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
大巫

一只被音乐玩的污污

关于房子的梦

我的房子格局很奇怪,毛坯,阴暗,高度很高,面积不大,还往下掉石头,舅舅在我旁边,我跟他说要要换地方了。

后来貌似装修了,变成一个店铺一样的,但那是我的家,中间和玻璃幕墙旁放了很多收拾,我觉得这样显摆不好。

riki说我找到房子了,立刻搬家。

我说怎么搬到了这里,这里我之前来过,并不满意。

房子是两层,一层是商铺,二层是住的地方,房子世界对面长的有点像我妈妈的野蛮阿姨的公司房产。她要看看我们表现的好不好来继续决定是否出租。

一楼人来人往很多,我说这个有个档口可以卖珍珠奶茶,riki挂上便宜的巴厘岛任何小卖店都挂的便宜咖啡,和洗发精袋。有人进来买,有人进来偷,店铺还有之前没有卖光的食用油,一些冷冻海鲜,我准备自己吃掉。

二楼有两个卧室和一个起居室,做了装饰墙,但厕所不能用,一个和蔼的老爷爷说我修了半天终于把墙修好了,我看了看,装饰墙又要倒下来,我跟爷爷说,没关系riki会把它修好。李彦在没有马桶的厕所洗澡,之前是洗不了澡的,刚刚安装好淋浴,但水洒的到处都是,撒到了外面。楼上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大姨在说着什么。

关于本梦的分析:

房子的变化代表我心境的变化,之前的房子危险阴暗狭窄,只有虚弱的舅舅代表一个柔弱的阳性表征在里面。

装修改造后,内心有了珠宝,但我怕显山露水。

riki没有跟我商量硬把我带到新的房子,房子变大了,但一层的世俗和被逼的low的赚钱方式让我不舒服,二楼没有容纳马桶这个肮脏的象征,在这里我也感到住不踏实,这个房子貌似是riki和我妈妈影响出来的。爷爷在二楼费了很大的劲,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只是起到了装饰作用,二楼貌似是窗户没有玻璃,也没有门,都是通着的,冬天会很冷,这代表我的心的安全感还是没有建立起来,外界一旦风吹草动,内心还是会感到非常冰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