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li

坐四望五。即將進化成全世界最強生物-歐巴桑。習慣性嘴賤。任性至極。腐女系。熱愛寶塚。自嗨性地亂寫一通。不想寫太長。不喜勿入。歡迎大家留言指教!

笑不出來之滿滿惡意

發布於
截自網路

忘了是在湯姆熊隨機擄殺兒童案還是在小燈泡事件過後,我在教會團契的LINE群組中,看到了這一張看似戲謔的圖。當下我只感到滿滿惡意,回覆了訊息給傳這張圖片的姊妹:『我笑不出來,所以我有憂鬱症,你也要這樣對待我嗎?』當下爆流淚到團契主席趕忙來問我怎麼了?

如果可以,沒有人會想要得到精神疾病或是任何的疾病,那為什麼要用這樣嘲諷的方式來調笑精神病患者,彷彿有了精神病病歷,比拿了免死金牌還厲害,所以每個人應該都來一張?

在以前當業務的時候,的確因為壓力過大而被精神科醫生診斷為憂鬱症,用過百憂解、史蒂諾斯、利他能,所以我確實有病史,那然後呢?所以我應該被當個精神病患者對待?

發生殺人事件的確讓人遺憾,可是我們應該要去思考的是社會安全網出了什麼問題?而不是一昧的把問題送給家屬,覺得家屬沒有把人看好,隨便把患者放出去殺人。社政當然有其責任,但每年的預算足夠聘請夠多的社工來與這些高風險家庭一同工作嗎?還是放著讓每個社工都過勞死?等死了人再來討論社工為什麼沒有接住他們嗎?而整個社會又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在看待精神病患者?狂貼危險標籤?覺得離這些人遠一點?自保重要?

如果所謂的正常人只會用這樣的方式對待精神病患者,沒有足夠的理性思考跟因應策略,無差別殺人事件只會持續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