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e5266

興趣:音樂 舞蹈 塗鴉 及因物價飛漲而接近放棄的做甜點(材料貴 目前目標:翻譯綠蔭之冠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23

惱人的皇太子夫婦。是什麼鍋什麼蓋嗎?

【】記號為譯者加注,包括擴充完整語意或提出訂正意見。

‘’記號呼應原文,大多為旁白或角色心內話。

「」是角色台詞或加強語氣單詞

展卷愉快!


在結束了禮貌帶著疏離的問候之後,話題從金天鵝宮轉為熱帶舞,以及即將在社交世界中引入的新魔法工具。

「我很期待看到許多的新魔法工具。」

「哦,是哪種工具呢?拉齊亞公爵啊,順帶一提,您總是向皇后介紹新產品。」

當侯爵夫人抹黑她時,蘭笑著回:「下次,我會讓侯爵派一位專員來。」

「真的嗎?」賽勒斯侯爵夫人沒注意到皇后略微瞇眼並喜悅溢於言表。

「當然,最好是先給女皇看看。」

皇后聽了蘭的話,哈哈大笑,大方地說:「怎麼可能只有我能看到,侯爵在央求妳,下次先給侯爵看罷。」

「感謝皇后。」賽勒斯夫人笑著說。

她是如此的開朗,蘭很快就喜歡上她。她的紅色卷髮和南瓜色眼睛是充滿愉悅的。她身為騎士之女,是從低階貴族轉為侯爵夫人,我可以了解為什麼侯爵會迷戀上她。

儘管年齡差距了約十歲,他倆的結合在貴族社會不是大缺陷。

雖說如此,還是有人背後批評。

‘嗯,如果人們背後說她什麼,她也很好。‘蘭這樣認為。

烏絲拉公爵夫人有一頭深黑色髮和深色膚色。

據說她年輕的時候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五官明顯,縱使不是青春年華,美麗依舊。

她說著,展開一把有玫瑰裝飾的彩扇。

「我也一直很期待。拉齊亞女公爵讓人猜不透她會帶來什麼。」

好個燙手山芋般的問題,蘭輕輕一笑,說:「我只是出主意的人而已,我相信黃金玫瑰的主人會很高興聽到這消息。」

蘭指出並非自己主導生意,而是黃金玫瑰的頭頭在做生意。

被藍焰認可的【新家主】,有高階貴族們認為【她是】一滴拉齊亞家的血緣都沒有的抹布,表現得像拉齊亞當家,在披露於社交界的時候。

就像今天的烏絲拉公爵夫人。

我不能因為我很強大就張揚地說出口。奧莉維亞歪著頭說:「所以,黃金玫瑰的最高負責人是位半精靈,對吧?」

「是的,沒錯。」

「精靈啊,能夠信任嗎?經他們手的冰之水晶也讓人有點擔心。」

蘭對皺著眉如此說的奧莉維亞點頭,「我知道太子妃有多擔心,但大可不必。原本半精靈在精靈中不受尊重。與人類一起生活勝過在精靈所在地生活。

蘭祭出了萊葳莉常使用的藉口。

奧莉維亞點點頭,「我明白了。」

不是,妳為什麼要引戰呢?

蘭吞下了溫熱的茶水,感到緊張偷偷地影響後頸。

茶藝沙龍的內部,暖風機一直開著,很乾燥。

這麼開著,冰之水晶會很快耗盡。’

