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議香港】政法不分的香港:為何港人要開始認真研究法律?

清議

首先感謝這位讀者這麼關心我們的文章,我們非常鼓勵作者和讀者之間的互動,以下是文章作者的回應:

我這篇文章的目的主要是從法律的觀點去看一些社會爭議的問題和提倡市民應該認識法律。

關於聯合聲明「維持香港人生活方式不變」應該如何比較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在普通法制度下,如果法庭要解釋法律條文的原意,除了看條文本身,亦會參考一些非法律文件(extrinsic materials )。但普通法法庭解釋法律條文原意時,一般都是參考法律條文頒布前的非法律文件(pre-enactment extrinsic materials)。聯合聲明是在1984年簽署。如果要推斷聯合聲明條文的原意,從法律觀點來看是看條文頒布前的資料和背景。所以你說應該與80-90年代比較並無法律依據,要比較的話應該是與聯合聲明簽署前的時段作比較。

至於你說特區政府用60年代檢控曾德成的罪名逮捕那兩名民主派,法律上並無問題。一條法律只要仍然生效未被廢除,這條法律依然適用。在普通法的制度下,很多過百年前的法律條文、法律原則和案例,在今天仍然適用在多個普通法管轄區(jurisdiction),包括香港。人們喜歡不喜歡法律和政府行為有沒有違反法律本質上是兩個不同的問題

如果你還有其他關於文章的疑問,我非常歡迎你繼續留言分享意見,我亦會盡力回應。

丘楚寧

清議
回覆
清議@civilcritique

你的回覆非常合理和有見地。是的,香港之所以是今天的香港與國際局勢和中國的國際地位有密切關係。我這篇文章主要是從法律角度去看一些香港爭議的問題,如果要從宏觀角度來看的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談,而你所提到的國際關係因素近年對香港影響最大。特別是反修例運動、國安法等議題如果不從中美博弈的大背景去思考,很難得出一個全面的分析

丘楚寧

清議

這是文章作者的回應:

中央不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香港回歸後對人權有非常明確的保障。單從法律來看,香港的基本法以及現行法例,例如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都有條文保障市民的基本人權。根據基本法三十一條,香港居民有在境內遷徒的自由,亦有出入境的自由,而這些自由和權利在港英政府仍未開放政治時並沒有受到保障。


丘楚寧

清議

這是文章作者的回應:

北京提及到的「全面管治權」是一個法律的概念,事實上從回歸開始,北京在法律上已經擁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施密特主義是歐洲大陸法系下的產物,而香港是實行普通法制度,所以香港甚少提及施密特主義。

我當然看到有示威者撕毀基本法,正因為我看到社會上很多人無視法律或對法律誤解,所以我才提出認識法律的重要性。我一向的立場是任何人都要尊重法律和守法,並在這個基礎下爭取改變社會。香港有成熟的法律制度和高度法治,社會是有足夠條件在法律的基礎下處理現有的問題。

看來這位讀者對我本人和我的文章很有意見。我寫文章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令香港變得更好。我從來不會強迫其他人接受我的意見,但我會繼續以這個筆名在網上發文,所以你將來仍然會在Matters上看到我。我亦非常期待和你理性互動。

丘楚寧

清議

感謝這位讀者這麼留意我們的文章和作者!清議一向對不同意見持著開放態度和兼容並包的立場,我們是不會因為一個作者的政治立場而開除他。

全球科技競賽:除了封殺、下架和網絡長城,還有甚麼辦法?

清議

絕對會。這一個第三方機構由哪些人坐董事局、政府對這些第三方機構的權力有多大、相關法律是否完善等因素都會決定數據信託的成效。其實數據信託的概念就有點像三權分立,讓數據管理從政府分出來,保持獨立性。但當然有權力也須要制衡啦。

有關立法會選舉押後,須知的三個議題:如何保障選舉權、合憲問題與民意基礎

清議

我覺得無論呢班海外人士同高危群組主要係藍絲定黃絲,畢竟佢地都有投票權,保障佢地嘅投票權都係一個legit 嘅考慮,不過單單呢個因素就當然唔足以構成「危害公安」以致可以動用緊急法去推遲選舉啦,仲要考慮埋其他因素,包括對議會認受性嘅影響。同埋,延唔延遲係一個問題,延遲一年合唔合理,又係另一個問題了

【清議中國 #政治學】威權政體的韌性:中國人何以對中共執政的滿意度高居不下?

清議

謝謝你的支持啊,但現時我們還沒有微信或者支付寶賬戶,如果你方便的話,還是用Likecoin 打賞吧!感謝你啊!

清議

又或者說,相比物質生活豐富的城市人渴求更多精神上和政治上的自由,農村人渴求的更多是物質生活的改善,而在脫貧這一點上,中共還是做出一點成績的?

再解《港區國安法》:人權保障與審訊公平,到底有沒有空間?

清議

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而是國安法既成事實的時候,我們也必須釐清我們還可以爭取的空間,盡一切的可能捍衛香港的法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