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關注藝術、文化、電影。

8月13日晚,有個港漂朋友封鎖了我

遷居北京一年、主業是電影的朋友五把刀老師因公務回港,辦完事後遇上機場多次取消航班而多滯留了數日,也因而多了時間見朋友,包括今天才剛外遊歸來的我。

這兩個月,大陸和香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唯一共通的,或許是群情都如此激憤,只是針對的目標不同而已。五老師感受最深的,是兩地人的仇恨已經到達了難以和解的地步。

仇恨是一道防火牆

今晚是個分水嶺。

也許這兩個月來,已經出現過無數個「分水嶺」。太陽照常升起,示威抗議、暴力鎮壓,好像每天都在重複,政府的記者會也沒天都在重複沒有意義的話術,然而每有變化,卻又是仿似翻天覆地。

我有個不太相熟的港漂朋友,他喜歡電影,甚至還看過五把刀老師拍的電影,因而在社交媒體上和五老師做了朋友。我認識的港漂中,說看過五老師電影的還真不多。今天,在環球時報記者機場被綁事件發生後,港漂朋友發飆了,先是在五老師的Facebook留言痛斥示威者都是暴徒,後來又跑來我那罵我:你們這些記者還是人嗎?

我很訝異,一位記者被綁,你可以憤怒,但為何被罵的還是記者?

其實他知道我早就辭去了全職,而且從來只是寫文化稿的,沒有寫過時政類的報道。他究竟憤怒到什麼程度,要罵一個寫文化稿的兼職記者?一時之間,我難以理解他的心情,但也嘗試讓他冷靜下來,和他溝通一下。我希望能聽他理性地說出,我或者我的記者同行究竟做錯了什麼,讓他覺得連人也稱不上了。但短短幾次來回後,他已經封鎖了我,他和我唯一可以建立聯絡的通道消失了。這短短的溝通中,我沒有視他為敵人,也沒說半句惡言,沒有批判,只是嘗試溝通,了解他憤怒所在,但終究還是失敗。

我記得他是一個斯文有禮的人,說話柔聲細氣,老實說,我想象不到他會如此喪失理性地逮著人就罵。其實他曾經也是記者,在香港和大陸都做過一段時間,跟我也曾經是同事,雖然分屬不同部門。他曾經跟我說過,兩地做記者的經歷讓他更加珍惜香港。他愛香港不一樣的生活氛圍,已經當香港是自己的家。而這次的結局竟然是,他拒絕與我溝通。

雖然他斷絕了和我的溝通,但我還是嘗試理解一下他為何那麼憤怒。根據現有的資料,那個被綁起來的記者,曾經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不同的刊物下工作,所以不排除那位港漂朋友認識他。認識的人受到這樣的待遇,他憤怒成這樣,也是可以理解,我不能認為他的憤怒是毫無根據的。但我還是多麼地希望他可以好好和我溝通一下,僅僅為疏導一下情緒也好。這兩個月來,誰沒有情緒呢?

仇恨是一道防火牆,阻隔了溝通,阻隔了人與人之間可能產生的影響。政權煽動仇恨,目的不過如此。

劇本早已寫好?

後來我又留意到另外一些港漂也在社交媒體上表了態,用的都是同一句:Shame on Hong Kong。有人還換了頭像,有人還在港漂記者那裏留了言,表示為她感到羞恥。這整齊劃一的行動,讓我不得不懷疑,這是有組織的——港漂被煽動起來了。我又想起同一天早些時候收到的風,有位曾經做過記者的朋友因為發表了一些針對港漂的言論,有群港漂準備要對他動手,行動之一就是起他的底。至於起他的底來幹嘛,我不知道。是讓他的家人也不得安寧嗎?那位朋友究竟發表了什麼言論,讓港漂覺得無法通過辯論來讓真相更明朗,而非要動用起底的方式不可?

