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栗鹹鹹姊

爆栗不等於暴力不等於暴戾。 鹹鹹不等於閒閒不等於賢賢。 姊就是姊。

鹹鹹的寂寞日記|距離

發布於


有人說,鹹鹹姊最近很暴戾。

有人說,鹹鹹姊最近很大尾。

常常看到鹹姊一直跳過來跳過去,不安又躁動著。


其實都不是,只要大家不要來找碴就好了。


一個單位的同事,在按照規定的自主健康管理之後,回來辦公室上班。


明明已經檢驗過關沒有問題,大家對他還是保持了相當的距離,彷彿他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病毒帶源者。


不是只有台灣,世界各地的疫情變化,迅速多變到讓人措手不及。

在台灣的我們,即便已先有心理準備,當病毒明晃晃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還是真真實實的被震撼了。


親密的家人也好,搏感情的朋友也罷。
朝夕相處的同事也好,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也是一樣。


我們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守著電視及新聞,不斷關心周遭的人。
去了什麼地方 ?
接觸了哪些人 ?
有沒有去全聯 ?
有沒有買葡萄 ?


但是當所謂的「可疑人士」靠近自己的時候,通通都會搖頭擺尾拼命表示:
「你走開你走開不要靠近我」


這場世紀病毒,考驗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重新改變了彼此的相處模式。
並且默默地調整了每個人對於「界線」的定義。


現在的距離,到底是剛剛好的距離,還是更遙遠的距離呢?


~今天暖心同事的消火奶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鹹鹹的寂寞

鹹鹹的寂寞日記|寂寞沒有滋味

鹹鹹的寂寞日記|藍色星期一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