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优雅且专业的做一个两面人

pineapple
回覆
柯痞2020@kp2020

难认同,中国有政客吗?中国有的只是利益集团。按照你说的这种态度颇似中学老师说的管你才是为你好的论调。中共会在意秦城监狱和网上反贼对政治的漠不关心吗?它要的就是你的漠不关心,要的就是你别给它提意见,让他任意妄为,好好听他的,这不就是它的目的吗?14亿人的立场光谱可以很宽,中共不缺反贼给它所谓有用的信息。

我觉得加速主义者是对找不到出路太绝望了,也不用破罐破摔,很少人能够在敌人权倾天下的时候打败他,但是敌人不是永远权倾天下,要理解抗争是一个长期艰苦的过程,团结更多的同路人一起与之对抗消磨,它会越来越弱。

后面三个加速的例子举得也没什么说服力,首先老毛什么时候被加速了?他到死前都牢牢控制着局面,一直玩到死。按我的理解,所谓的加速从来不是针对人的,而是针对某一个权力集团的,加速的目的加快它撞车的时间,当然,前提是撞车不可避免,不然正如我指出的担忧,所谓的加速实质上是在强大敌人的力量,助纣为虐。对于个人来讲,加速只是为自己的懦弱找一个愚蠢的藉口。希拉里和韩国瑜这两个民主社会里的个人来谈加速就有点搞笑了,如果民主社会还需要加速规则去淘汰权力(何况他们还没有掌握权力),那我们要民主做什么?他们是被选票选下去了。正是因为每一个投票的人选择用自己的选票与韩国瑜对抗,才把他选下去。选票有力量,是因为它是前人抗争换来的,不是前人加速换来的。

pineapple
回覆
柯痞2020@kp2020

所謂加速主義,在我看來不過是抱持著一種不切實際的妄想:只要我們夠聰明,權力會幫我們打擊粉紅,甚至是五毛。事實上,在權力黨同伐異的立場前,向它舉報一個反賊,和舉報一個粉紅或五毛,被舉報人面臨的後果一樣嗎?舉報是這樣,其他加速行為如何?另,我們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幫兇還是反抗者?因信稱義還是因行稱義?我看還是後者。打著加速主義旗號行不義之事的人還是不義之人。

pineapple
回覆
柯痞2020@kp2020

問題就在這裡,所謂的加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沒辦法打擊五毛的情況下,轉而用五毛的方式,用五毛所擁護的力量,希望以此去打擊五毛(有種破罐破摔的意味)。但是當我們反對五毛,我們反對的是他們的立場?還是他們維護自己立場的方式?如果我們和五毛一樣通過舉報五毛,利用邪惡力量去打擊五毛,那我們不是實質上在助長邪惡力量?我們又和五毛有什麼區別?

東亞病夫與「中華蹲」:被中國共產黨綁架/綑綁在一起的屈辱意識與復興敘事

騙不了這個世界之後

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pineapple

我願意相信作者是盡量客觀地描述自己認為的事實,但是文中有些論斷有邏輯不嚴謹之處,典型的比如,北京是不是在對新疆進行文化滅絕?作者說沒有,下文的舉例說的是,雖然主觀上不是這個出發點,但是的確最成了這樣的後果。那麼我們評判是不是,看的是虛無縹緲的初心,還是現實呈現?在我看來,為了你好而虐待你,事實上就是虐待,施虐者再怎麼辯解,都是自我合理化,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是他不知道,也不應該影響我們譴責這種行為。你要么愛國,要么進集中營,這不是暴政迫害,那什麼是迫害?

马鞍山烧人事件,真的是疯了

pineapple

今天這個事情,我同樣覺得好悲傷,沒辦法辯護的一件事。對於不割席的批評,亦有同感。不同的是最後一段,我不覺得直接把其他地方的情況往hk一套就完事,如果hk的未來是北愛,那北愛的未來是哪個?世界是複雜的,每個案例都有它的獨特性,我依然對hk持有希望,錯誤不是扼殺的理由,而且別忘了,他們的對手做過的邪惡比他們多多了。我這這件事感到遺憾,並覺得值得他們警惕,但是不至於站到對面去,對面是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