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啃老族

從台灣毅然休學回香港,目前等9月再去其他國家讀書,在此期間成為了啃老族,因此再次寫文打發時間(順便看看能不能賺點學費 笑)。 文筆奇差,文風如打風一樣會不斷變。若看到不同類型的文意,不要怕,大概是我在發瘋了。

兜兜轉轉,又是一條好漢。

發布於

19快步入20歲的我,仍然在家過着百無聊賴的生活(哈哈可以說是退休生活),說起來還是有些慚愧,家中兩老也退休了,大我兩年的哥哥也快畢業並且找到好幾份工作。反觀我,我就像隱青啃老族,終日待在家裏,也不是沒想過找兼職,可是疫情下又有誰願意請一個只能做幾個月就要辭職的學生呢?

中六畢業前,我就己經準備好去台灣讀書,可笑的是在我推波助瀾下,我身邊的幾個好朋友都決定要到台灣讀書,不過不是同一間大學也在不是同一個市,不過這是後話。由於在考DSE前我已經收到大學收錄信,所以DSE成績對我己經不重要(非常不鼓勵大家學我有這樣心態)。不出意外,我成績不高也不低,令我最意外的英文應是坐3望4卻最後只得2,果然人一放鬆囂張會鑄成大錯。

兩老一直待我如兩歲小童,不放心我自己一個前往台灣報到,因此他們決定與我提早前往,一邊旅行一邊準備入學。以前的我,在旅行最後一天都希望自己能永遠留在異地,不要回家,那天我願望終於達到了,三人去兩人返,我記得很清楚,我到酒店偷偷哭不讓他們發現,在我入住新宿舍後正式離開他們的那一晚,我偷偷哭不讓如陌生人的室友發現。 

以上的事距離如今有兩年之久,今年我大二了,你問為什麼我會在香港成為啃老族?原因很簡單也很任性,因為不是我心目中想讀的科系。沒錯我的大學錄取信,白色的信上、黑色墨水所印着是我根本不喜歡的科系,兩年前我勸自己說「沒關係,可以轉系啊。雙主修也可以」。沒想到,大一的努力使GPA有3.9,但轉系和雙修也失敗,落選那天我在媽媽前哭了,我很少在媽媽前哭,但我總要告訴她我失敗消息,一開口,眼眶己是熱淚滿流。 

上年暑假我再次陷入抑鬱情況,不只轉系失敗、當時還有很多事情發生,使我直接懷疑人生,也沒有生存意義。不想面對也得面對,暑假完結要回去台灣那天,因為疫情,兩老不能再跟我一起去,我沒有因為要離開家鄉而哭了,大概我也適應了台灣生活也長大了吧。臨去禁區前,媽媽說了一句就送我離開了。在飛機上,我不斷回想這句,我媽在我一生中沒有說過甚麼溫柔的話,她總是喜歡貶低我,在我心中她只偏愛我哥而已。但她這句話令我心頭一暖,我沒有哭只是嘆一口氣後微笑著,那天我感受到語言的力量和愛。「辛苦、真的不想讀的話,你隨時都可以回來香港。」

大二上,每天都是哭著的,不然就是晚上去酒吧喝到爛醉才回宿舍睡覺。跟我不同,我室友是個很努力的人,令我很是羨慕雖然我不知道她是否愛着她的科系,但看著她,我在想我到底多久沒有為了學業而拼搏?那時我恍然大悟,明白了我只是在虛度光陰。努力過了但我心不屬這間大學,也許表示我應該走。我知我是比較幸運的人,因為我有理解並支持我的父母,使我更決意再努力一把。 

那麼直到現在我做了什麼?故事很長,簡略言之,跟父母商量後、自己找不同國家的升學資訊、初步選好大學、打包毅然離開台灣、準備考IELTS(有種哪裡跌倒就哪裡站起)、收到有條件取錄信、成績達標(一報DSE雪恥!!)、收到無條件取錄信,現在就等6月做身體檢查後申請簽證,如無意外9月又再遠走家鄉,不同的是取錄信印上的是我夢想的系。

看到這裡,你可能認為這是一篇在溫室長大的花訴說自己勵志故事。其實不是,距離6月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但無聊是沒有下限的,在找不到兼職的情況下決定執筆維生(其實也是用電腦 笑),看看打字生涯可以走到多遠(看看打字生活可不可以賺一杯可樂的錢 笑)。

19快步入20歲的我,距離再讀大一還有幾個月,在這段時間我除了啃老,我更想證明我還可以做甚麼事情,前文大概是描述我前半生的廢話,從這裡開始才是正文時間。 

這是我在台灣讀的大學,宿舍在山上所以每天上堂也要行山。最討厭運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