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庫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成立的初衷,是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略或扭曲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十年來,公庫已累積超過3千餘則影音紀錄。我們期望這些紀錄是各界查詢與理解社會事實的管道,因此亦採CC授權作為公共資源。 我們相信,另類媒體的獨立與公共性 須透過群眾認同、涓滴集資才能真正達成 ◈捐款挺公庫:https://donation.civilmedia.tw/

學校減招、調漲學費才合理? 高教工會怒斥私校團體、籲蔡政府落實承諾

6月21日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痛批日前(6/14)台灣民眾黨立委張其祿與私校團體召開記者會提出的相關主張。當時張其祿與私校團體呼籲,公私立大專院校應同步減招因應少子化問題,且應彈性調漲學費藉以縮小公私校差距等。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高教工會指出,根據總統蔡英文2012年提出的「十年政綱」來看,高教政策應逐漸走向「提高公共化程度」以及「調整公私校學生比例」。如今不僅政策未落實,蔡政府也未對張其祿與私校團體提出的主張予以駁斥。高教工會呼籲,蔡政府應提出具體政策落實十年政綱承諾,並反對公校減招、調漲學費等說法。

盤點當今高教問題  高教工會:公校生比例過低、男女比例失衡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提到,根據蔡英文的十年政綱內容,預計未來達到公校生過半等目標。然而觀察教育部數據即可發現,去(2021)年一般大學與四技二專學生數綜合統計,全台共有22萬3000名大學一年級學生,其中僅有約33.6%、也就是約7萬5000名學生就讀公校,其餘約14萬8000名皆為私校學生。顯見十年過去,公私校學生比例仍懸殊,公校生比例也未達過半目標。

林柏儀比喻,透過上述比例即可推估,平均每3位學生僅有1人有機會就讀公校。林強調私校並非不好,但在政府長期缺乏挹注資源給私校的情況下,導致私校必須透過學生學費獲取經費來源,此舉也導致私校教學資源僅有公校的一半,但學費竟為公校學費的兩倍。長期下來私校生相對弱勢,公私校學生人數比例懸殊,顯見蔡政府的「高教公共化」政策並未具體落實。

蔡政府對於高教公共化的想像是什麼?林柏儀指出,十年政綱內容強調,當今台灣高等教育過度私有化,即便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增加,實際上教育品質與學生就業狀況堪憂,尤其公立大學比例偏低,導致中下階層家庭的孩子被迫選擇私校、家庭難以負擔教育成本。

尤其面對張其祿與私校團體倡議因應少子化局勢,未來應「刪減公校員額」等主張,林柏儀提出高教工會統計結果予以駁斥。根據教育部統計處數據進行相關計算即可發現,未來20年內台灣的大學一年級學生人數並不會有過大幅度的變動,會從目前的22萬3000人持續緩降並持平發展,例如到了2032年,預估人數將降到19萬9000多人。

林柏儀強調,照上述發展趨勢,倘若政府未提出相關政策,未來15年,也就是現在3歲孩童成長到18歲就讀大學的年紀時,仍然會面臨平均每3位只有1位能就讀公校的窘境。林反問,當今社會已是少子化趨勢,政府竟要孩童未來仍面臨同樣景況?且政府甚至未駁斥私校團體提出的公校減招、漲學費等訴求?

不僅如此,高教工會調查發現,目前公校男女比例懸殊,以去(2021)年與2001年的大一學生來看,公校男性比例從51.7%提升至占55.3%,女性比例從48.3%下降至44.7%。反觀私校男性比例從47.3%下降至47.2%,私校女性比例從52.7%提升至52.8%。

「我們知道男女性學業發展沒有落差,一般甚至認為女性學業表現會稍好一些,怎麼會在公校比例上發生性別惡化趨勢?」

林柏儀指出,確切比例懸殊問題仍需更多社會科學研究,然而現實上即便人人皆有機會接受教育,但公校的資源分配竟出現性別惡化趨勢。林擔憂未來若調漲學費、公校減招,甚至政府繼續放任私校倒閉,將對弱勢女性更為不利。

