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喜愛閱讀;喜愛童話。有很多話要說又怕無人傾聽,所以決定寫出來。

不能到維院悼念六四,大家一起書寫六四

發布於

今年香港的六四悼念活動被港府以疫情為由禁止。但悼念這件事是禁止不了的。馬特市民這幾天開始努力書寫六四。樂思展館決意緊貼時代。今天展出三篇用心之作。

一,@TakTHHO 的《8964-進到我們心中的維園》:

「我們悼念六四的方式,其實已不限於香港的維園。政權縱然牢牢將這地方鎖住了,卻鎖不住我們「心中的維園」。我們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有形或無形的私人空間中點起六四的燭光,讓當日聚集在維園的燈火,擴展到全世界每一處。」

這篇文章雖然平實,卻寫出很多香港人的心聲。對事件的記憶,對逝者的悼念,對政權的控訴,如何能藉著禁止一種形式而禁絕得了?

二,@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的《香港漫畫中的六四事件-之後還有可能出現嗎》:

「香港土炮漫畫一向予人的印象都是打打殺殺,千篇一律。但看多了,不難發現不少本地漫畫家會把自己對社會、政治和歷史的見解滲進其作品之中。」

不看這篇作品也不知道,原來有好幾位香港漫畫作者,都有在自己的作品中滲入六四事件的題材。

三,@顯影PhotogStory 的《1989-vs-2019-餘燼與安魂曲-六四蠟燭與催淚彈》:

「六四蠟燭與催淚彈,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物件,分別代表1989年六四民運及2019年反修例運動,雖然兩件事相隔三十年,但同樣對香港人影響深遠。去年的香港國際攝影節期間,攝影師岑倩衡舉辦攝影展《餘燼與安魂曲——時間站在誰的一邊?》,用象徵性的物件審視歷史與記。在展覽現場,一邊是蠟燭照片,一邊是催淚彈照片,映照香港命運。」

這是一個攝影師的故事,也是大時代中香港的故事。

感謝這些作者們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仍然透過書寫體現自由。自由是每個人的天賦權利。有人輕視如同草芥。有人重視卻不懂如何珍惜。而我則認為珍惜自由的最佳方式就是行駛它。即使在艱難的環境仍然堅持行駛它。

希望大家喜歡今天的推介,以及多多支持這些作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964:進到我們心中的維園

香港漫畫中的六四事件:之後還有可能出現嗎?

1989 vs 2019:餘燼與安魂曲——六四蠟燭與催淚彈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