雖說對於賺錢有利。

蘭這樣想著,又有了做出濕度空調機的主意。

「不過精靈可是神秘的存在,我想總有一天要親眼見見他們。」

賽勒斯夫人眨了眨眼睛,向蘭提及了哈睿悉。

是的,他是個養眼的人。而且,精靈們基本上比人們個頭大。

這也是個吸引的亮點。

「我希望有天我們可以交流。」蘭笑著回答。

你們很快就能交流的。

她暗暗想著。

在精靈和矮人的魔法工藝品問世時,這兩種族將掌握更多的【自身】價值。

這就是所謂品牌力。

「說到這,我甚至聽說卡梅隆侯爵本人威脅蘭呢。」

女皇對烏絲拉公爵夫人的話皺起眉頭。

「妳為什麼要提這事?」

【蘭】「不,謝謝妳的關心,烏絲拉公爵夫人。但我只是和侯爵有些不和。」

「卡梅隆也是一個屹立長久忠於皇室的家族。」

卡緹亞皇后對烏絲拉公爵夫人的話點了點頭。

蘭表示滿滿的笑意。

這意味著後世代的卡梅隆【writer, 寫什麼,史官?】史官【暫譯】背後有一位皇帝,所以不要無禮。

「當然,拉齊亞家也為【謂四聲】相同身為【喂二聲】古老家族自豪。

每當我看到綠色拱門。」

蘭小心地用叉子切開一塊蛋糕,邊回答,我們可是和初代皇帝共存的世家呢。

來首都第一好的事就是我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高檔點心。

拉齊亞也應該快速生產糖…

我不知尤斯塔夫是否漂亮地完成【我委託的工作】。

喔,我想念他。

首都內沒有像尤斯塔夫這樣英俊的男人。我想聽他叫我「姊」,也想聽他那既獨特又沉著冷靜的口音。

太后笑著說:「喔我聽說綠蔭拱門前有源源不絕的求婚者。」

「是啊,我聽到有人整夜唱小夜曲。」賽勒斯公爵夫人咯咯地笑了起來。

奧莉維亞眉目含笑,「喔,我的天哪。」

「我不知道誰會和公爵【成伴侶】。」

「我還不想結婚。尤斯塔夫還年輕。」

「原來尤斯塔夫還沒結婚?」

蘭對皇后的話低頭行禮。「是啊。他還小,我想要足夠的時間。」

蘭打出了煙幕彈。

事實上,很難說他年輕,因為他已經十八歲了,但「因為他未成年」這樣的藉口勉強適用。

「當然,拉齊亞女公爵不能干涉參與尤斯塔夫的婚姻。」

妳和他沒任何關係。烏絲拉公爵夫人又話中帶刺。

蘭感覺有點累地回答:「是的,我尊重尤斯塔夫。他也是大學學院的高級畢業生。」蘭露出燦爛的笑容。

她曾一有空就吹噓自己的弟弟。

然後她認為這樣一些麻煩事就不侵擾她了。

「喔,那太糟糕了。我想看拉齊亞女公爵的婚禮。喔,我的上帝,所以被這麼多男人追求是什麼感覺?」

賽勒斯夫人巧妙地轉過話題,蘭以咯咯笑聲回應。

「嗯,老實說,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所有這些花卉。」

就這樣對話持續到晚餐開始前結束。

蘭在內心做撫胸的樣子,和她們打招呼優雅地離開了。

正在等待的布萊恩勛爵看著蘭的臉,低聲說「妳看起來很累。」

「我是累了。」蘭快速地揉了揉太陽穴。

我想盡快離開這座宮殿。

然後有人溜出房間,就好像是特意堵她的一樣。

布萊恩停了下來,急忙地壓低他的頭。

喔,糟!‘蘭也深深屈膝,在心裡咒罵著。

「很榮幸,皇太子殿下。」

「這不是拉齊亞女公爵嗎,那難以見上一面的。」

太子咧嘴笑。這位28歲的男人有耀眼外貌。

金髮藍眼。光看容貌,簡直是少女心目中王子形象了。

除了他那侏儒般的內在。

「我很抱歉。」蘭低著頭說。其實太子見不到她的原因很簡單。

蘭盡己所能避開他。

王子對她禮貌的回答搖了搖手,「不,沒關係的。」

當蘭伸直膝蓋抬起頭時,【暫譯】魯思輕輕地吹了口哨。

就在這時,布萊恩咬牙【切齒】。

不官他怎麼被當太子,這行為是很嚴重【不可取】的。

