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nea

如果说生活是磨难~那死亡确实是解脱~生活本虚无~

只有思想是自由的

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太多,而现在依旧是乌云密布,这就是人间。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是怎么奔波于看房和回他妈家的路上?怎么货的款?怎么搬离了那的。跟猪队友也是在搬家的当天吵了一架。但日子似乎在跟老人分开后变得平静起来。

因为房贷的压力。我开始找工作。猪说,有家日料店在招人。要不去试试。老板娘是一个韓国人。操着一口韩国英语。老板人相对就和气。就这样,我进了这家日料店的后厨。我跟弟媳和表姐说起这事,她们都非常兴奋,哎,她们处在韩剧的帅哥光环下吧。我并没有那样的感受。

这边的日料店,据说都是韩国人开的。好比美容美甲店都是越南人开的。跑到国外的,要么就是精英,要么就是像我这种无依无靠的底层。一天虽说工作只有六小时,但是从开始上班的那刻,手脚没停过。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最终,一个月下来,我曾经骨折过的双腿经不起折腾了。再有心想干,身体却不听使唤了。这是一种悲哀。明明过了那种全身是劲的年纪,却还在干那种最初的打拼工作。有不甘有失落更是无奈。回家的路崎岖而漫长。当辞去工作的那刻,就是短暂的轻松。接下来又是无尽的痛苦。

猪每天都说他像是一个包身工,从睁开眼后那刻他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不停的踩油门送外卖,送贷。我开始跟着他三餐不定时,有时侯半夜吃晚饭。我的胃又亮起了红灯。本就肠胃弱弱的我开始翻腾,口气也愈发难闻。人到中年,一身疲惫,孩子尚小,可能力有限,我顿感无力。

漫漫的对这些他开始归错于自己的老娘,明明可以生活得不用这么吃力,而此刻,孩子又跟着吃苦。婆婆有时侯还很恶心的发来信息,视频等希望跟孙女聊天。而我也不想和她多说一句。因为她确实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她说的话都很违心,完全只有她自己,自己开心,不顾别人,没有家庭概念,并且眼里只有钱,极其吝啬,妥妥的守财奴。

日子还在继续,而我时常觉得活下去的意义真的不明了。有一天,我梦见自己已回到自己上海的家。而无独有偶,表姐告诉我她梦到了我回上海,她去机场接我,怎么也接不着,机场类似一个迷宫,只知道我在那,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于是梦醒了。有些人可能从没有遇到过离开朋友和亲友,那是因为无论走多远,你们始终在一个国度,而在不同国度因为这次疫情,中间隔着不止一个太平洋,疫情是一道墙,而那些人为的屏障让我更为痛恨着,为什么老天没看到这一切呢?

一起学习的同班同学里有一位男士。他说飞机票买不到,所以来用学习英语填补时间,好让自己充实。而我除了学英语,没有其他信仰。有一则华人带孩子看病前台因为她英语不好而拒绝的案例。我记得刚到这里时,被那名墨西哥裔女教师贬低中国的行为而无从反驳。痛恨自己是个英语哑巴。我一直承认自己是个不上进的人。可那也不会将我这颗中国心抹掉。我痛恨那些不干人事的共产党官员,但我相信依旧有正直的共产党存在,但他们走的路更为崎岖。我痛恨的中国,是那个披着假为人民好的外衣,而实则践踏着人民的那帮中国人。归家的路遥遥无期。

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太多,而现在依旧是乌云密布,这就是人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