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牛

香港記者,關注藝術、文化、電影。 個人網誌:rapbull.net) 專頁:facebook.com/MilkBull twitter:twitter.com/cowcfj

在廈門,一個香港人和的士司機聊收回台灣

攝於廈門南普陀寺

香港風雨飄搖之時,我做了逃兵,去了廈門,而且正是一群福建人聲稱要南下香港保衛同鄉之時。在廈門的一個晚上,我坐上了一輛的士,車沒開多久就突然響起了音樂:「台灣是我的故鄉……」

於是,司機開始說話了:「台灣是遲早要拿回來的。」

「那到時廈門可要遭殃了。」我說。我很關心台海戰事一旦爆發,廈門人或者福建人願意付出怎樣的代價去「維護國家領土完整」。

司機卻好像對廈門不受牽連有很大的把握,他說:「怎麼會?」

我說:「台灣不可能挨打不還手吧?」

「沒關係,用三四時間可換來更好的發展。你們老百姓不知道,其實中央早就有部署。」司機不僅樂觀,而且似乎對中央的想法也了若指掌,大有一種「我不是普通老百姓」的想法。一開始從他的話中,我得到的訊息是,廈門人(如果司機能發表廈門人的話)願意犧牲自己來完成統一大業,但後來我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也許對於廈門人來說,戰爭來得遲不如來得早,與其一直都籠罩在可能爆發戰事的陰影下,不如早點解決。在廈門旅行期間,我曾在網上問人,為何同樣傍著曾經的亞洲四小龍、同樣是經濟特區,深圳一躍成為超一線城市,而廈門還停留在二線城市。得到的其中一個答案是,廈門一直有台海戰事的風險,上面不想在廈門投放那麼多資源發展。

然後的士司機開始說起如何拿下台灣,首先當然是最近的金門。

我說:「你知道當年毛澤東為何可以拿下金門而不拿下金門嗎?」

司機沒說話。

於是我繼續說:「當年要是拿下金門,台灣就和大陸完全斷了聯繫了。你知道在台灣行政分區裡,金門寫的還是福建省嗎?」

司機說:「金門現在是在國民黨統治下,這是事實。」

然後他又說起了中美貿易戰,我問他對貿易戰的態度,他沒有明確回答,只是說:「這不是特朗普想不想打的問題,經濟發展到這個階段,貿易戰是必須打的,是歷史發展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這歷史觀倒是挺唯物主義的。後來他又話鋒一轉,說到美國歷史上和幾個國家打過貿易戰,以勝居多。聽到這裡,我很想聽到他明確表達在中美貿易戰下對中國經濟前景的看法,但結果直到下車,他都沒有說。

下車前,我說,下次再聊。

去廈門前其實想去一國兩制沙灘看看,最後也沒去成。那個地方對於別人來說,也許是一個景點,又或許只是一個沒什麽看頭的景點,但對於香港人的我來說,看著那四個字,卻也許別有一番滋味。那四個字豎在海岸那麼多年,究竟還有沒有人在維護?台海鹹濕的風是否早把它們腐蝕?「一國兩制」最初是為收回台灣而設計的,先用在了香港,可今天「一國兩制」在香港又是一番什麼光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