「我聽說拉齊亞女公爵是個絕世美人,如今一見超乎想象。

「還比不上太子妃的美貌。」

回到你妻子那吧,混蛋。內心想著,蘭笑著回答。

【譯者本想今日事今日畢,但第三劑讓手臂開始肌肉痛了,此章只能慢慢打了…】

當提到奧莉維亞,他的額頭一皺。

「別提那個了,我想和拉齊亞女公爵聊一聊。」

蘭覺得頭痛找上門。

她一點都不想與王子變親近。我不和皇太子夫婦有牽扯。

「但我知道這是貪心了。」只要人和皇室有交集,遇到太子夫婦就是必然的。

蘭說著,勉強自己嘴角上揚。

「謝謝你,殿下。我會高興地等待邀請函。」

魯思瞇起他的藍眼。那是和尤斯塔夫完全不同的藍。

蘭在不知不覺中將他和尤斯塔夫做了比較。

我家弟弟是最棒的。一切總結如此。

「邀請函很抱歉我還沒凖備好。如果正式的邀請了,妳會來嗎?」

「我會高興地接受。今天我和太子妃度過美好的時光。」

「和奧莉維亞?」

他揚起眉,淡淡一笑伸出手如要護送【蘭】一般。

「我很想聽妳們都聊了什麼。為什麼我們不【一起】在花園走一走?」

蘭嚥了嚥口水。所以,你不下【別人給你的】台階,是嗎?

「如果只是幾秒【的短時間】的話。」

蘭說著,並開始散步,悄悄避免把手放在他手臂上。

講坦白話,他對我的接近是什麼想法是我好奇的

下任的皇帝和拉齊亞公爵。你不覺得有關聯意義嗎?

這可能關係著政局的巔覆,在十分鐘。甚至五分內生效。

你只是混球。’

蘭勉強忍住做表情控管不致起皺。

魯思咧嘴笑說:「那麼,我說的對嗎?不是嗎?我確定妳是處女。」

「你為什麼想知道這個?」

「不是因為妳轉移話題嗎?」

蘭想說,‘你真是個混蛋’

我被情緒所困。對方是皇子也不能粗暴應對。

但對方失禮在先的話呢?

「太子殿下,您現在真的非常無禮。您的發言完全不是一個身為皇太子之人該說的話。」

蘭一臉嚴肅地停下腳步。

「啊。真潑辣。我喜歡小辣椒般的女子。」

蘭咬牙,後笑著微彎膝蓋。「那麼恕不奉陪。」

蘭沒等回答,就快步走了開。

魯思看著她背影,笑了。

我以為被稱為冰壁的拉齊亞,還以為是什麼冰山女…看來並非如此。

‘但是沒有拉齊亞之後就什麼力量就沒有了吧’

魯思在腦海裡盤算著。為何不尋求下任家主尤斯塔夫的合作呢?

如果下任皇帝的我提出成為他的靠山的話?

此外,在首都,蘭是尤斯塔夫的威脅,他一定不喜歡的。

‘喔我和父皇說一下,比如讓父皇允許尤斯塔夫臨時成為家主。’

那尤斯塔夫就不需要蘭了,他所要做的僅是撿起掉落的果實。

魯思咧嘴笑,繼續往前走。

綠蔭拱門宅邸裡洋溢著興奮的氛圍。

因為今天是終於到來的女僕制服分發的日子。

截至目前,派發的衣服都給換上了。

由於衣服破舊的原故,本來衣服有區分他們是否為僕的作用。

但此時衣服是用光滑的、高質量的材料。

顏色是海軍藍,布也用貴重的。

因為以階級分鈕扣、袖子和衣服本身有顏色的不同,我可以很快發現穿戴的是什麼地位的人。

當然,制服不僅提供給女僕,也分給所有在宅邸工作的男男女女。

因為他們有幾個包包來搭配他們的衣服,所有的僕人們興奮地等待著今天,最後,今日就是那個日子。每個人都忙著換上新衣服。

蘇達穿上新衣,拖曳腳步掃視了光滑的衣服幾次。「哦,天吶,太漂亮了。」

知道設計在制服的重要性,蘭花了大把的工夫進這項目中。

當然,質量也沒有下降。這是【侍女,英翻給”I”,蘭漂亮衣服多著,怎可能是蘭】第一次擁有這樣好布料的衣服。

此外,【a rich patty coat】一並提供,所以當她著裝,比【侍女】自己所有的其他衣服還要好看。

卡拉也開心的笑著,因為鈕扣顏色和袖子【很中意】。

宅邸的侍從和侍女因他們的新衣興奮了一整天。

自然地,對拉齊亞家族的歸屬感也加強了。

‘這就是為什麼要穿制服。’

