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

一只被音乐玩的污污

人与社会的结课作业

先来说说我在2021年2月21号做的一个梦:


我去毛泽东纪念馆, 和一些人一起去的 但这些人我并不认识 ,有一些毛泽东挺丑的照片 ,房间不大且低矮,右边放一个蜡像,和真人没有两样, 还可以转头盯着人看 ,蜡像就盯着我看 我在哪他把头转到哪 ,朋友很害怕 ,我也有点害怕 ,(注,我到现在也忘不了他盯着我的眼神,眼神中有种随时可以毁掉我的轻蔑和审视)。但我坚定的觉得他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因为他只是一个蜡像。 然后我们去下一个纪念馆 ,人群慢慢走散了 ,剩我一个人了 ,我在走廊上,有好多其他的走廊和门,但是由于我开始害怕并意识到这是个梦 ,我开始逼自己醒来 ,应该是醒来了几秒又进入梦中 。和人群聚合一起后 ,去到另一个房间, 有明信片的签名 ,我想找到一些骂他的话的明信片, 但些的都是我心情很好类似的游客留言 。然后看见他真的遗体 ,这时候我可能已经意识到我在做梦 ,实际的遗体瘦小悲惨, 还被一个勇猛大汉揍了一下。


这个梦其实对我有不小的冲击,我自己有解梦的习惯,我自己对梦的分析是,毛是对中国的集体潜意识有着巨大作用的人,我在梦中对他的感觉是恐惧,诡异和愤怒,把这个部分探究出一下,对我个人成长和对集体潜意识的理解,还有对占星研究的提升都有很大的帮助。


在我想要探索这个部分的时候,我发现我有很多的资源,之前在微博被封锁的账号也纷纷开了油管频道,我自己也找了几本禁书来读读,值得开心的是,参加了野兽的人与社会。野兽的观点我绝大多数非常认同,听得也很爽,还有同学们的见解让我觉得我并不孤单。


自从17年底我在进行冥王星的行运,被重度抑郁和轻躁狂所困扰,我开始旅行。


2020年年中开始做音乐了以后,抑郁和躁狂明显降低,经历了重重转化,但我明白,胸中总有一种愤怒伴随。


最近更甚,我开启了停掉近一年的心理咨询,我很幸运,有一位不错荣格分析师来帮我,还有野兽和大家来帮助经历这些愤怒。


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去处理我的权威议题,我也在期待着内在转化这个部分的过程。同时我最近也在阅读和寻找有关毛的各种资料,我希望把他当人看,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我也在探索中国人的底层逻辑和潜意识为何会一次一次投射出类似他这样的比如刘邦、朱元璋、洪秀全之流。我也期待着内在对毛代表这个部分的转化,但是现在特别愤怒。


野兽起了个很好的作用,去直面这些问题,在能力范围内发声开民智,这鼓舞了我,我没有那么害怕了。


野兽建议的阅读我大概只读了百分之三十,其中有本陈冠中的「盛世」看的很开心。昨天没睡着,很长时间没失眠了,可能是正在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带来的后坐力,就先写到这吧,我去补个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