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Coin Foundation 讚賞公民基金會創辦人。 地球人,信仰自由多元,左而不膠。人文爲體,科技為用。 https://ckxpress.com

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Medium 如何演繹 medium #5)

世界變得快到一個程度,這一系列關於 Medium.com 的文章,上一篇還在討論臉書用戶移民 Medium 潮,來到第五篇,要討論居然是 Medium 用戶移民開放網站潮。

先旨聲明,兩個所謂「移民潮」都很可能不成氣候,我但願那不會流於先知先覺者的小打小鬧,但一個平台做大了,可不會說垮就垮,尤其是封閉系統是讓人過得很舒服的。按「像南京大屠殺死三十萬人才算屠城,死一萬幾千的不算」這邏輯,無論臉書、 Medium 還是香港正在面對的,都算不上移民潮。

硬銷文章收費 默認進付費牆

言歸正傳,一直有人辭官歸故里,但真正引起社群關注的要算是以「to help people learn to code for free」為宗旨的非牟利組織 freeCodeCamp,上月底宣布撤出 Medium。freeCodeCamp 的 Medium 雜誌有近 60萬訂戶,按創辦人所說,是 Medium 最大的雜誌,佔總體 5%。

freeCodeCamp 員工 Quincy Larson 在宣布解釋,Medium 自設立付費牆後變得越來越封閉,Larson 截圖當天的 Medium 首頁為例,編輯推介的 26 篇文章裡面,100% 都是付費牆後的鎖定文章,即是付費用戶才能讀。換言之,堅持「creating thousands of videos, articles, and interactive coding lessons — all freely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的 freeCodeCamp,文章幾乎不可能被推薦。有近16萬追隨者的 Larson,進而引用自己一篇關於盲人編程的免費文章的數據,Medium 只把文章顯示給當中的 1000 人,文章只有 22% 流量來自 Medium 本身,換言之,Larson 給 Medium 帶流量,遠多於反過來。於是,如 Larson 引述,Medium 員工一再推動 freeCodeCamp 把文章放進付費牆,提出收購等,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編輯中立失守 免費文章被邊沿化

除了 Medium 不會對我這些小土豆中文作者有興趣以外,我的自身經驗跟 Larson 的十分類似,而我的價值觀更是跟 freeCodeCamp 如出一轍,賺錢很好,但首要的還是讓人能夠免費閱讀。Medium 從初期讓作者自由設定文章付費,到後來日漸進取,再到近期無聲無息把文章默認為付費,要額外打開才變免費,商業角度雖然無可厚非,但從過往一再強調過編輯推薦純粹考慮質量,免費收費機會均等,到現在的這個樣子,就讓我不太舒服。更遑論, Medium 編輯根本不看中文文章。

除了 freeCodeCamp 以外,在 Medium 上擁有近 46萬追隨者的 Hackernoon 也在較早前高調離開,更力數 Medium 的不是。我從細節看來,事情不見得是一面倒 Medium 欺凌 Hackernoon,更像是商業利益糾紛,這裡不贅;但爭拗中可圈可點的,是無論你的雜誌在 Medium 上經營得多大多成功,甚至像 Hackernoon 擁有自己的域名兼在 Medium 砍掉功能前把雜誌設為自家域名,雜誌的文章依然是寄居在 Medium,當有一天你想自立門戶,還是需要原作者同意才能搬動文章。

Iimage credit: Alan Levine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cogdog/8223240010

互聯網的弔詭

互聯網明明是人類最開放的發明,弔詭地卻也產出了像微信生態、臉書生態等封閉式龐然大物,和將會影響很多人閱讀新聞來源的 Apple News+和 Medium,讓人在裡面動彈不得,甚至過得嗨嗨的。我並沒有覺得 Medium 很過份,它就算變壞至少還是 lesser evil,我甚至在它收費計畫一開始就支持至今,為的是讓創作者有些回報。至於其他的封閉系統,在商言商沒有什麼是錯的,只是我清楚知道,商業以外有些更高的價值,是社會甚至商人都不能夠忽略的。

我在推廣 讚賞公民,一場讓 創作可以當飯吃 的運動。喜歡這篇文章,請在下方 讚賞鍵 免費按讚 1-5次,幫我從配對基金賺取小量收入。
1 篇關聯作品
Medium12Creative Commons5internet2
19
19

回應7

只看衍生作品
  • 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大部分人在封闭系统里『过得嗨嗨』。倘若经济上这就是最均衡的选项,那么自由、免费、开放这些选项就应该是错的。

    • 封閉系統比如 Facebook 給你派新聞的算法是你喜歡讀什麼、認同什麼,就餵你看什麼,你會很有(被)認同感,這就會嗨嗨的;反過來,在開放系統你會讀到左右紅藍綠,很多時候很氣憤,不想看到那些新聞。如此這般,不見得可以推論到自由、開放是錯的

    • 我總覺得在 Medium 的中文生態系裡談「封閉系統」好像哪邊怪怪的…… 我以為中文創作比較多的觸達和閱讀場景是透過其他社群平台和搜尋點擊而產生的,雖然我自己每天的確會頻繁收到 app 推送鎖在付費牆內的新文章。

  • 最近在研究聯邦制的平台,像 長毛象 Mastodon 和 PeerTube

    • 我心目中理想的生態會鬆一點,如果你說的是聯邦,我想的大概是歐盟,各網上媒體保有自己的品牌,但貨幣和最核心的價值觀打通

    • 还有 Matr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