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小唐已取保候审,陈玫蔡伟持续失联中】

端点星事件发生25天后,5月13日晚上,小唐被送回了安徽老家,目前处于取保候审中。

4月19日,端点星网站志愿者陈玫、蔡伟、小唐失联,后陆续得知系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突然带走,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截至今日,只有小唐一人回到了家中,陈玫和蔡伟两人则已“失联”27日;连日来,家属和律师用尽各种合法程序,既无法找到办案单位,也无法得知任何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此前,陈玫家属一直没有收到有关陈玫被执行强制措施的通知书。直到陈玫被秘密扣押26天后,5月14日陈玫家属才收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寄出的通知书,称陈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自4月19日晚22时起被执行指定居所监居居住。内容与蔡伟、小唐家属收到的通知书基本一致。

事发近一个月,除了一纸通知书,家属和律师一无所获。律师依法穷尽所有可能的程序和途径,不仅无法会见当事人了解案情,办案单位、案情基本情况、关押地址这些最基本的信息,也被拒绝告知;追问过程中反复遭到公权力的无视和羞辱已成刑辩律师的“家常便饭”。5月14日,陈玫的代理律师梁小军发布推特表示:“执业律师20年,专业刑辩十年……看守所会见放佛越来越容易了。但是现在问题是,有了‘指定监居’的规定,各地警方越来越不把人往看守所送了。找不到人,不知道办案单位,我现在不仅有职业枯竭感,还有职业屈辱感、无力感。”

人民没有保存记忆的自由,警察却有公然违法办案的权力。“他们的遭遇再次说明,此国青年人想为这个社会做一点事有多难。许多青年人可能根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在党国眼里已经‘违法’。”陈玫的哥哥陈堃持续在公共平台发声,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陈玫和蔡伟的境遇。“像陈玫、蔡伟这样的青年,愿意在工作之余,凭热情、靠技能去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我虽然认识很多这样的人,但在整个中国的青年人当中也知占极小比例。”

陈玫和蔡伟,也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青年,他们的遭遇亦是当下青年的普遍困境。请大家继续关注失去自由的端点星志愿者 #陈玫、#蔡伟!


【关于#端点星事件】

北京公益志愿者 #蔡伟、#陈玫 和 #小唐 于2020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因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蔡伟和陈玫均为网站“端点星”(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审查言论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端点星事件】一周回顾:志愿者失踪,律师想见办案警察有多难?

【端点星事件】一周回顾:陈玫终于有消息了,律师却连监督警方依法办案的人都找不到

【端点星事件】陈玫失联整整两周,家属仍未收到通知,好友发文声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