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a

关心个人感受对个体的影响以及寻求感性与理性的平衡: 专业指向:当代艺术,交互媒体,视觉设计——比起形式更在乎如何通过形式传达内容; 无法停止思考的极度理性与感性的分裂性格; 偏好:PlayStation主机游戏;与心理学,脑科学,哲学,语言相关的内容;漫无目的的散步;无音乐无法存在;连接毫无关联的内容进行对比思考;寻求工具构建第二大脑

失去感受与自欺

散乱的记录无业生活的一角的第一篇文章。希望有这个tag的文章在快点结束。我的无业生活从为了想明白什么到现在痛苦的希望离开无业生活。我能为自己做点什么?

从大学毕业后,我选择继续留在上海生活,但是没有工作。生活来源依然是妈妈给的生活费。但我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意志去找一个地方累死累活的工作。这个工作包括繁重的工作内容与无意义的人际交往。也就是说,我不想参与的场所是倡导加班的企业以及要不断维系关系的体制单位。同时,家中的支持也相当不错。当我理解到消费主义对人的诱惑时,我意识到没有那么必要买各种什么。但是,这张嘴怎么都管不住。

和Rong住在一起,让我逐渐理解到什么叫“生活”。在校园里,不能被称之为生活。因为会有宿管和条约来制约你的各种。外卖是常态,毕竟食堂是真的难吃。在租的房子里可以自己做饭烧菜煮汤涮火锅烤肉,那种享受不仅是对价格低廉的愉悦感,还有温馨感,二人吃饭的感觉是格外亲切的。再加上Rong本身就是膳食搭配的好手,和她一起吃,被她挑剔,我慢慢也跟着她的食谱走了起来。我的饮食光谱广泛得显得吃的任何东西都相当粗糙,还爱好高盐高油的垃圾食品。身体在这样没有刻意的调控下,慢慢瘦了下来。

我喜欢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周边散步。那种穿过小巷子,路过护城河,观看旁边样式不同的建筑物的感觉于我而言是别样的有滋有味。然而不好的是,容易把我捆绑在居住的地方。我可以重复的走同一条散步的路线来收获不同的感觉。但是住所依然是住所。时间长了,总会感到没劲。并且,我在散步的时刻,一定要听音乐,把自己置身于一种氛围里,让自己的大脑感到活跃。这时候的我是颇有创造力的,脑子里会涌向各种有趣的想法。我不能说我的想法意味新颖,但是如果能够表达出个人特色,那依然是有意义的。我没有看完项飙得那本《把自己作为方法》,但是他对“附近”概念的提出,却让我产生了共鸣。有点欣慰,自己还能关心自己的附近。从高中时代开始,我就已经离开自己出生的城市,去同省的一个海滨城市去读美术高中,关心自己的附近,便利自己的生活,成了我每到一个新住所都要被动展现的本能。

回忆这些内容,多亏了疫情。

居家隔离已多达20天。我的状态在渐渐萎靡,今天是萎靡的顶点。身体因为缺乏运动已经感到不适。家里一眼望去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收拾。爸爸说5月份要来,真是让人头疼。他一定回来看我的家,然后评头论足一番。但是,我自己现在看这样的景象也觉得厌烦。拖了好久的作品也没有整理完,因为我自认为自己是没有作品的,但是又不喜欢产出。准确来讲是,懒得产出。每次决定产出的时候,会有一种便秘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有需要倾泻而出的巨量内容,都堵在了那个小小的空洞里,“拉”不出来。然后,就没有了然后。立刻放下笔或鼠标,然后抄起游戏手柄,继续去虚拟而真实的荒野上骑马散步。仿佛,玩游戏,才是我的主业,以及保持和Rong的关系。然而,这终会吸干我的活力。因为我没有一样让自己愉快舒适的东西,没有自我取悦,没有放下思维的防御壁来主动体会,久而久之,就是难以被感知的麻木与自欺。因为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个麻木的人,而且容易让自己快乐的人,那么就掉到自欺自己感到愉快与具有感受力的陷阱中。

写着这些的动机,是因为Rong哭了。依她的个性来看,肯定有我一部分在里面。现在,我就是起床,刷一下weibo,然后开启ps4,整个一个不成器的宅男模样。皮肤也干裂着,嘴角与鼻头已经起皮。眼周的皱纹清晰可见。头发十分凌乱。正式睁眼,起身穿衣,已是中午时分。Rong昨天许久没有运动,今天起的比我还晚。然而,我已经没有精神头,去收拾昨天没有清理的剩菜与脏碗筷,剩菜里包括有昨天Rong爱吃的土豆炖鸡块。我做饭,则她洗碗。所以她早上,不,下午,起来就是洗碗,因为我不想洗锅热饺子做饭。然后拿起剩菜看着我说:就这样放了一晚上?我感到很尴尬。批评我无视家里事务的行为,是我俩日常的一小部分。此时,电视上运行着《荒野大镖客2》,我攥着手柄。这一刻,我感到非常尴尬。然后我就关闭了主机,去学习了快半小时。

这是于Rong而言悲伤而忙碌的半小时吧。这是我的推测。天气阴冷,屋子阴暗,居家隔离20天无法外出吃喝玩乐蹦迪约会,身体难受,诸多要事缠绕在脑中,以及一个不成器的亲友。这让一个要强的姑娘,就心里倍感苦闷和绝望。饺子热好,我们吃饭。我问了2句话,她一句都没有回答。当到第三句,她回屋了。完蛋,我惹毛了她。我先去她的屋子里确认了一下情况,她抹着眼泪与鼻涕,弱弱与难过的说出一句:让我一人待会儿。好的,我忍着内心的不满与恐惧回到客厅吃饭。将光盘放入水池后,就开始码了这篇文章。

不使用身体,身体就会逐渐生锈。不断的用思维防御,就会忘记放开身体感受一切的样子。所以,我再次提醒了一下自己。无论起的多晚,都打理一下自己的样子,别让脸太干,显得自己太老。还有,表达一下,憋着是难受的。

我总是会想起最近的一次心理咨询,和老师一起聊到的那句话:我还不熟悉自由的状态。我不是被灌输的傀儡,我是一个人。主动无业,是因为我想从这没有任何生活感的16年学生生涯中解脱出来,放个假。现在我放够了。不能再继续了。现在没有输出,就是退步。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脑子每一天开始没有新的想法了。我不能这样够下去。即便扫扫地,收拾收拾衣柜总是好的。所以,我决定开始收拾一下房间了。


本篇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