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nea

如果说生活是磨难~那死亡确实是解脱~生活本虚无~

抑郁前兆,而是已抑郁

夜晚又到来,窗外,看到了那个台湾小伙的灯也亮着。感慨居所,真如同旅馆一样。一个壳,不得不背着这个沉重的壳前行。有时侯觉得,现在的人真不如原始人活得纯粹。也会幻想着人类会不会像恐龙一样,终将在某一天会灭绝。

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活着没有意义。每天太阳升起落下,仿佛一瞬间的事。有时侯累得倒头就能睡着。而我并没有做什么体力劳动。

躺床上,有时侯会想自己死的时侯会怎么样?会害怕吗?会不会后悔一些事?我能带走什么?我能留下什么?非常奇怪的想法。

猪每天八点起床,出门送货,我知道这种日子苦而漫长。但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美国,能怎么样?只能做苦力,而且他的身板还不适合重体力。每天说得最多的是,累死了。我曾经对他说,在美国累成狗,为何不回上海。在上海没那么累。他说他回上海能做什么?我说很多事可做。

上海的疫情还没完,每天微信群里就是做核酸,离开了核酸人就不能活下去一样。我心里做着两份计划。如果能买到机票就回国继续在学校教我的书。跟着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一起斗“地主”。如果买不到机票,我就留下来在这里生活,我需要购车。在加州,没有汽车如同没腿一样走不远。

说实话,我还是挺想回上海的。再不济那是我的老家。我父母兄弟儿子都在。朋友同学都在。同事死对头都在。我需要有那种生活下去的抗力。在这里,除了学好英语不带脏字的骂老外为目标外,没有其他留下来的理由。

有人会说,在美国赚美金不是很爽吗?赚的不够用,活着就没意思了。美金带回国用用还行,在这,不值钱。猪说,以前100美金去超市 可以买一推车东西,现在一点点的食物就100多了。我们还算是到各处便宜的超市买日用品。我是比较想得开,在哪生活都是一间房一张床,吃着三餐,而在这里,三餐也不定时。我好久没有撑体重,来了这十个月,瘦了十斤。平均一个月一斤,倒是减的挺健康。

我没看到过疫情前的加州是啥样子,但我是看到疫情后的加州是什么样子。物价上涨,油价飙升,人们活得不是滋味。打工的,赚不了几个钱,赚的钱也都抵不上上涨的物价油价。于是混动汽车脱销的。买辆车还得一早六点去守门排队的。

女儿是慢慢适应了这边的生活,以前问她要不要回上海,她都会哭着要回。现在问她,她说想在这。因为这边的小公园都有滑梯和秋千,还有很多玩的。孩子的世界里,除了这些没有烦恼。英语课上,老师问每个人的五年期计划,我说我想退休。她笑着说,你还年轻,我都还没退休呢。有些人三十岁就退休了。没有灵魂的工作,只剩下苟延残喘。活着顿感无力,因为不知道明天后天我是为了什么。

夜晚又到来,窗外,看到了那个台湾小伙的灯也亮着。感慨居所,真如同旅馆一样。一个壳,不得不背着这个沉重的壳前行。有时侯觉得,现在的人真不如原始人活得纯粹。也会幻想着人类会不会像恐龙一样,终将在某一天会灭绝。

因为这疫情,胡思乱想,思念异常,抑郁不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