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板凳

你往何处去

茫茫黑夜梦游,待一场快雪

(edited)
我在灼人的春光中想起你

AV大久保 - 红坦克

脑中的太阳,偏离了轨道
   这是“世纪末板凳的拓扑结构”的最后一篇作品。严格说其实不是,因为发了6次也没发出来。我对此的评论发了3次,只剩一句“其实昨天写了一首诗😅”。又一天后,号没了,和许多号在同一天,其中一个是发了一首粤语歌的目田书店。
   上个月,终于实地探访目田。我跟店员姐姐提起这事,我们都觉得“怎会如此,我真的很温和”。但如今,哪里是温不温和的事呢?她说:说来好笑,我们的标语是“将边界推远一点”。“结果主语变成了他们”,我接道。
   蛮巧的,看到今天这个日期,我想是复活这首诗的好机会。当时是急就,润色后也未能掩盖粗糙,但它的存在就是意义。目田当时这样写道:空气肯定是你禁止不了的……还有夏天。


红单车


你还存在,你还将不断失败¹

人们不痛不痒地骑车,人们

只能在不变的风中唱情歌²

填满地平线的,是向你招手的旗帜

但它所说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意思³

偏离轨道的太阳永远正确

所以芦苇永远流血⁴

茫茫黑夜梦游,待一场快雪

积满身躯,去醒一个大醒⁵

记起那个无人在场的夏天

实在是一件真事情⁶

你停下单车,消失在人群

而回声,还不绝于南方的藩篱

『 The last generation, my duty 』⁷

辗转反侧卅三年⁸

我在灼人的春光中想起你


2022.6.4 作;2022.8.9 复活



延伸阅读

1. “……本身就是反对派的存在,即使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补足了……”,“……参与这个不断失败的战斗……去做这样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

2. 七八点《电台天书》“不痛不痒地骑车,不慌不忙地写字”;万青《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只唱情歌,看不到坦克”

3. 羅大佑《侏儒之歌》“遠方的巨人招手你要小心”;死于那年春天的海子的最后一句诗:“你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4. AV大久保《红坦克》“脑中的太阳,偏离了轨道”;瘂弦《赫魯雪夫》“他的的確確是個好人……所以烏克蘭人永遠流血”;羅大佑《北西南風》“蘆葦又何曾喊痛”

5. 塞利纳《茫茫黑夜漫游》;廖偉棠《半夜待雪喊我》;废名《无题(二)》“醒了一个难得的大醒”

6. 杨炼《广场》“……六月,没人在广场……六月,广场不在。夏天和一串串槐花都是幻觉”;张枣《哀歌》“死,是一件真事情”

7. 達明一派《回憶有罪》“歷史只懂向前,輾轉反側三十年”

8. “Why? I think it's my duty.”——单车,1989;“We are the last generation, thanks.”——南方,2022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再見白日再見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