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人

怂刚怂刚的

我的一个武汉朋友,连夜逃亡了……

2020年1月22日夜,我的一个武汉朋友,在网上说,他带着家人逃离武汉了。

几个小时前,武汉宣布即将封城,停掉了公交、地铁、轮渡、长途汽车,火车站、机场也暂时关闭。

3天前,1月20日,武汉宣布新增136例感染;同一天,北京、广东、上海宣布,首次发现确诊病例;四川、云南、广西、山东、浙江宣布,首次出现疑似病例。

而在此前的1月12日至16日,5天内,国内没有报告新增任何一起病例。

但与此同时,日本、泰国、香港、台湾都以发现了疑似病例。

其中,香港,一个与武汉隔着三个省(921公里)、需要港澳通行证才能去的城市,发现了106宗。

与此同时,1月18日,英国专家根据海外感染人数和武汉交通情况推断,武汉市感染者人数约在1700人。

22天前,2019年12月30日,网上泄露了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的红头文件。第二天,官方辟谣说“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5日,专家称“有限度地人传人”。

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明确指出,病毒会“人传人”。随后,曾表示疫情“可控可防”的王广发医生被感染,后来他在微博中解释称,怀疑未佩戴护目镜导致感染。

而早在1月初,香港、台湾、日本等地区已经开始提示居民提防武汉肺炎。

而这些,我的武汉朋友并不知情。

就算他以最大的热情关注时事,他也许只会在角落的新闻里读到,这个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现象”。

他受过高等教育,可是看到这些说辞,他大概也只会理解表面上90%的“不人传人”,而不是暗藏其中10%的“会人传人”。

何况, 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举办的“浓浓中国风,暖暖江城情”2020春节文化旅游惠民活动正如火如荼(1月21日才宣布推迟),武汉某社区还举办了“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活动(1月19日)。一片祥和。

一切都是筹备过年的情景。

何况,他不翻墙。

能怪他觉悟低吗?能怪他不警醒吗?

我一直以为,压制消息只是为了舆情稳定,但内部总该做好了准备,毕竟警惕肺炎的红头文件12月底就发出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做隔离、做防护,总该够了吧,毕竟小汤山医院,7天就盖好了,毕竟我们有“人多力量大”“全能政府的优越性”“基建狂魔”的美称。

可是现实呢?没啥现实,媒体都统一口径了,啥也不说。其他未经证实的消息都被归为“谣言”,被删除是标配,被公安局顺着实名制的网线抓住,扣一个“造谣传谣”的帽子,也不少见。

唯二确凿的媒体消息是,记者采访了第一批感染者,他们说,治疗期间没有被隔离过,每天从家里往返医院输液,而且他们没说自己是来自那个海鲜市场——说实话的人被医院拒收了。

另一条是,1月20日,记者探访疫情源头的海鲜市场,发现野生动物还在卖。

等等,不是说1月1日这个市场就休市整顿了吗?

微博里真假模辩的谣言说“为了控制确诊率,医院不给做病因检测”,“床位不够,医院让回家自行隔离”,“口罩脱销,坐地起价”,“钟南山建议封城,被否定”。

1月21日,感染者数量井喷后,这个朋友在群里说,有些害怕。

一天后,武汉宣布封城,他决定逃亡。

该指责那个武汉的朋友不顾大局吗?

也许吧,但我做不到。

看着武汉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地位,看着白白流逝的一个月,我只觉得手脚冰凉,腿发软,爬不上道德的制高点。

我只能回复他,祝你平安。

ps:他顺利离开了,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场被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打乱的生活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