它不僅可以識別拉齊亞,也是給人一種歸屬感和統一感。

同時,有鞏固拉齊亞家族形象的作用。

幾天之內,新制服使外眾對拉齊亞家族的印象更加深刻。

普羅大眾渴望制服到以女僕身分入拉齊亞家,只為了制服和它帶來的榮譽感。

人們的態度也變得恭敬幾分。對於拉齊亞家族的忠誠自是更加變強。

蘭對著她像家人般喜愛著的人們笑了。【I(英翻用字)】蘭訂做了許多同款衣並寄去拉齊亞本家,所以【I】蘭相信本家的人也會喜愛這新制服。

但笑容沒有持續多久。原因很簡單。

‘還不是因為王子的狗性!’

她坐在一張黑木製成的大桌子前,把自己賴在一張包茸茸的椅子上並聚攏指尖。她試圖盡可能多回憶起【有關】皇太子的事。

事實上,故事在原著開端就交待了。

皇太子開場就已是死亡狀態了,所以我僅有他有侏儒才能【譯注:照漫畫版看,太子比蘭高,所以不可能是身高上的侏儒。】

‘那…’皇太子妃對尤斯塔夫一見鐘情,執著追他,因為嫉妒被尤斯塔夫所愛的希娜,打算殺了她。

然後,當尤斯和希娜發現王儲被毒死了,太子妃之子不是出於皇太子,皇太子的福澤就結束了。

二皇子成了皇帝。

‘不過我能理解。’在遭遇王子本人後,我明白給他下毒的太子妃。

‘這麼說來皇太孫是誰的孩子,到最後都沒被揭露出來是吧?’

我知道孩子最後會留給米羅公爵。

‘我該怎麼辦?’最好的方法是假裝不知道並保持遠遠的距離。

然而,這是個難題。因為這王子牌狗膏藥一直黏著她。

謠言已經在社交界傳播開來。王儲愛上了新任拉齊亞公爵。

‘咿呀啊啊——‘蘭抓著頭髮發出聲音。

我是先毒你為強?好擺脫你?哼?

蘭長長的嘆口大氣。「布萊恩勛爵。」

布萊恩,不避諱地看著蘭的人,焦急的回應:

「有什麼不舒服嗎?」

「到哪裡找暗殺者呢?」

「什麼…?」布萊恩尷尬地停頓了下,很快反應過來蘭意指為何。

「喔,那個不像話的王室崽子!真的辦他嗎?!」

這是種可怕的言詞侮辱。

布萊恩點頭深表同情,儘管他會因犯皇家而被捕。

「他真是個討厭鬼。」

「那,」蘭在桌上伸展了身體,她閉上眼,深深地吸氣,呼氣。

「我沒辦法。」只有一個人可以控制太子。皇帝。

蘭在腦海中一張張地抽卡牌。

「擔子真大真重…」她是拉齊亞家族之長,所有的決定取決於她。

同時,所有責任也屬她。政策行動,言語。

她的一舉一動都很有分量。領地人民的性命也擔在她身上。

有時我想到這一點,我很難忍受拉齊亞的興衰都在她肩上。

沒人共同討論,依靠;錯誤是不被容忍的。

‘呃—’若此時尤斯塔夫在場,至少我們可以討論一下。

蘭深深呼了口氣,抬起頭說:「我去問問皇帝陛下。」

好吧,我該怎麼處理那個王子?

這樣一個人—可能不是下任皇帝,但很煩他怎樣都難以擺脫。

嗙嗙!

聽到急促敲門聲,蘭驚訝地轉過頭來,感覺不禮貌的敲法。

布萊恩,同感地,「什麼…」還沒來得及問,門就迅速打開了。

那裡羅爾弗管家一臉迷惑地站著。

「一位…來自卡梅隆的信使。」

「卡梅隆侯爵嗎?」在蘭皺眉時,羅爾弗補充:「是領地戰的宣告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