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關注藝術、文化、電影。

8月13日晚,有個港漂朋友封鎖了我

遷居北京一年、主業是電影的朋友五把刀老師因公務回港,辦完事後遇上機場多次取消航班而多滯留了數日,也因而多了時間見朋友,包括今天才剛外遊歸來的我。

這兩個月,大陸和香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唯一共通的,或許是群情都如此激憤,只是針對的目標不同而已。五老師感受最深的,是兩地人的仇恨已經到達了難以和解的地步。

仇恨是一道防火牆

今晚是個分水嶺。

也許這兩個月來,已經出現過無數個「分水嶺」。太陽照常升起,示威抗議、暴力鎮壓,好像每天都在重複,政府的記者會也沒天都在重複沒有意義的話術,然而每有變化,卻又是仿似翻天覆地。

我有個不太相熟的港漂朋友,他喜歡電影,甚至還看過五把刀老師拍的電影,因而在社交媒體上和五老師做了朋友。我認識的港漂中,說看過五老師電影的還真不多。今天,在環球時報記者機場被綁事件發生後,港漂朋友發飆了,先是在五老師的Facebook留言痛斥示威者都是暴徒,後來又跑來我那罵我:你們這些記者還是人嗎?

我很訝異,一位記者被綁,你可以憤怒,但為何被罵的還是記者?

其實他知道我早就辭去了全職,而且從來只是寫文化稿的,沒有寫過時政類的報道。他究竟憤怒到什麼程度,要罵一個寫文化稿的兼職記者?一時之間,我難以理解他的心情,但也嘗試讓他冷靜下來,和他溝通一下。我希望能聽他理性地說出,我或者我的記者同行究竟做錯了什麼,讓他覺得連人也稱不上了。但短短幾次來回後,他已經封鎖了我,他和我唯一可以建立聯絡的通道消失了。這短短的溝通中,我沒有視他為敵人,也沒說半句惡言,沒有批判,只是嘗試溝通,了解他憤怒所在,但終究還是失敗。

我記得他是一個斯文有禮的人,說話柔聲細氣,老實說,我想象不到他會如此喪失理性地逮著人就罵。其實他曾經也是記者,在香港和大陸都做過一段時間,跟我也曾經是同事,雖然分屬不同部門。他曾經跟我說過,兩地做記者的經歷讓他更加珍惜香港。他愛香港不一樣的生活氛圍,已經當香港是自己的家。而這次的結局竟然是,他拒絕與我溝通。

雖然他斷絕了和我的溝通,但我還是嘗試理解一下他為何那麼憤怒。根據現有的資料,那個被綁起來的記者,曾經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不同的刊物下工作,所以不排除那位港漂朋友認識他。認識的人受到這樣的待遇,他憤怒成這樣,也是可以理解,我不能認為他的憤怒是毫無根據的。但我還是多麼地希望他可以好好和我溝通一下,僅僅為疏導一下情緒也好。這兩個月來,誰沒有情緒呢?

仇恨是一道防火牆,阻隔了溝通,阻隔了人與人之間可能產生的影響。政權煽動仇恨,目的不過如此。

劇本早已寫好?

後來我又留意到另外一些港漂也在社交媒體上表了態,用的都是同一句:Shame on Hong Kong。有人還換了頭像,有人還在港漂記者那裏留了言,表示為她感到羞恥。這整齊劃一的行動,讓我不得不懷疑,這是有組織的——港漂被煽動起來了。我又想起同一天早些時候收到的風,有位曾經做過記者的朋友因為發表了一些針對港漂的言論,有群港漂準備要對他動手,行動之一就是起他的底。至於起他的底來幹嘛,我不知道。是讓他的家人也不得安寧嗎?那位朋友究竟發表了什麼言論,讓港漂覺得無法通過辯論來讓真相更明朗,而非要動用起底的方式不可?

我想起今天看到的另一條公開的消息。大陸有人說,要把港媒管起來。把媒體管起來,一直是大陸行之有效的方式,把媒體管起來了,沒有了輿論壓力,鎮壓就容易多了。於是乎,前面幾件事情就開始說得通了:大概是港漂都被派了任務,需要他們對自己認識的在港傳媒人發動輿論戰——也許還包括起這些人的底。這麽說來,那位痛斥「你們這些記者還是人嗎」的港漂朋友把我封鎖,也許是最好的方式。

整理了這一整天的事情,我以為這幾天的劇本也許是這樣的:幾天前先把警察臥底大搖大擺放出來,促成了今天在機場的捉鬼行動,但誰來做這個鬼?如果這個人被示威者揍,哪一類人最能挑動憤怒?是記者。於是,一個環球時報的記者(應該也是個港漂)被選出來做鬼,無緣無故跑到示威者中被抓,還準備好了台詞,等待著「就義」。環球時報很快就把他推上英雄台,最後再由一群港漂跟進,發動「Shame on Hong Kong」的輿論戰。

今晚是個分水嶺。今晚,港漂被煽動起來了。這些不是大陸五毛,不是鄉勇,而是在香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自己是什麽,自己說了才算

如果那位封鎖了我的港漂朋友,只是因為被委派了任務,而不得不與我決裂,那我希望送他一句話:「自己是什麽,只有自己說了算。」

《哪吒之魔童轉世》劇照

這句話來自最近大陸很火爆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這是一個賦予新的精神內核的哪吒故事,因申公豹的從中作祟,本應是靈珠轉世的哪吒卻成了魔珠轉世,因而成了一個底子惡透了的人,而魔珠被安排的命運是三年後被天雷滅殺;靈珠卻被申公豹安排轉世到了龍太子身上,他生性善良,卻肩負復興龍族的使命。魔珠與靈珠本是一體兩面,既可為敵,亦可做朋友。龍太子最後選擇不再臣服於自己的種族血統,哪吒也選擇不再臣服於自己的魔珠出身,兩人共同抵抗「天命」,雖然喪失了肉體,卻保全了靈魂。

自己是什麽,可以自己說了算,你可以拒絕種族、出身給你的定義。

2 篇關聯作品
香港840反送中427港漂5哪吒2內地生5
9
9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