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啃老族

從台灣毅然休學回香港,目前等9月再去其他國家讀書,在此期間成為了啃老族,因此再次寫文打發時間(順便看看能不能賺點學費 笑)。 文筆奇差,文風如打風一樣會不斷變。若看到不同類型的文意,不要怕,大概是我在發瘋了。

散文與日記-(3)冷戰後,又如何?

發布於
不想校閱QAQ有錯字就……隨它吧。懶人包:蠢人做蠢事,還要紀錄下來。

有一個我自認為情同家人的朋友,我們一同經歷很多事情、進行了大大小小冒險,手機上我倆的照片我一張也不捨得刪,我人生中沒有甚麼值得記得的開心時候,但是我們一起做的蠢事還是好事,我都歷歷在目。但我猜有人的地方便有爭執,「爭執」可不管你們的情誼了維持多久的,於是乎在2月份時,我們迎來無意義的吵架。

冷戰後,又如何?當時我倆還有考試、大學申請等等的瑣碎事淹沒我腦袋,備考到考試維持了一個月,天真的我認為只要處理好一切,到時也會自然地結束暴風雨,我們會回復正常,照常揶揄對方、好好享受暑假。但很顯然我錯了,我想得太簡單。3月4月都過去了,我失去了他一切消息,我耐性被磨到只留下灰燼,只要少許火花便能死灰復燃,因此我整整兩三個月都處於怒火中燒的狀況。每每我們的共同朋友問起他的事,我都異常大反應怒吼著他沒人性、我如何一片丹心錯付,我當時認為在這件事情上是他先辜負了我,所以我不覺得我有責任先了結它。「人要面樹要皮」為顧及面子也是為了鬥氣,我也不主動聯絡他,但偶爾會在其他朋友口中得知他近況,我會形容是--很好,活得比我更好。

獅子座就是愛鬥氣愛面子,既然他不仁、我也不義,他不要這段友情,我也不執著,我要證明沒有他我也可以活得精彩,比他更好就可以了。5月內分別和不同人去了迪士尼和海洋公園,縱然我怕生也不擅長交際,我仍和沒有聯繫過的中學同學一起外出。和陌生人交際還要外出一整日是我這個社恐人的惡夢,現在回想只有「傻」一字能形容這段時光。

去了大大小小的地方,每次回到家只有累意,一點精神都提不上來,我的社交電池已用盡。我累了,開心也離我越來越遠,每晚都哭到不成人形、心中的憤怒日漸增加,情況已不受控,事情不再是單純朋友吵架、而是上昇到自我懷疑和厭惡。在情況最差時,我主動遠離我的筆友,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瘀紅只有這樣我心理上才能好過些。我恨他,恨到認為一切的萬惡根源是他、恨到決心永遠不會聯繫他。當時的我就像進了監獄的囚犯,怨恨地說着自己被人陷害入獄決心報仇的電影奸角。

6、7月。情緒稍為好轉、思想不再轉牛角尖。好轉的過程我沒有甚麼印象,只知過程很長,為什麼、如何突然變好我也不知,我好像綠巨人一樣,發瘋就變得暴躁、但沒有維持太久便突然回復正常人。在正常思想下,我認為論錯,我們都有錯,而在,友情一去不復反上,我相信道家學說--「順應自然」。我放下了恨意和偏見,真正地「不執著」了。你可能覺得突兀,像一套上一幕的男女還在大罵對方的不是,下一幕便無緣無故相親相愛、和好如初的電影,在短短千幾字篇幅中,看來是這樣的,但這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距離2月時已過去了5個月了,對我而言不是過場畫面會寫著「5月後」,而是我在這5個月裡像坐過山車般,上上落落,過歷了太多,日復日地活著並悟出來的,最終得到「該放下了」。