我想起今天看到的另一條公開的消息。大陸有人說,要把港媒管起來。把媒體管起來,一直是大陸行之有效的方式,把媒體管起來了,沒有了輿論壓力,鎮壓就容易多了。於是乎,前面幾件事情就開始說得通了:大概是港漂都被派了任務,需要他們對自己認識的在港傳媒人發動輿論戰——也許還包括起這些人的底。這麽說來,那位痛斥「你們這些記者還是人嗎」的港漂朋友把我封鎖,也許是最好的方式。

整理了這一整天的事情,我以為這幾天的劇本也許是這樣的:幾天前先把警察臥底大搖大擺放出來,促成了今天在機場的捉鬼行動,但誰來做這個鬼?如果這個人被示威者揍,哪一類人最能挑動憤怒?是記者。於是,一個環球時報的記者(應該也是個港漂)被選出來做鬼,無緣無故跑到示威者中被抓,還準備好了台詞,等待著「就義」。環球時報很快就把他推上英雄台,最後再由一群港漂跟進,發動「Shame on Hong Kong」的輿論戰。

今晚是個分水嶺。今晚,港漂被煽動起來了。這些不是大陸五毛,不是鄉勇,而是在香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自己是什麽,自己說了才算

如果那位封鎖了我的港漂朋友,只是因為被委派了任務,而不得不與我決裂,那我希望送他一句話:「自己是什麽,只有自己說了算。」

《哪吒之魔童轉世》劇照

這句話來自最近大陸很火爆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這是一個賦予新的精神內核的哪吒故事,因申公豹的從中作祟,本應是靈珠轉世的哪吒卻成了魔珠轉世,因而成了一個底子惡透了的人,而魔珠被安排的命運是三年後被天雷滅殺;靈珠卻被申公豹安排轉世到了龍太子身上,他生性善良,卻肩負復興龍族的使命。魔珠與靈珠本是一體兩面,既可為敵,亦可做朋友。龍太子最後選擇不再臣服於自己的種族血統,哪吒也選擇不再臣服於自己的魔珠出身,兩人共同抵抗「天命」,雖然喪失了肉體,卻保全了靈魂。

自己是什麽,可以自己說了算,你可以拒絕種族、出身給你的定義。

2 篇關聯作品
香港474反送中193港漂3哪吒1內地生3
1
1

回應29

只看衍生作品
  • 港漂,一點拙見。

    一個問題:如果環時記者真的是港漂,那麼他大可不必被人捉住以訪客身份訪港「打黑工」的痛腳。換句話說,就算他是港漂,也只能加一個「前」字。故對這一點推測存疑。

    至於港漂群體的(部分)集體爆發,我個人的體驗與思考,大約會這樣歸結:

    從風暴初始便不認同的人,終於找到了批判的道德至高點;初期持正面態度的,在漫長的戰線和無休止的拉扯中心淡。(當然這一部分人應該不至於激憤至此)

    最重要的一點可能在於,一部分港漂居於香港,在持續面對自己「始終是外人/客人」尷尬身份與本地居民之間的區隔的同時,也必須要接受「居於香港」這一事實而帶來的對示威、不合作運動等等日常的沈默(或不情願)的包容。

    生活體驗,這是港漂和內地網民在這一問題上的本質區別。這也是為何內地網民的群情激憤讓我覺得莫名,而港漂的憤怒也許有跡可循的原因。(以下為推測)在那一刻,有很多港漂,會將躺在地上的人,換上自己的臉。

    說回我自己,一個港漂。我自認沒什麼智慧,平時更做慣了精神勇者、現實懦夫。我的理智讓我無法成為「Shame on HK」浪潮中滾燙的水滴,我唯一有的勇氣,大概就是在這個平台承認,昨天之後,或早在昨天以前,我動搖和退縮了。而在我個人的層面上,這種退縮並非來源於憤怒、仇恨,而是恐懼。(無須多言了:)

    當然,也許港漂群體的情況並沒我想象中複雜,他們只是爆發了不具名的正義感和仇恨情緒也不一定。但如果真是這樣,該是我不願看到的。

    ps.五把刀老師是五**味老師吧?如果是的話,我也是他的觀眾之一。港片萬歲。

  • 为违法暴力行为找的理由越多 你们的活动空间越小 最后可能双方都有损失 但损失最大的还是香港本身

  • Shirrrrley
    關聯了本作品
  • 从“我想起今天看到的另一條公開的消息”这句话开始几乎都是阴谋论,都在讲内地人“港漂”试图搞乱局势,抱歉,我真的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处于理性状态的发言。“無緣無故跑到示威者中被抓”、“大概是港漂都被派了任務”,如果你们都是这样想,麻烦别忘了被捕人里就有内地来的啊。真的寒心。

