個人掉了一大缸子的眼淚。
第二天上班,那個大缸子不見了。
想來是總管大人怕我們傷心,趁著上班前處理掉了。



那年的11月底,按照往例,公司印刷的桌曆、月曆及筆記本到貨,要分送給廠商、客戶及左鄰右舍親朋好友們。
鹹鹹望向分配過來的數量,只想趕緊把它們發光光,才能開開心心的迎接新的年度。
沒有發完的話,鹹鹹可就不知道要拿這堆重得要命的紙箱怎麼辦了。

鹹鹹整理著前一年度的致贈名單,看到金姊的名字,心裡抽疼了一下。
想說,雖然金姊已經到了極樂世界,鹹鹹還是把她放在心裡的。
這些桌曆、月曆及筆記本,就留給她的家人吧。

沒想到幾天之後,金姊的老公竟然帶來了一整鍋香噴噴熱騰騰的燒酒雞,鹹鹹再度震驚到當場石化了。

金姊的老公說,原本是周末假日趁著女兒回娘家,煮了女兒最愛吃的燒酒雞,一家人和樂融融的吃了一頓溫馨的晚餐。
結果當天晚上他跟她女兒兩個人同時夢到金姊。
夢境不太相同,但是都提醒了他們兩個人,說是鹹鹹最近身心疲憊,需要好好的調養。

第二天一大早,兩個人說起夢境,二話不說,速速飛車到傳統市場買了兩隻放山大土雞,煮了一大鍋的燒酒雞,整鍋端過來辦公室。

收下這大鍋燒酒雞,鹹鹹順便將準備好的桌曆、月曆及筆記本拿給金姊的老公。
他用一種『耐人尋味、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噗噗噗地踩著油門奔馳而去。

總管大人當天出差沒有口福,辦公室的小朋友們樂到爽歪歪。
小青偷偷跑去市場買了一顆高麗菜,用微波爐將高麗菜弄熟,自助餐店買了幾碗白飯,辦公室瀰漫著燒酒雞的味道,久久不散。


在這件事情之後,金姊家再送過來的台東釋迦、關廟鳳梨、宜蘭奶凍捲、埔里鮮採大香菇,我都默默照單全收,不再問『為什麼』,也不會客套的說『不必麻煩』之類的場面話了。


令人費解的是,我用著她愛我的方式愛著她,而她從來不曾入夢來。
我想,她一直都知道鹹鹹的膽子很小、很小的。

她用她專屬的溫柔與味道,真心地守護我。而我,只管幸福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我用你愛我的方式愛著你

5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