你以為文章在這就完結嗎?不,才剛開始。

8月1號,是我步入20歲的前夕。雖然我放下了,但對於要面對面看見他,對我而言還是太過殘忍,我打從心底是拒絕的,加上之前我還是有主動以交流大學資料的名義聯絡他,可他沒有給我正面回覆,所以我也不強人所難。但不久前,我的朋友說要和我提前慶生,而他也堅持到場,因為他想面對面和我說清楚,儘管我跟朋友嚴正地拒絕見他,但我還是在餐廳見到他坐在我對面。顯然我朋友沒有幫我轉達,生日飯變成鴻門宴。大家都專心食飯,朋友們非常故意地想開一個話題,讓我倆參與,心意我看見了,但還未到時候,晚飯後,他說去附近的奶茶店坐吧。到了,曾經的我們會滔滔不絕地揶揄對方,但那天,我們只是尷尬坐著,我在想有多久沒有和他坐下好好聊天的,我們經歷了甚麼才走到這個地步,變成這樣的。

「我想開始討論了」他說,我笑了,他還是那麼一本正經,做起事讓人摸不着頭腦。他跟着時間線說着他的解釋,他說早在2月前他覺得我與另一個朋友每天在群組發放負能量,他想改變我們,直到情況差令他沒有辦法承受,讓他有「離開我們」的想法。之後他不喜歡我問他考試日期,所以他一氣之下就決定和我斷絕聯絡,他考完後有在群組回覆我的短訊,但我沒有理會(但我沒有印象而且我的手機對話被刪掉了),所以他就不敢再進一步,結果一拖就好幾個月。之後我傳送大學資料給他,他不敢回的原因,是不想加深我對他的壞印象,以為他只為了利益才回我。這些荒誕原因,人人都覺得荒誕,但事實就是這樣。聽到他的解釋,我除了笑場和驚訝他那令人迷惑的想法,便沒有想對他說的話,我對他解釋沒什麼期望,因為發生就發生了,知道原因不會少一些心痛,他算是為這場飯後甜品增加少許笑點。他解釋完也道歉了,之後我們便進入一段長時間的沈默。我不介意沈默,但時間太晚了,我住得有些遠,所以我想結束並回家去。

「你希望今日討論完會有甚麼結果?」我忍不住開口說,我只是想開一個結尾話題,然後我便能順利回家,他回復一些很客氣的答案,我直接說「我現在不談原諒,我認為你有錯我亦有錯,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底線是甚麼,我不想再重蹈其覆轍。以後我不會主動找你,換你來聯絡我,你說你想說的,我保證我一定會回覆你,即使你只是說你早餐食甚麼也好,順其自然地和好。若你不找我,就隨你便,我們的關係就此完結」。他點頭說好。算是滿足他,也是我的小小報復。

在20歲前完結了這5個月的無意義的吵架。

他現在都會透過snapchat每天拍照一張給我,作為承諾,我也給他拍一張作為回覆,不過對話通常僅限於此就完。想私聊他,我還是會停一停,想一想,恰當嗎?我不喜歡這樣,我是個想分享就毫不猶豫傳給所有人的人,我想起那天的對話,到底我們有解決了甚麼?(當然不帶憤怒地反思)他那5個多月,除了要做的事情有點多,似乎沒甚麼傷心,但我苦了5個多月,一頓飯一句道歉就一筆勾銷了,好像是什麼無謂的事情一樣,他一句道歉便重拾新生活,我是靠自己爬出泥濘才有新生活可言,他現在只是因責任每天一照就不了了之,我們沒有真正對話可言。似乎想回到之前的狀態,還是任重而道遠,還是太勉強,但晚餐那天的我們沒有意識到。

晚餐那天的我們沒有意識到,我們就像破碎的碗,縱然有強力膠水維繫,也不是沒有隔閡了。冷戰後,又如何?

(歌曲推介:Munn - i'm fucked, i know (with Delanie Leclerc) 配合此文聽更佳)


P.S.其實這5個月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可以看看上一篇),不斷地和朋友爭執,例如跟另一個人在電話中吵架,我哭着,他繼續罵我。看來我很難相處(笑)。但人無完人,我不是好人或救世主,我只是把我感受寫出來。從休學回港到現在快去外國開學這9個月中,當中有5個月就是經歷了這些,對我影響太大整個人都因這件事而放大自己過去和缺點反思了一頓,所以在下個月離港過新生活之前,想好好紀錄下來,算是一種了結的議式。

P.S.S 標題,「冷戰後,又如何?」是指這件事件兩個時段的,並不是同一個時間,雖然應該沒有什麼理會我哈哈哈哈,但我還是想澄清一下,有興趣可以猜一猜是甚麼時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散文與日記-(2)糟糕的筆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