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cheng

不想做广告的广告人 荷兰留学中的MBA candidate

新冠日记 - 2

發布於

March 22

今天早上是被iPhone上第一次出现的警报吵醒的,醒来看到一堆荷兰语的Emergency Alert有点懵,第一反应是赶紧看新闻,似乎没什么异常,然后才谷歌翻译了下,无非是那条已经再熟悉不过的警告:没事不要出去乱跑。

但我还是乱跑了,放假以来第一次和同学去了公园,因为阳光实在太好。

下午回来再看新闻,有点后悔出门了,显然早上的Emergency Alert就是告诉你们,不要看太阳出来了花都开了就忘了自己是在抗疫,即使已经憋了三个月没见太阳也要牢牢记住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和任何人保持一米半以上距离。有点自责,毕竟在草地上和几个同学一起躺了一下午,还特么分了一支大麻抽。

回家之后大概还没彻底醒,开始翻FB,就想起了另外一件其实已经在脑子里很久的事,想要念叨一下。

荷兰宣布半封城的那天我正好去Tilburg,朋友约了去他楼上的小夫妻家里吃饭,计划是去他阿姨开的意大利餐厅买pizza回来,却没想到下午5点PM开新闻发布会一声令下请所有餐厅6点关门。朋友说他看到新闻立刻给他一个开面馆的朋友打了电话,那本来就为生意发愁的朋友在电话里哭了;而他固执的意大利阿姨,决定并不让任何一个员工回家,趁这个空闲的时候完成本来计划在夏天完成的店内装修。我半开玩笑说,强制关门这种事情,难到老板们都只能从电视里被通知吗?这在中国是不可能有人听话的,肯定要城管挨个上门轰人,或者,local council打个电话也正式一点不是么。 我家要是没有电视怎么办?

但总之,pizza买不到了,一通电话之后,发现面馆还在做delivery,离得也近,我们就走过去买外卖。

等外卖的时候他跟我说,我们想一个campaign吧,让大家在这个时候都能支持local small business,我想都没想就回复说,好啊,晚上就真的开始脑暴。

好了,其实我想说的是,这几天的新闻让人抑郁。尽管同时在说服所有人为The Guardian捐钱,支持这个已经成为我们精神支柱的journalism,我还是已经决定尽量少看他们的live blog了,对数字,对曲线分布图,对各种身穿防护服的照片,各位政要开新闻发布会的照片,各国阳台的照片,空旷街道的照片已经麻木。

但我却不得不注意到西方世界(至少以荷兰、澳洲这两个我熟悉的地方为例)人们应对这危急时刻的一个趋势 – 随着实体店铺的关门,娱乐活动的取消,我看到越来越多支持当地经济的campaign,就连Tilburg这么一个人口20万的小城,第一时间想到支持local business宣传的远不止他一个人,第二天早上我们就看到Instagram上有人开始转发,号召大家不要停止支持本地餐厅、独立商贩的海报了。澳洲的Triple J发起了支持独立音乐人的义卖,维州政府宣布了将近20亿澳元的small business救助金,认识的Freelancer们转起帮助Freelancer们不事业的互助活动,不少喜欢的媒体(大多是文化类)都发布了类似“隔离在家如何支持当地经济”的文章。

当然我知道,我没有经历国内最危机的时刻,但那段时间我看到的除了不断的流言猜忌,只有担忧,只有抱怨。当然有不少人从一开始就为当地经济担忧(我是指local小商贩),也看到更多小商贩主的诉苦。但我没有看到,行动。

我想这不是因为不关心,在发现问题和潜在问题这一点上,中国人真的一点也不麻木。我也希望这不是因为缺少共情,这次危机让我看到同胞前所未有的共情,对医护人员,对所有在危机中辛勤工作的人,对李文亮医生,对被残忍剃掉头发的护士姑娘们。可能麻木的只是,我们已经不习惯通过自己双手的方式解决问题,改变现状了。 而我们的习惯,可能更多还是停留在巨婴一样,哇哇大哭,等待大人来解决问题,期待有人能有一天改变现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