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眼

科學的盡頭是神學,這話說得不對,無論科學、神學、哲學,終點都是真相,只不過有先後之分;就好比足、心、眼三者,足是逐步趨近,心憑欲望想像,眼能眺望遠方,雖然足可能最慢,心可能失望,但最終都會得到真相。

【新冠病毒】下篇

發布於
病毒的真相為何? 病毒的起源為何? 病毒只要離開宿主就沒有生命跡象,然而,在深海休眠一億年的微生物又算什麼?啟動生命活力的又是什麼?

病毒會利用生物進行傳播,新冠病毒更是擁有超強的傳播能力,可透過飛沫、空氣、觸摸、糞口、血液、體液...等方式傳播,且還有兩周的潛伏期;此外,新冠病毒這個難纏的傢伙,還有什麼狡猾手段,又厲害到了什麼程度?

想像一支小隊喬裝入境,通過嚴格城衛查驗,躲過層層巡邏稽查,然後侵入宅府之內,利用小廝引路制服宅主,然後策反重組武裝家丁,於是從一支小隊變成一群小隊,這群小隊破府而出,再去侵入其他宅院府邸...

這種策反速度,不久就被巡邏警衛發現,一場鎮暴的事件發生,由於分不清哪府有賊哪宅被控,迫使政府搬出重典彈壓,但大規模對百姓下重手的結果,有可能導致政府因此而垮台,過程中,許多隊伍又偽裝成難民,接著滲透侵略。

如果有這種特工隊,秦滅六國何須大動干戈,但新冠病毒卻有著類似上述特工隊的能耐,它躲過免疫檢測進入細胞,複製繁殖後裂解宿主細胞,然後大量感染其他細胞,最終導致免疫過激反應,自殺式地免疫攻擊引發肺炎甚至死亡。

病毒如此狡猾手段如此高強,絕對不是單純的微生物,病毒雖說是微生物卻非一般微生物,應該說它是被智慧生命創造的類微生物;地球病毒的起源很早,約38億年前,噬菌體這種病毒已在獵殺細菌。

恆河是印度聖河,印度人對它極其依賴,因此恆河的水源汙染也極其嚴重,但奇怪的是並沒有因此而爆發疫情,直到後來人們才發現河中竟充滿大量的噬菌體;噬菌體是一種專門攻擊細菌的病毒,它的外型就像個奈米機器人。

噬菌體

噬菌體很可能是外星人的傑作,因為正常的病毒不長這樣,它那機械的外型,就是特製工具的樣子;無論噬菌體或一般病毒,只要離開宿主就沒有生命跡象,然而,在深海休眠一億年的微生物又意味著什麼?啟動生命活力的又是什麼?

人們對喪屍病毒的畏懼,應該遠勝新冠病毒,因為行屍走肉生不如死,那是一種埋在地球人靈魂深處的恐懼;科學家發現導致喪屍現象的並非病毒,只不過是蛋白質的錯誤摺疊,這種朊毒體會吸引並改變正常蛋白質。

看似比病毒更簡單的蛋白質變異,卻能帶來讓人更加恐懼的喪屍,蛋白質真的只是原子分子的化學結構嗎?若說噬菌體是人造物應該沒什麼爭議,若說病毒是人造物可能會有很多人質疑,若說朊病毒是人造物或許所有人都不會認同。

人造就是病毒有智慧的合理解釋,是創造病毒的人有智慧,而不是病毒本身有智慧,就像近些年人們發現的魔點黏菌,雖是單細胞生物卻有著驚人的智慧,原因很可能是這蛋黃色的黏菌被改造過,關鍵是誰創造或改造了它們?

創造噬菌體的是外星人,這只不過是納米機器的創造,或許再給地球人百年時間就能仿製成功,但創造一般病毒可沒那麼簡單,今日天文觀測到的星團,很可能就是外星人仿照病毒而建造,足見其工程之浩難度之大。

星團

把話說白了,創造一般病毒的是微觀人類、改造黏菌的也是微觀人類、改造蛋白質的還是微觀人類;那麼微觀人類又是什麼人?其實,就是佛教所謂的阿修羅,好戰是他們的明顯特徵,他們生長在更真實的世界中,慾望雖強但能力更強。

面對阿修羅我們應該戒慎恐懼,因為他們的文明遠比我們高,只是受到時空級距的限制,才讓我們誤以為他們改造的星系天體既渺小又簡單;病毒傳染其實是橫跨小宇宙的征服爭霸,黏菌繁殖其實是微星系協作的理想宇宙。

阿修羅對人類而言就像火,懂得用就能獲得便利,不懂得用就會引火自焚,新冠病毒就是最好的例子;既然知道他們是阿修羅,只要能夠與他們溝通,就能從中獲得文明發展的經驗,並重新制定人類文明發展的藍圖。

阿修羅的文明發展程度,應該也遠勝於外星高等文明,畢竟他們可是有征服宇宙甚至重塑宇宙的能耐;他們雖強卻極其微小,如何正確地與他們溝通才是關鍵,未來他們是神還是鬼,完全看我們如何作為,一但請入人間恐怕再難送走。


新冠病毒 下

語音朗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新冠病毒】上篇

【新冠病毒】中篇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