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方丈

佛門啡訊 隨興寫作,主要圍繞咖啡以及咖啡行業。 偶然插入佛學,哲學或時事主題。

看來並非只有我在matter得個腦炎和眼炎

沒出沒一段時間了。理由無他,不是本人身處一個創作不便的狀態,就是不想寫不想讀,跟有時不拍手無大分別。

本以為只有我這樣,但看到不少熟悉的臉孔似乎也這樣。百花齊放一下子好像變得剩下肺炎和政制,或因這兩種東西的產物。所以變得不想創作,甚至連matter也不太想上。畢竟,在這種氣氛一方面覺得好像不會有人想看,另一方面就硬覺得不合適。

有種人家在搞葬禮,你還嘻皮笑臉的不適感。

當然啦,肺炎不可能對我全無影響,甚至可以說是影響超大。

沒工作。也沒法工作,處於停薪長休的狀態。

沒烘豆。只有自己在喝,能烘多少?碩果僅存的客人也在給他們最後一單後,大家也共識不知下次拿豆是什麼時候了。

那好處呢?就是不知長達多少的光陰可以消耗。創作、電玩、閱讀、電影甚至潛修,個人可以做的事其實很多很多的。不是我自誇,在當『家裡蹲」、「自宅警備員」這種在家米蟲自認算是經驗豐富。雖然沒什麼好自誇就是了--

說又話回來,上一次反蒙面法,有人希望大家在街帶口罩進行無聲抗爭,那時候的口罩量卻是少之又少(順帶一提我沒戴)。現在呢?跟政見年齡無關,人人戴口罩。畢竟沒有生命談什麼生活?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Matters也一樣。所謂人類是只關心自己會關心的生物。創作好,閱讀好。而現在危及安危,更是一種你不得不關心的狀態,我理解也明白。但不想認同。

眼見一堆堆肺炎、醫生、政制的文,很多我都沒看也不想看。就算有,除非真的很感動到我,否則我絕不拍手。管你醫生再偉大,中學生探討政制上一千like,我不拍就是不拍,就是不想拍也不想理。彷彿一些早已存在的問題或理所當然的事現在經過災難指出來了--喔喔!好偉大啊--所以呢?作為香港人我有種幸災樂禍的厭惡感。

但在matters我個人不寫不參與政治是個人堅持,肺炎能免則免,所以我也不想再深入什麼。

前一陣子我也暗自歡喜自己空閒沒事做當個matter警察。相信很多人會先看熱門文,但切換至最新文章我想少之又少,像我會沒事看個三四頁應該更少吧?現在我是沒做了。不過留意到很多對岸的新血加入發自介文。

我覺得,有新血是好事。偏重於某類型的新血大量加入就變成大事了。我樂見matters百花齊放,卻不想見到只剩下政治和時事。但這個環境也不好說什麼......

當然,我也可以寫寫佛學。

例如,從佛教觀點,大災難是什麼?除了科學的手段外,從宗教上也是不是有自救的方法?解釋業力......等等其實是可以寫很多。

不過以往的個人咖啡的創作是否該照寫?個人想寫和習慣的題目是不是在這種環境下繼續日常?

上來擦存在感,不單是自己問自己這個問題,也想看看其他創作者怎看,你們認為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