  • 能理解為什麼拉黑你,因為香港沒有記者。

    你們不配當記者。

    我們在香港看到的那些所謂記者都是選擇性報道,從來沒有公正的把所見所聞所拍完整的公佈出來,他們哪裡是記者,都是一群穿著黃馬甲的反政府主義者,行的是暴徒的記錄儀,那馬甲只是避免被揍的的擋箭牌而已。 只看見他們遮擋攝像頭,斷章取義的逃避真相,騷擾警察執法,然後大義凜然的說別動我我是記者。那些所謂沒有被墻的外網視頻網站上那些暴徒施暴的視頻都不見了,然後你們說中國人都被蒙蔽洗腦了。

    然而今天,你們對暴徒的施暴無動於衷,冷酷的記錄著什麼,然後告訴我們 什麼都沒記錄,一切被擋住了,什麼都沒看見。只擋住了警察。依舊訴說著警察的暴行。好吧。

    有人說你們記者不是人,有點過分,你們只是不配當記者而已,香港沒記者。

  • 人类的悲喜真是无法共通的...

    从港漂的角度理解这个事件,便会少些阴谋论,理解到它的合理性

  • 五把刀和九把刀有什麼關係?

  • 哎哟,大家都转一个“shame on HK”就是被组织起来的?那上街的人大叫黑警什么的,不更是组织起来的?

    • 最让人寒心的不是这个。而是44人的指控里,有一个就是内地支持香港的人啊!这么快就被忘了?白给?“大概是港漂都被派了任務”,你让被捕的陈先生看到了这句话会怎么想?

    • 有說所有港漂都如此嗎?何必其他人,我身邊就有很多支持示威者的港漂

  • 不排除设局的可能,但就算如此,此暴力行为也确实是示威者做出的,此时如果要破局,应该正视和改正自己的错误行为,而不是对此回避只继续谈对方的问题。这件事后对立情绪的煽动十分明显,时局艰难,除了愿意沟通者继续争取沟通外,也希望抗议者能做得更好一些。

  • 我支持香港警察

    可以给我扣帽子了

  • 你有个前同行激愤之余攻击并拉黑了你,港漂有一圈人换了头像,大陆有人说该管港媒(还不是官方发言),进而推断港漂是领了任务,环球时报记者被打是做好的局,这种推理太无稽了。

    • 您來解釋解釋為何那麼多巧合在同一天發生?說不定就把我說服咯

    • 中国多少人有概念吗?每天都有几万人出生,是不是也很“巧合”?拉黑、说管媒体、很多人换一个头像的事天天都有

  • 如果真是因為任務而拉黑你恐怕這也是你那位朋友最好的選擇了。如果不是的話,或許可以解釋為這是一位政治敏感者。平時待人接物都很好,但是對政治極度敏感,只要自己的政治觀念受到挑戰就狂躁起來。被這樣的人來黑也沒什麼好值得惋惜的

  • 做错了,要认。

    曾经有那么几天,我觉得香港的‘抗争’还是有希望的(感谢部分能够理性交流的matters用户)。昨晚出事后,matters上的主流意见让我大开眼界。这些‘抗争者’就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仗着人多势众就破坏规矩,出事了就推卸责任。我又开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总是看到‘天佑我城’,人既然靠不住,就靠天吧

    另外再多说一句,作者说他的'港飘'朋友(作者着重点出身份,目的不言自明)封锁了他,但作者也显然不是一个可以交流的人

    • 港漂是他們自己承認的身份,又不是我強加,你想那麼多,倒是很奇怪。你覺得這個說法不對,你不去號召他們出來反對這個標籤

    • 44人里内地人陈先生被捕大概已经被忘了。寒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