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議@civilcritique
333追蹤者35追蹤中

政府應否介入市場抵制炒賣口罩?價格哄抬和管制的思辨

清議

特別同意這一段:
「不難發現,市場派拒絕價格管制的主要理由是確保有誘因增加供應,從而能惠及所有人。市場介入派則關注現在市場是否真的惠及所有人(或至少最有需要的人能獲得口罩)。換言之,我們的目標是制定政策,確保價格不會高到很多(有需要的)人都負擔不起,同時不會低到要商人承擔不公的成本和風險,以及令供應出現更嚴重的短缺。」

我們早前發表的『新冠肺炎與口罩「計劃經濟」』也指出當下之急是要確保所有人、或者至少最有需要的人能獲得口罩,而市場的分配準則是價格而不是一個人的需要程度,故此政府須要市場介入確保有需要的人能優先獲得口罩。另外一點就是市場價格的調節是需要時間的,但面對疫情我們沒有時間等,要迅速分配,政府的介入是需要的。

商人的成本問題我們沒有太多討論,感謝作者的詳盡分析和補完。同意若政府須要確保價格維持在可負擔的水平而同時確保商人的成本和風險不會過高,市場干預是需要的,例如補貼商人,或由政府親自全球採購口罩。現在香港政府的抗疫基金做的是後者,不見有對銷售商的補貼,只有對建立口罩本地生產線和研發及生產可重用口罩的資助。全球採購早前已經失敗了一次,而建立本地生產線和研發可重用口罩雖然長遠是好事,但不是速效的。現在銷售商都是因為市場道德的考慮而不抬價,筆者不太明白為什麼不對銷售商作出補貼,還望高人指點。

新冠抗疫與香港人身份認同建構 ---- 我們真的要走向種族主義嗎?

清議

嗯嗯,始終一個社會的公共資源是有限的,把這些公共資源優先分配給本地人,這不會是種族主義,只是種族主義的陷阱一直存在於這些本地vs外地的論述中,這也許是我們要小心的。

清議

當兩個人持不同意見的時候,他們當然覺得自己的意見比對方的好。但即使大家不同意對方的時候,仍會知道和而不同的可貴,最基本的也會互相尊重。故此我們對種族主義的論述只表示基本的理解,但即使我們多不同意,也不會指責他們非人,更不會同意使用各種包括肢體暴力去使之噤聲。我們想,這與種族主義思想還是有根本的差別的。

清議

謝謝你的留言。右翼思潮主導香港的社會運動也不只是大半年的事情了,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民族論已經抬頭,只是在反修例運動中壯大。我們現在才說也許是有點遲的,但是也希望你明白在不割席的氛圍和壓力下提出反思是不容易的。看到大家對本篇文章的支持我們感到很欣慰,也給我們勇氣繼續寫下去。

清議

同意,即使封城對防止疫情擴散有幫助,但對城內的人怎麼辦、他們有沒有得到足夠的醫療資源、城內信息是不是流通,這些都是須要考慮的因素。現在想起新冠肺炎難免會把它聯繫到武漢,但正正在這一線之差,思想上是要小心的。

【清議隨筆】新冠肺炎與口罩「計劃經濟」

清議

很同意,市場均衡需要時間,但要處理疫情,拯救生命,我們等不著。社會科學真的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政治、經濟、法律亦然,因為人的行為千變萬化,充滿著不確定性,但正是這些無常,使研究社會科學非常有趣!