公校減招、調漲學費會怎樣?  高教工會:教育落差愈趨明顯

面對私校團體提出的調漲學費等論述,高教工會也嚴正駁斥。

高教工會副理事長、政大勞工研究所教授劉梅君痛批,學校的存在就是為了提供學生良好的教育品質,且私校理應由私人「捐資興學」,然而多年來未見私校董事會大力募款、增加私人捐助等經費,校方反而透過向學生收取高額學費的方式辦學。劉梅君強調,「調降學雜費」才有助於撥亂反正,讓私校董事認真募款辦學,政府也應投注更多高教經費給公私校,才能達到高教公共化的目標。

尤其調漲學費也將加重學生的學貸負擔,高教工會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周平以自身經驗為例,當他在清大任教時,詢問自己班級的學生背負學貸的狀況,發現並沒有人舉手。然而當他在南華大學詢問同樣的問題時,絕大部分學生舉手表示肩負學貸。周平認為,當今高教環境已出現城鄉差距大、性別不平等,以及高比例的中下階層家庭學生需要負擔學貸等狀況,並未符合民主社會所謂的公平正義。

劉梅君指出,青年就學時面臨學貸困境,畢業就業更要面臨低薪問題,然而台灣並沒有減低青年就學壓力、針對「豁免學雜費」提出討論。他以美國為例,美國雖然屬於市場機制的辦學環境,但公校數量高達70%,且拜登政府已針對中低收入戶學生的豁免學貸等問題進行討論。

劉梅君痛批台灣不僅沒有相關討論,反而有不少人倡議調漲學費,完全本末倒置。他提到,台灣仍有許多辦學良好的私校需要政府支持與經費投注,才能回到高教公共化的目標。如今教育部時常擺爛、放任私校倒閉等,並讓公私校呈現競爭狀態,完全不利於高等教育發展環境。

高教工會輔大分部召集人、輔仁大學景觀設計系教授顏亮一也提到,自身不僅贊成調降學費,甚至主張調降「私校」學費。他認為若站在公平的立場,政府理應同時賦予公私校更多資源,並提供相對應的配套措施,讓私校接受公部門補助的同時,也能將財務狀況與人事管理等更加透明化。若要進一步面對少子化問題,他認為恰巧透過此一困境檢討生師比問題。

顏亮一舉例,受到少子化影響,幼稚園、國中、高中階段的班級人數通常一班不會超過30人。詭異的是,私立大學居然出現一班60人的狀況。他認為大學教育相對而言較需要花時間,也是專業的學習歷程,理應更為小班化教學,同時也應降低生師比,讓師生有更好的教學環境與品質。他強調,當前高教環境並沒有發揮「翻轉社會階級」的功能,也沒有讓每個人有機會公平地創造未來,私校團體的論點追根究柢即是站在私人立場,而非伸張教育的公平正義。

針對教育資源分配問題,劉梅君指出高教工會研究發現,台灣公部門每年投入高等教育經費僅佔國內總生產毛額(GDP)的0.39%,與經濟規模相當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平均值1%,兩者差距甚遠(相關報導)。劉提到,教育經費過少的狀況更是不分公私校影響師生權利。對教師而言,不僅無法專心教學與研究,還必須身兼多職,或者擔心未來校方因經費不足不予續聘等,此一惡性開端也讓學生無法接受更完整的教育。他重申,私校團體提出的公私校減招等作法,完全無法改善當今高教困境。

周平強調,高教工會的目標其實與蔡政府十年政綱願景相同,然而檢視當年蔡政府政見,仍有諸多目標尚未達成。他強調應更公平分配高教資源,才能真正落實公共化等目標。

///

※我們是非營利網路媒體「公庫」,專門紀錄、報導社會中遭到忽略或扭曲的社會運動

我們經費來自公眾支持,歡迎捐款相挺,讓我們作更好報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