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牛

香港記者,關注藝術、文化、電影。 個人網誌:rapbull.net(已幾乎停止更新) Medium:medium.com/@cowcfj (偶爾更新) 專頁:facebook.com/MilkBull(更新較多) twitter:twitter.com/cowcfj (頻繁更新)

香港是可以更差,但梁文道是否知道中國也可以更差?

攝於街頭

的確如梁文道所講,香港可以更差。不需要想像力,眼前的事實已經足夠得出這個結論。

2019年下半年的經濟夠差了吧?你哪想得到一場武漢肺炎比黎明先來到,情況還可以更差。

但更需要深刻認識到香港可以更差的,其實不是示威者,而是當權者。可以說,示威者就是意識到香港會更差,才會去到盡,因為不想更差下去,所謂「攬炒」,也只是令更壞的情況加速到來而已。香港的當權者或許也意識到了香港可以更差,但他們的解決方案是對北京更聽話一點,和上面融合更多一點,然後令香港(或他們個人)從中得到更多利益。可惜他們執行這個方案時,很多時候甚至沒有考慮香港人的感受及利益,而只是為了維持「一國兩制」、「國際城市」的虛假外表。他們相信,如果北京的利益得到維護,香港人也會受益,所謂「雙贏」;而即使香港利益受損了,也至少哄得北京高興,分出一點利益來。然而,他們所做的卻也未必真的是北京利益所歸,更多只是保全上面的面子和權威而已。這就實實在在是一種缺乏想像力的奴才思維了,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在大陸紛紛封城的情況下,卻對封關猶豫不決。看看俄羅斯和北韓吧,表面上和中國做朋友,事實上武漢肺炎當前,為免自己被波及,他們對中國採取了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要果斷的行動。

武漢肺炎也並非最差的情況,最差可以是支爆,支爆是會波及香港,只是程度的區別而已。如要減少支爆對香港帶來的影響,就要減低對中國的依賴,不管是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SARS讓一些香港人以為不斷靠攏大陸是拯救香港之道,但武漢肺炎卻給了我們另一個教訓。

我相信對抗的雙方都意識到了香港可以更差,這本來就是一場博弈。北京擁有相當大的權力,能決定香港是更差還是更好。在北京眼中,香港更差的情況是他們會失去對它的控制,到時不得不必須捨棄香港,把它變成一個完全大陸化的城市,但代價可能不只是失去一個國際城市,而是失去面向國際的機會,可能是與美國的完全脫鉤。問題是北京預示不到整個中國都可以更差,而未必如他們想像那樣,總是朝著「偉大復興」的方向前進的——事實上,他們連武漢肺炎都沒有預示到。1月21日,在武漢發現不明病毒一個月後,習近平還在雲南接受著草民的歌頌,輕鬆告訴草民,「彭阿姨」沒一起來,是因為正在北京張羅過年。

香港當權者把香港完全押注在大陸的發展上,也是未能預示到大陸可以很差。中國可以更差,其實不太難想像到,讀點歷史就知道。

攝於香港藝術館
攝於香港藝術館

因不想香港繼續沉淪而走出來抗爭的示威者,他們設想的更差,是香港加速大陸化,最壞也就是變成另一個新疆而已。香港變成新疆,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我想像力有限,回答不了。但至少大家仍然相信,黑暗盡頭是光明。對於短期的未來,我是悲觀主義者;對於長期的未來,我卻很樂觀。

即便到了最後,現實和常識的必要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