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

专职当一个宇宙间的尘土,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兼职社会观察者

Valdoxan 第四天

晚餐時喝了些沙瓦

面對陪著我用晚餐的好友

我還是把眼淚吞到肚子裡

我說不出口....


如果我要解決自己,我知道我不會讓我自己失誤

但是為何想到這些事,我仍然會想流淚

為何不能活的坦然

為何要符合他人期待

其實就像人們說的,我的憂鬱只是在討拍

只是想要逃避不用面對....嗎?


回家時盯著藥想了好久

該吃嗎? 這樣配酒好嗎?

最後還是吃了...

約莫9點30入睡,11:30起來,03:00起來,0640起來

7:00出門就去做應該做的事情...


有一天我會回頭看見

這些都會淡然的走過嗎?

還是我走不到那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