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接受緣分的來來去去

高重建

> 台北不是一個太適合居住的城市

難道不怕被世界各地的所有人揍麼 😒

虛銀不是 DeFi,卻是一起對抗傳統銀行的戰友

高重建

實體銀行,非中資的也所餘無幾,而且就算所謂英資,作風也相當中資,也恐怕離賣盤不遠了

讚賞公民升級:公地不忘,創作之本

高重建

真的,可能很多人意識不到,若我們樂意購買上鎖內容卻不主動回饋開放內容,實際上是鼓勵封閉,懲罰開放的共業。

說出來可能很苛刻,但確實就是這樣。

decentralize:無大台,有共識

高重建

money lego 的類比很棒。但能理解的人還非常少。Metamask 剛剛達到的里程碑,才不過月用戶一百萬

高重建

我覺得「分權」是挺好的翻譯,我兩年多前也曾經這樣翻譯: 去中心的思考藝術

後來我沒有繼續用這個說法,主要是覺得 decentralization 好好幾個維度,但「分權」只是其中之一。但「分權」也的確是最重要的維度。

高重建

真沒有覺得你在找碴。不如我來嘗試找你碴。

當我們說「美國越來越亂」,前提是不認同政府的人有權發聲,這個聲音被外面所聽到。當有國家全國一聲,前提是不認同政府的人被滅聲。當我們以美國為例去證明達到共識很難,美國人和美國的體制有在嘗試。

高重建

你所說的要成立,前提是人人都想「成功」,而且人人對「成功」的定義差不多,換言之,是假定共識已達。如果真的共識已達,那也不至於極權。但如果只是極權自己說群眾想要那一種「成功」,不認可意見被極權壓下去,那不過是極權自稱成功而已。

高重建

啊,因為這篇文原本是貼於蘋果日報的 #decentralizehk 專欄,寫了十幾篇,但沒有開宗明義解釋何謂 “decentralize"

我在馬特市讀什麼:帶大腦坐雲霄飛車

高重建

感謝 fide,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很低頭地寫、讀和幹活,讓行動積累,讓子彈飛,但很偶爾,我會孩子氣地覺得文章得不到應有的迴響(其實自己也絕大部分時間讀完人家的就不反應嘛,活該),積累不出成果,但也是很偶爾,知道有像你讀得那麼認真的,就馬上回去低頭幹活模式了。

關於白皮書我有點汗顏,因為從 LikeCoin chain 推出起,嚴格來說是第二代 LIKE 了,有些根本的不一樣,甚至變成動態,隨著社群治理而變化(比如正在進行中,提到通膨率的議案五),換言之,白皮書過時了,而我卻一直沒寫好完整的文檔說清所有細節。文檔趕不上變化。

關於激進市場,你不是唯一,我也有另一些朋友很反感。如果把它理解為發想而不是具體主張,或者會好一點?我想沒有人,包括作者自己,會覺得幾個主張都可行,但我覺得發想是不該受到可行性影響的。我意思是發想階段不該,否則我們就被現狀框死,永遠只能小修小補了。小修小補當然也是有意思的,但也得有人去思考甚至嘗試那些瘋狂的想法,畢竟人類社會總體生產力已經能養活全人類了,有條件去想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